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六贼
    郭夫子涛涛而谈,可王斌却是有些不屑,又在忽悠人!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本就是伪命题。

    三国当中,曹操占据了天时,孙权占据了地利,刘备占据了人和。可是占据了人和的蜀国,最先灭亡,输的很惨。

    而美国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占据了天时地利;而谈及德国的失败,世人皆会说地利太过悲剧了!

    所谓的人和,能天下无敌,只是欺骗小孩子而已。

    只要稍有常识,没有一个相信!

    “……朝廷有六贼,朝政混乱。这六贼分别为丞相蔡嵩,户部尚书傅天仇,国师慈航普渡,大元帅赵师道,国丈赵文和,九千岁魏珅!”郭夫子愤恨道。

    王斌仔细的听着,有些人听过,有些人未听过。

    户部尚书傅天仇,似乎有两个女儿,一个叫傅清风,一个叫傅月池,都是两位大美女。

    国师慈航普渡,似乎是蜈蚣精,修为高深,法力高强!

    大元帅赵师道,是一代名将,战场上屡立战功,深得百姓爱戴,更是创立了军中拳法《虎神拳》,可见其资质之强大!

    至于其他几人,倒是未听过!

    “丞相蔡嵩,把持朝政,结党私营,打击异已,祸端朝纲,欺瞒君王,为人奢华,可谓是奸臣!”

    “先帝驾崩,今上即位。蔡嵩为求官位,与内侍魏珅交结,可谓不知廉耻;又是赠送前丞相夏言语各种名家书画、各种奇巧之物,以求高官,毫无气节可言!后来为吏部尚书,任用党羽吴居厚、王汉之等十余人为爪牙,专横跋扈,想要为官,皆要求于其门下!”

    “又是行新钞法,让无数富商大贾,百万家财一夕之间,化为乌有,沦为为乞丐,更有甚者竟赴水或吊死。御史聂怀远见此情景上书说,新钞法弊端,结果蔡嵩大怒,贬为地方知州。”

    “陛下想要营造宫殿,蔡嵩不知劝谏,反倒是说国库充足。结果大兴土木徭役,服役者不下四十万,民不聊生,有五万百姓死于徭役,骸骨埋于地下!”

    “蔡嵩又是奢华至极,府邸占据百亩之大,其中侍妾、歌女等人有数百之多,身上穿着绫罗绸缎,珠宝玉器,奢靡至极。每次吃饭,有数百菜肴,各种美味应有尽有!其中一道菜,名为鸭舌汤,需要一百个鸭子的舌头制作而成,至于鸭子身上的其他肉,尽数丢弃不用;又是一道菜,名为百牛菜,需要宰杀一百头牛,获取骨髓,制作而成……每吃一顿饭,蔡嵩需要消耗三千贯钱!”

    郭夫子愤恨的说道,其中有真有假,有传说,有真实,有夸张,有比喻,还有虚构,简直是美妙绝伦。

    “户部尚书傅天仇,为第二国贼。此人最为冷酷,最为贪婪,为了名利,提出了官绅一起纳粮,可谓是断了我读书人的命根子。此例一开,我等读书人,再无尊崇可言!”

    “国师慈航普渡,为第三国贼,据说,此人邀买圣上,大肆建造道宫,奢华至极,耗费钱粮,浪费名利。更以炼制长生不老丹为借口,肆意的搜刮民财!”

    “大元帅赵师道,为第四国贼,其穷兵黩武今,耗费财力;又是贪婪至极,贪墨军费;又是纵容麾下的士卒。曾有士卒杀人,县官要杀之。结果,大元帅赵师道,率领亲兵,抢走了杀人犯!武夫专横跋扈,必为乱国奸贼!”

    “国丈赵文和,为第五国贼,仗着女儿为皇后,肆意弄权,在江南之地,占据良田几十万亩;又是多处开矿,断掉了龙脉,破坏了风水!”

    “九千岁魏珅,区区一个太监,没鸟的家伙,不知劝谏陛下,却是多次欺上瞒下,蒙骗陛下,如今朝政混乱,他罪大恶极!!”

    郭夫子说着说着,唾沫横飞,愤怒到了极致,说着六贼的种种罪过,种种丑事!

    在场的读书人义愤填膺,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将六贼尽数的诛杀。

    王斌脸上也是愤怒至极,似乎一股火在燃烧一般,似乎要一把大火把六贼烧死。可是心情,却是平静至极,没有一丝波澜!

    “如今,我等联名上书,请求陛下,罢免六贼,将六贼尽数诛杀,还天地一片朗朗乾坤,尔等可敢!”郭夫子说道。

    “夫子,为国除贼,我等义不容辞!”

    一个书生铁青着脸说道。

    “国有妖孽,动乱不安;妖孽除掉,国乃安定!只要除掉了六贼,定然又是一个盛世!”又一个读书人道。

    “夫子号召,我等义不容辞!”

    立刻无数的学生相应着。

    立刻郭夫子取出了毛笔,沾上了墨水,刷刷点点,开始书写了起来,主要是书写着六贼的罪过,写的文采出众,栩栩如生,堪称是绝代文章。

    立刻无数的书生,上前按着手印,表示签到!

    王斌也是上前,按下了手印,立刻万言书成了,至于能不能打到六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名声流传出去了。大家都上前按手印,若是他不上前,会被孤立。而只是签手印而已,不是写名字,哪怕是事后暴露了,也可以假装没有参加。

    看着一个个手印,郭夫子很是满意!

    …………

    上课结束了,收拾好书卷,王斌转身离去。

    这时,白符上前道:“文博,我请你去状元楼喝酒。”

    状元楼,是城内首屈一指的大酒楼,消费委实不低。既然白符如此热情,王斌也没没有拒绝,正好可以出去走走,见识一番。

    一会后,两人登临状元楼,要了一个临窗的桌子,白符轻车熟路地点了几样好菜,再加一壶好酒。

    酒菜上来后,开始吃喝

    白符笑道:“此处酒菜如何?”

    王斌淡然回答:“还不错。”

    “那就好,往后就多来!”白符道。

    “还是算了吧,忙着求学,哪里有时间在外面吃喝”王斌悠然道:“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我们资质一般,比不上那些读书天才,想要中举,必须要经受的住诱惑,耐得住寂寞……不然一丝希望也没有!”

    “博文兄说对了!”白符点头道:“是我找相了!今天过后,除了特殊情况,小弟要专心读书的了,万不会耽于饮食,享受!”

    忽然窗外街道上一阵喧哗,似有人争执,又有许多人在起哄,闹成一团。

    王斌探一看,只见一个商贩在推着一车黄梨在贩卖,而此时车头前却赖着一个破巾絮衣的邋遢道士,一个劲地在求汉子施舍个梨子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