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悲愤的咆哮
    ,精彩小说免费!

    柯乔点点头。

    “其实,沐哥的打击不止是雷颖。”曲乐天慢慢道:“我们逃出来的时候还有一个同伴,但是她是昏迷状态,沐哥带着她一起跳的,但是沐哥撞上了树枝,树枝穿透了他……”

    柯乔立即明白了:“那人受伤了?”

    曲乐天点点头:“伤了肺,过了一晚就死了。”

    两人都沉默下来。

    “柯乔哥,你开导开导他吧,我把他打击到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曲乐天最后拜托道。

    “我明白了,放心。”柯乔答应了,又递给他一杯饮料。

    “这又是什么酒?”曲乐天一脸兴致勃勃。

    “西瓜汁。”

    “哦。”曲乐天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两人都没再说话,只享受着此刻的安静。

    曲乐天终于喝完了西瓜汁,放下杯子。

    “什么时候出发?”柯乔终于问道。

    “三天后。”

    柯乔点头:“时间来得及,三天后我们在医院碰面吧。”

    看来柯乔是要去送他了,曲乐天点点头起身:“那三天后见。”

    他往外走了两步,突然又回头,把手上的戒指递给柯乔:“这个用过一次能量罩了,没有能量了,还给你吧。”

    柯乔点点头,示意曲乐天把戒指放在吧台上。

    曲乐天笑道:“这个还是蛮好用的,一个护罩也能坚持蛮久,好几个小时呢。只能用一次太可惜了。”

    柯乔笑了一下:“这种东西本来就关键时候保命用的,我再改进吧。”

    曲乐天笑着从八月迷情出来,站在大街上。深呼一口气,一团白色的雾气出现。

    “天气开始变冷了啊。”曲乐天拉了拉衣服,走进笼罩在灰白乌云下的城市,渐行渐远。

    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宽敞的房间内摆满各种仪器,明亮的日光灯把房间照得恍如白昼。屋中最显眼的莫过于一个装满液体的圆柱里,泡了一个全身**的男人。

    “遇袭?”鸟山鸣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显示着他此刻并不美丽的心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给我一点一点细细讲清楚。”鸟山鸣转身,看着身后低着头低声报告的下属,仔细看的话,能看到对方身体在微微颤抖。

    “你抖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鸟山鸣不满道。

    “是,是!”那人吓得浑身僵硬,开口却用平静的语调讲述事情的始末。

    鸟山鸣从始至终没有打断他,一直等他讲完了,才开口:“这么说来,我这里是逃了三个试验品了?”

    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着急的神色,只是眼中闪着危险的光,令人不敢直视。

    “是的,但是其中一个在逃走第二天的凌晨在数据显示里就死了。”那人开口道。

    “死了?”鸟山鸣的语气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动。

    “死了就算了。那另外两个人都到底是谁?”鸟山鸣声音越发轻柔。

    那人听到鸟山鸣说话的语气,反而安心下来,这说明鸟山鸣是对那跑掉的两人生气了,不会连累到他们这些无辜的人了。

    “经过排查,应该是那个数据一直没有任何变动的曲乐天和同样数据动了一天就失去了反应的沐阳。”

    “是他们俩?”鸟山鸣脸上的神色松动了一下,眼中的阴霾散去,露出一丝笑容:“若是他们俩逃了的话,那我可要跟博士报告一下呢。不知道博士听到这里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反应呢?小鸟真是好奇呢。”

    鸟山鸣朝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那个被他们顺走但是自己又回来的人,好好培养一下,这样忠心的人可不多见。”

    “是!”那人领命立即离去了,而鸟山鸣则去了另一个房间。

    这房间里只有沿墙摆满了桌子,鸟山鸣走到最里面一张桌子跟前,打开了上面的仪器。一番操作后,童杰出现在了屋子中央。

    “你找我是什么事?”童杰面无表情,显然对鸟山鸣突然找他没什么好感。

    “您养的那两只小老鼠从我这里逃走了呢。”鸟山鸣娇笑一声,用嗲得发腻的声音道。

    童杰看了鸟山鸣一眼,脸上没有任何变化:“所以你这么着急的唤我过来,就是要告诉我你无能,放走了两只必死的老鼠?”

    “当然不是!”鸟山鸣看到童杰有些生气了,便赶紧解释道:“他们也不算完全逃掉,我在沐阳那个小胖子身上装了他的课题呢,你知道的,他研究的方向是人与机械的结合这样的方向。”

    “所以呢?”童杰不喜欢属下给他打哑谜,但是鸟山鸣虽然人恶心了一点,总体来说还算是个得力助手,他也会给他多一点耐心,但这耐心实在有限。

    鸟山鸣赶紧解释:“所以他们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依旧能知道他们在哪里。”话音一落,便看到童杰缓和的神情,他心中一阵高兴。

    “恩,但是这样的小事以后你看着办吧,不用报告到我这里。”童杰说完就消失了。

    留下鸟山鸣一脸的笑容僵在原地,但是下一刻,鸟山鸣却露出迷醉的神色:“天哪,还是这么高冷,人家的小心心真是受不了呢!”

    说着瘫倒一边的椅子上,一只手拍着胸口,另一只手伸向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口中喃喃可闻博士的称呼……

    时间一晃而过,在出发前一天,曲乐天给沐阳讲了自己第二天出发的事。沐阳终于把头转向他,看着他说道:“所以你终于还抛下我了吗?”

    曲乐天皱了皱眉:“你受伤了,若是你现在好着一起去也可以啊。”

    沐阳看了他一眼,脸上神色没什么变化,只是看向曲乐天的眼睛再次盯向屋顶,不再开口。

    曲乐天揉了揉头发,沐阳这样不想沟通,真的是很难受。

    “那个,柯乔哥回来了,他明天会过来,之后他会照顾你的。”

    沐阳没有任何反应。

    “还有,若是你觉得你今天能起身的话,我用轮椅推着你出去走走。”

    沐阳淡漠道:“不必劳烦了。”

    曲乐天不知道怎么跟有心结的沐阳沟通,沐阳这样子,他真的很想打他两拳,让他清醒一下。但是沐阳受着伤,而且,这时候拳头还有没有还两说,他真的不擅长安慰人啊,还是交给柯乔哥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