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一起看大戏
    天刑台,是羽化门掌握真正生杀大权的地方,甚至可以裁决真传弟子的生死。作为掌握天刑台的长老,权力那是极高的,神通也高得没边,法力雄浑如四海之水,不可斗量。

    大殿耸立,下面有三千六百级玉台阶,要一步一步登上大殿,才能够到达大殿。尤其是白玉台阶的两侧,插着无数的刀,斧,钩,索,剑,枪,画戟,长矛,巨锤,铁锁,枷链,狼牙棒,月牙大铲..........等等千百兵器,每一件兵器,都非常大,比一般的兵器足足要大出十倍,乍一看,好像来到了巨人居住的世界。但是随后一看,却又给人一种无比庄严,肃穆,杀气森森的感觉。

    这就是“天刑台”所在之地——天刑大殿。

    整个羽化天宫,是一座硕大无比的天空之城,一头扎入白云深处,谁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大,有多么深幽,有多么神秘。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一座城池,会悬浮在空中,是什么力量使得它悬浮的?

    尽管羽化天宫如此的浩大,神秘,但是天刑台却是整个羽化天宫之中杀气最浓烈的地方,也最为肃穆的地方。

    这天刑台自从羽化门开宗立派以来,不知道诛杀过多少法力强横,横贯诸天世界的人物。

    三千六百玉台阶,这些玉台阶处处斑斑点点,血迹渗透玉质之中,似乎是诛杀了某种大能,鲜血遗留下来的痕迹。

    以王斌的修为,完全可以飞行,但是在天刑台上,却有明文规定,不许飞行。这是羽化门定下来的规矩,谁也不能例外。

    一步一步登上台阶之后,就看到了天刑大殿面前,是一尊无比壮阔的广场。广场上,有一尊高达九丈,宽九丈,长九丈,四四方方的邢台,却不是玉质,颜色好像是最为普通的岩石,朴质之中,带着远古沧桑的气息弥漫而来。谁也不知道,这个刑台是什么石料制作而成。

    这就是诛戮叛逆,斩杀魔神,真传弟子生死搏杀,分出胜负的“天刑台”真正的原型了。

    血染台阶!兵器林立!

    巍峨大殿!浩瀚广场!

    古老石台!

    构成了一副诛仙之地的绝世图画。

    广场之上,王斌目光一扫,居然有不少人,一个是紫电峰的方清雪,还有一对父子,似乎是与方清雪闹了矛盾,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眉如弯月的青衣道人。

    正是华天都!

    “小雪也在!”王斌信步而去,微微一笑,看到了一个熟人。

    昔日的小萝莉方清雪,如今已经成了大美女,一身白衣如雪,目光如电,眼神中是说不出的漠然,似乎修仙,修去了七情六欲昔日的记忆已经有所复苏,恢复了上古电母天君杀伐果断的性子。

    哪怕是见到了他这位师尊,也只是轻轻点头,作为回应。

    唉!

    王斌轻轻叹息了一声,如此太上忘情,他还真的做不到。

    “昊天师弟也来了?”一旁,华天都望着王斌,眉头微皱,不由出声道:“昊天师弟,我们多年不见了!”

    “小华呀,还是你叫我师兄吧!”王斌淡淡一笑,站定当场,淡淡笑道:“我辈修士,不论入门高低,只看修为高下,十年前比拼,你输了。不如咱们再比拼一场,若是我输了,叫你一声师兄。若是你输了,还是甘心当师弟吧!”

    “哼哼!”

    华天都冷哼了几声,没有理会。

    王斌心中叹息,当年华天君多老实的孩子,可现在变成这个装逼样。

    “天刑长老,我救回来的那一群弟子,一个叫做刘康的外门弟子死亡,其余的弟子全部都已经驱除了六欲阴雷的毒气,不过他们身上所有的飞剑都已经失去,原剑空连银蛇剑都丢了,甚至,甚至连我的天鸡至阳索,也无影无踪,似乎已经被损毁,这不是一件小事。我来禀报长老,第一是该怎么处罚这群丢失飞剑和宝器的弟子。第二是彻查此事,看看飞剑,宝器落到了谁的手中。”

    华天都开口道。

    天刑大殿深处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丢失了飞剑?连至阳索也丢失了?这群弟子好不争气!这事情就交给你彻查,一定要追回本门的法宝飞剑。本门虽然家大业大,但也经不起这样的损失!另外,罚这群弟子,到仙牢之中关上三个月。同时,停发他们的一切丹药供给,让他们去吃五气仙锅煮的粗食吧,反正他们连飞剑都能够丢失,也不做修成神通的指望了。”

    “好的,弟子知道了。弟子会彻底清查此事。”华天都点点头:“不过原剑空是山河榜第十,杰出的弟子,最有希望踏入神通秘境,停发他的丹药.....是不是长老通融一二。”..

