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亲人呐
    ,精彩小说免费!

    经过训练的战士不是吃素的,没用多少时间,剩下两架直升机被击毁。

    秦羿再次下达命令:“下去找人!”

    生长了百年的树林茂密、昏暗。一整风拂过,只听到树叶的喧嚣。寂静中,没有生物活动的迹象。穿林而过的河流平缓而安静,带着百年来的安宁沉睡。

    哗啦!

    水声打破了寂静,为这茂密的山林注入了新的活力。

    “呼~呼~真它喵的重!”曲乐天吃力地把背上的人,和手里拽着的人努力托上水面。努力朝着岸边游去。

    “咳,咳咳……”曲乐天身后传来咳水的声音,是背在他背上的异能者醒过来了:“这是在哪啊?放,放开我,我会游泳。”

    曲乐天一边蹬水,一边把系带解开了。两人都轻松了不少,快速游上了岸。曲乐天把研究所的人随意丢在地上,便坐在地上大喘气,边查看四周。

    那个异能者,犹犹豫豫地看了曲乐天一会儿,终于在曲乐天起身准备去找沐阳的时候开了口。

    “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怎么会……”曲乐天听到他的问话转头看他,在他的注视下,对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没了。

    曲乐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平淡回答:“不知道,我是掉入水中才醒过来的,看到你们俩个就在旁边,便顺手捞了你们。”

    对方听了他的回答,没有起疑,只是点点头,显然还没想明白怎么会在医院内昏过去在河中醒来。

    莫非这也是实验的一部分?

    见对方自己思索,曲乐天打算快点离开,去找沐阳!显然他们没有落到同一条河里,但是应该在附近才对,虽然他并没有听到什么其他的响动。

    曲乐天一只脚迈进树林的时候,后面那人又喊:“喂,你去哪儿?”

    曲乐天头也不回:“跑啊,还能去哪?这么好的机会,不跑,等着再被抓去实验吗?”说完便进了树林,很快便消失在了异能者眼中。

    留下河边的异能者怔愣当场:“跑?”视线不由落在了尚还昏迷的工作者身上。

    “逃了的话,谁来给我协议中的钱呢?我这异能都激发了,以后必然前途无量,不能走!”

    曲乐天没去管那个异能者最后怎样,但是他此时只想快点找到沐阳。沐阳在野外几乎没有什么生存技能,这下落的距离也不够,只怕凶多吉少。

    “这树林真是麻烦!”曲乐天在林子里走了半天,终于发现他迷路了。

    完全分不清刚才来的方向与要前进的方向,此时他连河流在哪边都找不到了。

    曲乐天烦躁地揉着头发:“到底是哪边嘛!”

    半响,扬天长叹:“没有任何办法,还是继续找吧。”

    “沐哥!”曲乐天边走边喊,期望沐阳听到了能给他一点回应。

    “沐哥~”但是没有任何回响。

    “沐哥!你死了吗?”曲乐天尽量不去想最坏的结果,比如沐阳掉下来本来可以顺利下落却撞到了树上;或者被树枝来了个对穿,挂在了树上;甚至更直接:掉下来啪叽摔地上摔死了等等,沐阳可能会有的各种死法,曲乐天都想了个遍,越喊心中越感凄凉。

    到最后,声音中带着哽咽,哽咽中透着凄凉,凄凉中带着悲伤,悲伤中掺杂着心碎……

    “沐哥,你若是死在了这里,我连你的尸体都找不到。每年清明啊,我想给你上柱香,都找不到坟头在哪里……”

    “啊,你真是好惨呐,沐哥!”

    “我真是孤苦啊!”

    ……

    曲乐天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嘟嘟囔囔,几乎要哭出来,听得云老师直翻白眼。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世界中不能自拔,也因此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动静。

    “曲先生,你这是往哪走呢?”一个近在咫尺的声音突兀地自万里寂静中响起,惊得曲乐天跳了起来。

    曲乐天抬头,便看到了他此生看到最接近神人降临的场景:一个青年男子,身材高大,有古铜色或者说蜜色的肌肤,穿着在丛林中穿梭时才穿的野外迷彩,胡子修理得赶紧整齐,背着背包,手里端着全息电脑,身周有飞来飞去小鸟一样的探查机械。那人看着他,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

    “柯乔哥!”曲乐天激动大喊,喊着扑了过去,抱住柯乔声音都带了些他自己没察觉到撒娇。

    “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才来!沐哥,沐哥他!”曲乐天想到刚才自己的想象不由悲从中来。

    “镇定!”柯乔眉头微微皱起:“小阳他怎么了?”

    “我跟他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了嘛,但是高度不够,我落到了水里,我没事,但是一直没找到他,我担心他已经……已经……”死了,但是那两个字他始终无法说出口。那是他无法接受的。他们一起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却死在了自由的路上。那得多么悲催,多么难过?

    柯乔拍了拍曲乐天的肩膀,让他镇定下来。

    “我们一起找他。”柯乔刚放松了一点的心又提了起来,虽然沐阳不比曲乐天,他看着他从小长大,但是也认识好几年了,也算他半个徒弟,不担心那是假的。

    “你过来看看,你们刚才跳下来的位置在哪里?”

    “这里!”曲乐天只看了地图一眼就点出了位置:“距离河不远,我跳下来就感觉高度不够,便一直往河里下落,不知道沐哥落哪里去了。”

    “那我们往那个位置周围去找,我们现在距离那边可是有很大一段距离了。”柯乔辨明了方向,带着曲乐天往那边去了。

    “我刚才有点迷路。”曲乐天不好意思地道。

    “恩,知道,你从小就有点迷路。”柯乔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令人安心的因子,曲乐天跟在他身边就总能安下心。

    “对了,柯乔哥你怎么会在这边的?”曲乐天想起来这个问题,应该没人知道他在这个地方才对。

    “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柯乔向来不是话多的人,能短说的话绝不长说。

    “有天有个客人在我那里喝酒,我听到他喝醉了说起到了你,我便引导了他几句,得知童杰把你们带走了,且银翼早就回来了,你们却迟迟不见消息,我就猜他可能对你们下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