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告别小狐狸
    在周家村村外,有一个山神庙,只是简单的三间砖瓦房,在里面供奉着山神娘娘,最近香火旺盛。

    在山神庙前,写着一副对联:

    只有几文钱,你也求,他也求,给谁是好;

    不做半点事,,朝来拜,夕来拜,教我为难!

    此刻,山神庙中,小狐狸看着自己的神像,有些迷糊,有些茫然。

    她是妖族,是人人喊打的对象,只有少数人能接受她,可注定是要远离人群的,可是王斌却是让她接触人类,融入人类社会当中。

    于是,她成了山神娘娘。

    似乎还不够,又是让她成了庙祝。

    每天跪拜着自己的塑像,每天祈求着自己,有些说不出的滑稽。

    可公子却说了,求人不如求己。凡人有了困难,求助神灵;可神灵有了困难,又是去求助谁?自然是求助自己了!

    道家有观想之法,观想一开始是观想大山,观想真龙,观想佛陀,观想仙人,可是道侣最后佛陀变为了自己,仙人变为了自己,真龙变为了自己!弱者,信仰他人;强者信仰自己!

    庙门打开,王斌走了进来。

    “可馨,我要走了,我要到江州求学了!”王斌说道。

    寒假已经过去了,新的一年已经开始,明天就是书院开课的时刻了,他今天要走了。

    “我也要陪着你去!”小狐狸说道。

    “小白呀,开什么玩笑!”王斌笑道:“江州可危险的很,高人众多,若是遇到了狠辣角色,我可救不了你。而你是山神,太玄山才是你的家!”

    “知道了!”小狐狸道:“记得来看我!”

    “小狐狸,要多学文化!”王斌说道:“要学会医术,为人治病;要学会农技,养田,肥田之道!多学习,才能当好山神!”

    “知道了!”小狐狸道。

    “神灵的最高理想是,天下无神!”王斌说道:“神灵庇佑众生,保护众生,然而不是保姆,只是指引者,指导众生前进,而不是束缚众生的智慧!”

    “知道了!”小狐狸说道,“你都快成婆婆了!”

    王斌说道:“小白,我走了!”

    “你走吧!”小狐狸道。

    王斌转身离去了,渐渐的身影消失了!

    小狐狸却是呜呜的哭起来,很是伤心,很是无助,“你走了,就剩下我一人了!”

    小狐狸流着泪水,想要上前去追随,可是她不能,她是山神……这一刻,小狐狸对昔日的机缘,厌恶不已,若是没有山神印,她就可以跟随着王斌离去了。

    呜呜!

    关好庙门,小狐狸大哭了起来。

    此刻,她再也不是山神娘娘,而是一个无助的小姑娘!

    …………

    “我们走吧!”

    王斌说道,看着昔日的居所,有些神情复杂。

    “要不,我不走了!在这里看家!”江月儿说道。

    “傻姐姐,有男人的地方,才是家;没有男人的地方,只是房子而已!”王斌道:“我们要到江州,要到更为广阔的世界,这里只是起点,而不是终点!我们走吧!”

    “夫君,我听你的!”江月儿柔顺的说道。

    江月儿坐上了马车,里面还放着一些家当,而王斌在外面,驱赶着马车,车轱辘响动着,继续向前而去。

    只是半天时间,到了江州。

    在江州城内,王斌买下了一处宅院,价值三千贯。这处宅院,风景秀丽,交通方便,院落面积广阔,放置着沙袋,铅球,梅花桩等等,用来辅助练功!

    “月儿,这里你什么都不需要干,只需要好好习武!”

    王斌说道:“这里配置了诸多的药材,用来洗髓伐毛,用来改善你的资质,希望你有所成就。这个世界,终究是实力说话!”

    诸多的修炼体系当中,为何神灵最为尊贵,只因为神灵强大的实力,有实力才有话语权。

    至于讲道理,洗洗睡吧!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小孩子才讲道理。

    “是!”

    江月儿点头道,在她眼中,夫君就是天,夫君就是一切,夫君说的一切,自然是真理了。

    论及资质,江月儿资质很差,又是十九岁了,已经过了习武的最佳年纪;只能是靠着一些药材,进行药浴,用来滋补身体,弥补资质上的不足;又是用补天汤,提升武道资质。

    补天汤,号称是可补苍天。

    哪怕是资质废柴,资质战五渣,长期服用也能成为天才。

    不过相应的,代价也是巨大。

    王斌估算了一下,以江月儿的资质,迈入三流武者需要半年,迈入二流武者需要三年,迈入一流武者需要五年,迈入先天武者需要十年,迈入宗师可能性不大!

    人类修炼速度,在三十五岁前,是黄金时期,武道修为呈现着上升趋势;至于三十五岁后,气血衰弱,武道修为开始走下坡路。

    不少武道宗师,由于气血衰败,倒退到了先天武者境界。

    而江月儿如今已经十九岁了,仅仅有十六年的黄金期,想要再短短的十六年时间,迈入宗师境界,成功机会不大。

    不过,哪怕是知道机会不大,也要搏一博!

    …………

    春光明媚,又是一个温和的春天来了,春暖花开,郊外散发着勃勃生机,只是懒洋洋的春光,让人有沉醉之感。

    书院当中,郭夫子在讲述着书法奥义,讲述着永字八法,王斌只是听了一会,就是觉得寡然无味了。越是在书院呆着,越发觉得是煎熬,不过也快了,再过两个月就是乡试了。

    那时,中了举人,就能离去了。

    进入学院已有一段时日了,但在百余名同窗中,王斌好似局外人一般,与别人有些格格不入,唯一有些话说的,就是白符。

    在同窗们高谈阔论的时刻,王斌选择了沉默;

    在同窗们,在酒楼吃喝,品尝美食神,王斌选择了远离;

    在同窗们,参加一些诗会的时刻,王斌选择了远离。

    他好似一个隐士,虽处在茫茫红尘当中,可一直显得有些孤僻。

    很多时刻,望着窗外,发呆半天,也不愿与他人多说一些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