    “哼!有了过错就要罚,否则门规何在,你也不用求情了。去吧!你办事稳重,我放权给你彻查,杀戮决断的权力也自然给你。这是天刑令!凭借此令,你可以要求任何真传弟子,包括长老配合你的行动。那至阳索,如意子炼制的时候,花费了很大功夫,绝对不能落入人手。也免得别的仙道门派说我羽化门丢了宝器,连话都没有一个。”

    懒洋洋的声音变得快捷起来,随后,一道令箭似的东西从天刑大殿之中飞出,落到华天都的手里。

    “还有,最近我听说一些外门弟子越来越不安分,你得整顿风气。我可不希望以后天刑台每天都开杀戒。”

    华天都一把接住,脸上显现过一丝喜色,随后转过身体来就看见金石台和金日烈,摇摇头,并没有说话,而是对方清雪道:“传闻方师妹麾下,有一个叫做方寒的,他身上有一件魔门至宝,是方师妹赐给他的,还和一个内门弟子打斗,把他的灵风剑都收取了,而且他这次和那些师弟师妹遇难有很大关系,天刑长老既然给了我彻查的生杀大权,我就要动一动方师妹的人了。在这里,我跟方师妹说个明白,免得到时候起了缔结。”

    华天都说话之间,已经深思熟虑。

    他考虑问题,各个细节都极其周全。事事顾全大局,说话也十分的雍容,竟然有一丝掌门的气度。

    “哼!”方清雪的眼神看向了金石台,还有金烈日,也没有仔细听华天都的话,只是冷冷一哼:“没有错,方寒身上的那件魔宝是我赐的,叫做七煞葫芦,是我从天狼小魔头王墨林那里夺过来的,方寒这人是我方家的人,我非常赏识他,收一口飞剑算什么,华师兄,你要调查就调查,不过若是方寒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到掌门那里,我都要讨个公道。”

    “那好!我办事向来公正。不然天刑长老不会把天刑令交给我。方师妹好自为之吧。”华天都声音变得意味深长,看了王斌与方清雪一眼,转身一步一步下了台阶,飘然而去,极有风范。

    “天刑长老,你可得要为我做主啊。”看见华天都离开,金石台噗通一下,匍匐在地面,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方清雪。

    “你断臂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方清雪刚才也跟我说过了,是石龙子硬要和应天晴比试,技不如人。不过那小魔帅断你和石龙子的手臂,我迟早也会断他一臂,免得别人说我羽化门怕了他先天魔宗。此事和方清雪无关,相反方清雪在地底妖神祭坛,和妖神分身交手,得到极大磨练,境界又有所突破,对我羽化门贡献极大,为我羽化门争得了无上荣耀,我已经传书给掌门,让她进入小仙界修炼,突破天人之境,则我羽化门又增添一位神通五重,天人境的高手,能够炼制灵器,法宝。”

    天刑长老并没有理会金石台的哭诉。

    “什么!她就要突破天人境了?”另一边,金石台却是一愣,脸上显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就连金日烈也深深皱起了眉头。

    方清雪居然就要突破神通秘境第五重了!

    这天人境可是非同小可,可以用神通布置大阵,沟通天人。威力无穷,更能够真正开始祭炼各种等级极高的灵器,甚至宝器。而且寿元急剧增加,有八百年之寿命。

    就算是真传弟子,能够修炼到第五重天人境的,也是很少。一到达天人境,就能够给门派做出巨大贡献,增强门派实力。所以门派非常重视。

    “哼!天刑子,你做事考虑要周全,此女和魔帝之子勾勾搭搭,若是让她进入我羽化门修炼圣地小仙界,万一出了意外,你怎么担当!”金日烈陡然喝道。

    “某家做事,不要别人指手画脚,金日烈,你这孩子没有用处。你千辛万苦给他求得一枚阴阳万寿丹给他吃了,现在修为迟迟没有进步。你莫非还以为,可以让他扳倒一位前途无量的真传弟子不成?”

    天刑长老声音又变得懒洋洋,说话很不客气,他的修为深不可测。是羽化门长老之中最恐怖的一个。

    “哼!此事,我得亲自禀报掌门,痛陈厉害,掌门定有定夺,我懒得在这里和你啰嗦。”金日烈一把拉起金石台。

    “请便。”

    天刑长老也不挽留,懒散的吐出两个字,看着金日烈离去。

    “清雪,从今天开始,你就仙界。什么都不要想,全力突破境界就好。”说着,方清雪也是离去了。

    只剩下了王斌一人。

    “你这个小家伙,来这里干什么?”天刑长老的话语里有些好奇,懒洋洋道。

    “刚刚闭关结束,渡过风火大劫,正好出来看一场大戏,精彩呀精彩!”王斌感叹道:“华天都太喜欢算计了,算计这个算计那个,若是将算计的时间,花费在修炼上,早就成就长生秘境了!”

    “至于金刑台父子,蝼蚁一般的角色,心中一点逼数都没有,想要对小雪不利,简直是找死!”

    “还有小雪,觉醒了天君记忆,越来越冷傲了,对我这个师傅,也是爱理不理!”

    说着,王斌进入了天刑宫,取出了美酒,与天刑长老一起喝起了美酒,一边谈论着门派的各种事情,看着一个个弟子勾心斗角,彼此算计,好似看大戏一般,说不出的乐趣。

    “你修炼出了多少种神通?”天刑长老喝着美酒,好奇问道。

    这一位神秘至极,似乎比方清雪、华天都等人,还是神秘至极。

    “九十九种神通!”王斌淡淡笑道。

    “噗!”

    天刑长老也是无语了,“你到底是一位大人物的转世”

    “说不得!”

    王斌笑道,“天刑呀,现在有大戏可看了!”

    说着,挥手之间,取出了水镜,里面出现了天魔战场的一些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