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长安、彩依
    一个时辰之后,王斌出现在了长安!

    同行之人,有李逍遥和林月如!

    现在去锁妖塔,他打不过蜀山各个高手,只能是在长安,爆装备,提升实力了!

    长安城作为帝都,其富庶繁华远非苏州扬州所能比,放眼望去,处处可见青牛白马香车,又有街道宽阔数丈,行人来来往往,各种叫喝声连绵不绝,颇有一番气象。

    “不愧是帝都,比苏州城还要大!”

    李逍遥说道。

    “长见识了吧!”林月如道。“长安城可是大唐的国都,好玩的东西多着了,等我们找到表哥,让他做东,带我们好好玩几天!”

    “我们先去尚书府安顿下来,再说其他!”王斌笑道。

    沿着宽阔大道向前走去,行了一段路程,林月如突然大叫了声:“云姨!”便往前奔去,到了一个美妇人身前。

    妇人身着细绸长衣,头上挽着个高髻,年约三十,与林月如有几分相似,但是温婉优雅,更有贵气。

    妇人应声看去,心事重重的脸上顿时多出了一丝笑容,带着几分惊喜,忙挽住林月如的手,温声道:“月如,真的是你吗?”

    林月如重重点了点头,欣喜不已,对随之而来的王斌介绍道:“这位是表哥的娘亲,我的姨母!”

    她又对云姨道:“这位是我师父,这位是李逍遥,他们都是表哥的好朋友!”

    众人纷纷见过礼,云姨爱怜地抚摸着林月如的头发,道:“你这个丫头……这么久都没来看云姨,说来就来,跟个精灵似的!”

    林月如道:“我要来就来,谁也管不着!”

    “还是这么野,一年不见,长得更标志了,也不怕嫁不出去了!”

    林月如嗔道:“云姨,您又取笑人家……”

    “好好……我们先去家里,再慢慢说!”云姨笑道。

    云姨携着林月如,一路说笑着,往尚书府走去。不过,王斌看得明白,她是在强颜欢笑,内心里饱受着煎熬。

    林月如虽然神经大条,但也看出了不对,停下脚步,好奇道:“云姨,家里没出什么事情吧?”

    云姨闻言,重重叹息一声,言语凄凄道:“哎!你的表哥,他……”

    “他怎么了?”林月如奇道。

    “晋元自从恩赐休假回来,就莫名其妙的得了怪病,请遍了大夫,连皇上的御医都来过了没有用,现在他的病越来越严重,我没有了办法,这才到药王庙去替他祈福拜神!”云姨说话之时,满脸忧色,显然实在担忧自己儿子的病。

    “云姨,你别着急,肯定会有办法的!”林月如忙安慰道。

    “是啊,就算别人没办法,师父一定有办法!”李逍遥望着王斌,言语铿锵有力,看起来对王斌极为崇拜,道:“师父法力高强,前些日子还治好了一个村子的僵尸病呢!师父,是吧?”

    “真的吗?”云姨神情大喜,仿佛溺水之人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忙望着王斌,恳求道。

    “晋元也算我的朋友,他得了病,我自然会帮忙,夫人不必如此!”王斌道。

    “多谢,多谢……”云姨喃喃道。

    尚书府本就离此处不远,众人很快就到了。由云姨领着,穿过数道走廊,便到了刘晋元住的房间。

    林月如推门而入,只见一名白衣男子坐在椅子之上,痛苦地抓着自己的胸口,却强行忍耐着。

    男子正是刘晋元,几天不见,他就消瘦了一大圈,脸色苍白瘦削,原本俊美的样子现在已变得十分憔悴,差点认不出来。

    林月如怔怔地叫了一声:“表哥”,却是很难相信,什么病患竟可以短短几天将人折磨成这个样子!

    刘晋元睁着迷梦的双眼看去,顿时挤出一丝微笑,道:“没事,我……没事!”

    “你还说没事,你都不知道云姨有多担心你!”林月如埋怨道。

    “我只是……患了风寒而已,害大家受惊了!我这么一闹,就把给大家请来了!”刘晋元苦笑道。

    “你还开玩笑啊!”林月如埋怨着,内心里却很是担忧。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推门而入,翩翩来到刘晋元身前,发出轻柔而怜爱的声音来:“相公,妾身回来了,妾身马上伺候您服药!”

    “你成亲了!”林月如与李逍遥望着美丽温柔的女子,同时一愣,异口同声道。

    “她就是我的内人,彩依!”刘晋元淡淡道。

    女子温婉地向众人行了一礼,又将目光投向了刘晋元,满含着柔情,似乎眼里只有刘晋元。

    女子转身,从旁边桌子之上取起碗勺漆器,轻轻将热气吹走,将勺子送到刘晋元口边,柔声道:“相公快喝吧!”

    李逍遥和林月如看着她优雅的动作,看得目瞪口呆。这样的绝色美人,那么细心,那么温柔。光是有其中一样优点,都是难得的佳人,何况所有优点都齐聚于一身。

    王斌也点点头,这彩依的卖相是极好的,人又细心善良,的确容易吸引人。

    他正想着,却见刘晋元面色一冷,漠然道:“我不喝!”

    “相公,这药都快凉了,你先把它喝了吧!”彩依恳切求道。

    “砰!”

    出乎众人的意料,刘晋元不但没有喝药,反而将药碗打落在地,冷声道:“你给我出去!”

    彩依顿时面露惶恐,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怎么了,嫂子是关心你啊!”林月如没想到一直温文尔雅的状元表兄也会如此的粗鲁,又望着一旁泫然欲泣的彩依,打抱不平道。

    “我没事!我很好!”刘晋元怒道。

    “哎!”

    王斌轻轻一叹,感慨不已。以刘晋元的高超智商,多半已经知道彩依的身份,知晓彩依是损耗自己的修为,来为自己熬汤,所以不愿意喝,并想着通过打骂的方式将彩依赶走,不要拖累彩依。

    而彩依,却是任劳任怨,哪怕拼了自己千年修为,甚至宁愿自己葬身蜘蛛精腹中,也要救活自己的丈夫。

    “悲剧是将最美好的一面毁给人看,让人掉眼泪!”王斌若有所思道,“悲剧是永恒的,是让人难以忘记的;而喜剧,却是容易被遗忘的!”

    红楼梦是悲剧,水浒是悲剧,三国演义是悲剧,于是成了四大名著;

    而牡丹亭、西厢记,是喜剧,影响力不及他们。

    “只是,悲剧这个东西,看起来精彩至极,感人至深,可我从来都不喜欢;而爱情故事,还是平淡些好,少一些折腾!”王斌开口道:“晋元的病,我可以治!”

    此言一出,彩依与刘晋元一怔。

    李逍遥与林月如很是期待。

    更新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