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挖人开始
    ,精彩小说免费!

    “意思就是,当我找到秦羿的时候你们已经在他那里了,而你当时已经濒死,他们的人束手无策,我用尽全力救了你,但是花了太多时间,等我救好你,再去看她的时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而且,不可否认的是,我得知你濒死的时候忘记了她的存在。”曲乐天的话中懊恼非常。但他绝不想为自己说开解的话,素素的死他自觉有责任。

    “怎,怎么会这样……”沐阳失魂落魄的低语,这是因为他救了不该救的人的后果吗?没人可以回答他。

    曲乐天深吸一口气,决定出去逛逛,给沐阳一点单独的空间静一静。

    “我先出去,你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带回来?”

    沐阳没有理他,曲乐天默默离开了。

    医院天台上,曲乐天站在围墙跟前拿了一罐气泡饮料,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盯着秋天独有的蔚蓝天空,思维不知飘到了哪里。

    “在想什么?”

    曲乐天回头,有些惊讶:“蔡医生。”

    蔡医生扯着嘴角笑了一下,笑容有几分僵硬,看得出他并不常笑。

    “是我朋友有什么情况吗?”曲乐天皱起眉头,今天术说的这些内容对沐阳来说,冲击是比较大的。趁着无人之时做出什么都不意外。

    蔡医生摆摆手,道:“不是,跟你朋友无关。我是来找你的。”

    曲乐天意外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聊。但出于礼貌,曲乐天依旧问道:“是有什么事吗?”

    “你叫什么?”

    “曲乐天。”

    “你今年多大了?”

    蔡医生开口,问的却是家常话。

    “18”曲乐天老实回答,就在三个多月前他十八生日的那天起,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真年轻啊。”蔡医生感叹道。

    曲乐天没有接话,相对现在人类寿命平均45岁来讲,他其实也不算太年轻了。但其实人类的生理寿命并不止45年。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的医术是师从何人呢?你如此年轻,手术却做得如此漂亮。”蔡医生脑海中回想着前几天看到的沐阳肚子里的画面。

    曲乐天闻言心中咯噔一下,是了,他并不是医学生出身,他的医术暴露出来,很难解释从哪里学来的。云老师是绝对不能暴露的存在!

    “大概是天赋吧。”曲乐天故作深沉地道。

    蔡医生扬起了眉毛,显然是没想到曲乐天回答得如此臭屁。

    “年轻人自信过头了吧?”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忍不住想要教训人。

    “我从未跟人学过。不过我父亲倒是遗传学的大师,家里有一些医学书籍,我闲暇时翻翻,便会了。所以我觉得这大概就是天赋,或者遗传?”曲乐天说得不确定的样子,蔡医生心中火热起来,但依旧带着几分疑惑和不信。

    “年轻人想没想过做医生?”蔡医生面上平静,心底却带着几分紧张和期盼。

    曲乐天这是真的没想到蔡医生这是来挖他的。不过,医生嘛,他还真的没想过。

    “从没想过这个。”曲乐天老实回答。

    “以前没想过,现在想想嘛。”蔡医生诱导道。

    曲乐天明白了蔡医生的意图,便当真认真想了想才答道:“还是算了,我有自己的理想和想做的事。”

    蔡医生不死心:“你的理想是什么?”

    “找到我失踪的爸妈。”曲乐天努力的方向一直是这个。

    蔡医生皱起眉头:“你爸妈失踪了?失踪多久了?”

    “十年。”

    “那活着的可能性很小了。”蔡医生不忍心打击这个在他眼里极有天赋的年轻人,说得比较委婉,虽然他觉得那是绝对不会还活着了。

    曲乐天抿了抿唇:“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然,我无法接受!”

    蔡老师嘿了一声,想不到这个年轻人还挺执拗的,他喜欢!

    “哈哈,那你打算找多久啊?怎么找啊?”

    “这个我就不告诉你了。”曲乐天不想跟外人说这个,特别蔡医生不过是刚刚认识的人而已。

    “所以你答应秦羿那小子跟他们去南风峡谷?”蔡医生想到今天在病房里听到的对话。

    曲乐天没有应答,但也没有否认。蔡医生便当他这是默认了。

    “你父母是失踪在南风峡谷啊?十年前失踪的,遗传学大师,姓曲的……”蔡医生突然问道:“曲东升你是爹?”

    这次轮到曲乐天惊讶了,没想到他就透露了父母失踪的时间而已,这个蔡医生就猜到了,他连忙问道:“医生认识我爸爸?”

    蔡医生没摇头也没点头:“见过几面。曲东升在遗传学上颇有造诣,或者说,是目前现存的人类中,在遗传学方面造诣最高的人之一。”

    曲乐天没想到这个蔡医生对他爸爸的评价这么高。他自己没有注意到,在听到蔡医生的评价后,他的嘴角都上扬了几分。

    “我爸爸很厉害的!”曲乐天与有荣焉,脸上带着骄傲的表情。

    蔡医生不由笑了,都说父亲是儿子的英雄与榜样,果然不假。

    “好吧,我明白了。等你找你父亲找不到了,欢迎你来找我,我觉得以你现在表现出来的天分,经过一番学习后,在医学上的造诣不会低于你的父亲。”

    曲乐天笑笑:“我记住了,谢谢您。”

    蔡医生笑了一下,转身走了。看来要找秦羿谈谈了,这孩子要给他好好带去又好好带回来。他内定的徒弟可不能有一点闪失!

    站在天台上心情好了不少的曲乐天不知道,在某些人眼里,他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第二天,秦羿通知曲乐天上路的日子,让他准备好三天后上路。而刚好,柯乔也发来消息,说他已经回到了东三区,邀曲乐天一见。曲乐天接到消息松了一口气,刚好在他走之前把沐阳拜托给他。

    两人是约在酒吧见面的,曲乐天去见他的时候是下午,酒吧里没有人,只有柯乔自己站在吧台后面擦拭着酒杯。

    曲乐天走过去,坐到吧台那,好奇地左右打量。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

    “柯乔哥平时就是靠这个谋生?”曲乐天伸手拿过一瓶酒,打开闻了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