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初到辽东!
    原以为诏安,只是宋江一个人的事情;为了忠义,兄弟们不得不跟从。

    可现在看来完全是民意。

    宋江诏安,可谓是顺应民意。

    而晁盖是坚定的山大王,坚决反对诏安,于是被和谐掉了;若是宋江不诏安,不给兄弟们全新的道路,只会接着被火并掉。

    夜色沉沉,宋江离去了!

    王斌仰望星空,还在消化着一些信息。

    …………

    几天之后,王斌在牢狱中,见到了花荣。

    熬鹰已有一段时间。

    进入监牢中,阴暗幽深,潮湿不断,又是弥漫着酸臭味道,令人欲呕。

    此时花荣去掉了甲胄,再也没有昔日的勇武,只是身穿囚衣,一张英俊的脸庞,满是苍白。没有了小李广的英武,熬成了死狗一般。

    只是远远看了一眼,王斌懒得去看。

    至于劝说他投降,王斌冷笑了一声,还不够资格。

    说客,自然有宋江,王斌坐着喝茶就足够了。

    很快的,宋江进入了监牢,先是跌足痛哭了一番,嘴里埋怨自己,连累了兄弟……王斌听着这些,心中暗自感叹,宋江不愧是影帝级演员,这等水平了不得。

    而心高气傲的花荣,言语之间,满是激动,将这宋江当做义气兄弟。

    宋江痛哭之后,又是一番言语,开始取得了花荣的信任,方才将来意告知。

    原本花荣已经存了死志,现今有了一线生机,又有宋江在一旁细细剖析,最后终是点头应下。

    “状元公,见识高远,如今出使金国,前途无量,又是有贤相蔡京的女婿,如今对义弟甚是看重,眼下正是机会,若得其收纳,日后搏个封妻荫子,也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宋江说道。

    ?“花家得脱大难,全赖兄长谋划,小妹之事,花荣但凭吩咐,绝无二话!”

    花荣说道。

    王斌心中感叹。

    后世以为,这些绿林好汉都是不屑于官府中人来往,各个都是杀官造反的猛人。

    如今看来,在那些梁山好汉的眼中,能够提拔和信重自己的朝廷官员都是忠臣,而与自己为难的,那就是奸臣,真正的是非善恶,却是不被这些好汉放在心上。

    何为善,何为恶?

    善我者善,恶我者恶!

    …………

    几天之后,王斌再次上路,只是手下多了不少的将领,杨志、武松、鲁智深、花荣、秦明等人。

    一边走着,一边训练着,对麾下的军队训练着,战斗力翻倍提升着,由过去的匹夫之勇,渐渐懂得了团队作战!

    连续的剿匪之后,手下的士兵战斗力提升了不少,可还是不够!

    渐渐的登州在望,到了登州之后,从登州出发,渡过海洋,就是辽东了。

    在那里,金军与辽军打得如火如荼!

    坐上了船,王斌有着感觉,这些船只设计简陋,结构上不合理,有太多的缺点。

    ?登州水师,乃是大宋在北方唯一水军,主要职责乃是巡防大河和整个渤海湾,实则早就废驰不堪,辖下不过三千军卒的定额,有两千料的海船一艘,千料海船两艘,其余大小内河战船约二十余艘,比之驻扎在建康府的江南水师,规模只有后者的两成,着实窘迫。

    “在登州,要大建水师!”

    王斌心中计划着。

    只是一天的时间,就是登陆到了辽东。

    在禁军的护送之下,一路向着北方走去,目的地正是金国都城会宁城。

    而一路上,乱兵不断,战乱不断,多次血战。

    在大宋,缺少战马,导致了步兵为主,很多将领骑射一般般;鲁智深,武松等人,主要是步战为主,不会骑马,可是到了辽东,短短几天就学会了骑马。

    在步兵与骑兵的对决中,步兵天生处于劣势。

    骑兵,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

    而步兵,却是打赢了,追不上敌人;打输了,跑不掉。

    故而,宋朝与辽国、西夏、金国、女真的对决中,多是能取得小胜,但是无力追击敌人,难以重创和全歼敌人。可是一旦战败了,就是全军溃败。

    而金军即便是战败了,也能保存主力,卷土重来。

    越是接触这个时代,王斌越是感到不妙。

    哪什么来拯救你,我的大宋?

    …………

    到了会宁城,王斌作为使者,见到了阿骨打。

    一位天生的王者,堪比成吉思汗的存在,仅仅是十年时间,就是覆灭了辽国。

    只可惜了,这一位没有成吉思汗的运气。

    这位王者,将会在几年后病逝;接着弟弟吴乞买继位。这一切有些像,赵大死后,赵二继位。

    这遵循着女真古老的勃极烈制度!

    而这个坑爹的制度,在他活着时,没有大问题。

    这种坑爹制度,在他死后,金军内部陷入了内斗,混乱之中,金军元气大伤,能打的将领多数没有死在战场上,反倒是被自己人杀死。

    残酷的内斗,重创了金军,也给了宋朝喘息的机会。

    这也是靖康之耻后,宋军能稳住江淮,湖北,四川等战线原因之一。

    “这是盟约书!”

    王斌说道,递交了国书。

    双方商定:金取辽中京大定府,宋取辽南京析津府,辽亡后,宋将原给辽之岁币转纳于金国,金同意将燕云十六州之地归宋朝。

    这算是一个耻辱的条约。

    王斌拿着和约书,有些李鸿章的味道。

    若是在后世,王斌一定是沦为了李鸿章第二,卖国贼。

    若是走在了大街上,一定能让烂鸡蛋,烂西红柿,丢的满身都是。

    可是在宋朝,卖国条约签订多了,也是习惯了,正所谓能用金钱搞定的,都不是大问题。能签订了合约,换取和平的,都是能臣。

    大宋百姓过的太安逸了,过的太幸福了,打仗就要花钱,就要加税,百姓们就要过苦日子。一旦发生了战争,打胜利了,百姓们难以获得好处;可是打输了,却是要赔钱不断。

    一旦开战,不论是胜败,百姓们都是吃亏的。

    若是玩民主投票,全民公决,一定有七层以上,甚至更多反对战争。

    很多百姓反对战争,希望和平。

    哪怕是屈辱一点,百姓们也是渴望和平。

    在某种程度上,签订和约,尽管有些耻辱,可却是代表民意!

    还在找”征战诸天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