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帮她完成遗愿
    ,精彩小说免费!

    曲乐天想着,心中平静了一点,继续开口:“我这一去不知道多久,我想着若是你能起来,我们一同送素素最后一程。”

    这话终于让沐阳木然的神色多了一点神采,但是半响过后,那神采又暗淡下去:“算了,是我害得她,她想来是不想看到我的。我还是不去了。”

    曲乐天闻言心中一窒,想到素素离去的时候带着一种感恩的心情走的,沐阳这个孬种!

    “既然你当时决定要救人,就要承担你的决定带来的后果,任何后果!”曲乐天忍住了火气道:“何况,她并没有怪你。她觉得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鞥呢遇到我们是她的幸运。她说她死而无憾!”

    沐阳呆呆看着曲乐天,脸上带着某种脆弱道:“真的?”

    在得到曲乐天肯定的答复后,神色先是感动,然后是沮丧、失望、绝望。

    “算了,不论她怎么想,也是我导致了她死亡的事实。当时要不是手上还拉着一个人,转动困难,我应该可以避过的!我能避过的!”喃喃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哭,哭了?!曲乐天惊诧地感到有点尴尬。

    “别停啊,继续说,让他哭出来,他会好受一些,心理压力小了,你们的关系能不能缓和就看现在了。”云老师突然出声提醒。

    “可是后面要怎么说啊?”曲乐天一个头两个大。

    “就继续讲素素死的时候说了些什么啊。”

    曲乐天回想着赶紧开口:“她真的不怪你,她只说这是她的命。”

    但是这话似乎没什么用,沐阳继续哭,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的天,安慰人好难!”曲乐天在心中抓狂。

    “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如此责怪自己也没用啊。”曲乐天脱口而出,在某个看不见的地方,云老师听到这话无奈扶额,这样的话能有用才有鬼了。

    果然,沐阳的哭声戛然而止。呆呆看着曲乐天,眼中带着愤恨。

    “对啊,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沐阳泄愤地大喊:“是我不该有非分之想,爱上不该爱的人,明明你都提醒我了!是我不该做烂好人,执意要救不该救的人,最后害了朋友!都是我的错,你满意了吧?”

    曲乐天本来脑子一片混乱,听到这里却突然冷静了下来,真是的是被沐阳气冷静的!

    “我不满意!”曲乐天也大喊道:“我的沐哥是个坚强的人,你这孬种根本不是我认识的沐哥!人生孰能无错?错了就改啊。”

    “怎么改?你让我怎么改?死人能复生吗?有的错犯了就永远没有改正的机会!”沐阳怒吼。

    “死人不能复生,但你在这里自怨自艾就有用了?你要真觉得对不起素素,就该振作起来,帮素素完成她的遗愿!”

    沐阳满脸鼻涕眼泪,愤怒得扭曲的脸再次僵住,声音颤抖着问道:“她的遗愿是什么?”

    “她让我们帮她孩子报仇。”见沐阳突然安静下来,曲乐天就知道素素最后的遗愿起了一点作用,也许这是让沐阳振作起来的关键。

    “她的孩子?什么仇?”沐阳怔了怔,没想到素素还有孩子,赶忙问道:“她的孩子呢?”

    “她没说她的孩子,但是既然是为孩子报仇,那想必孩子已经死了。”曲乐天沉声道:“我这两三天来都在查素素的过往,并没有任何她有过孩子的记录。但是我查到了这个。”

    曲乐天说着,取下挂在脖子上的挂坠,启动全息电脑,把查到的东西给沐阳看。

    “这是医院的病例?”沐阳匆匆浏览了一下,惊呆了。

    “她,她早产过……”沐阳此时心中又愤怒又难过:“26个月的孩子生下来活了一周,终于还是死掉了。”

    “为什么会早产?”沐阳茫然地看向曲乐天。

    “我没有查到。她的婚姻状况显示未婚,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没查到。”曲乐天摇头:“网络上的和官方的记录太少了,我也无能为力。但是肯定的一点,她仇恨的对象,是王虎。”

    “王虎?”沐阳再次呆了呆,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实验里那个王虎吗?”

    曲乐天点头:“我觉得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她就是她抢了王虎他们的元液被打嘛。虽然后面她也表现出对食物的贪婪,但是那样抢别人的食物的情况像没有再发生。也许他们之间真的有仇。不然她也不会说‘帮我给孩子报仇,王虎’这样的话了。”

    “这件事就由我来查清楚。”沐阳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精神。

    曲乐天暗中松了一口气,试探道:“那明天……”

    沐阳沉默半响,终于开口:“你明天不是要走吗?我们今天去吧。”

    曲乐天闻言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知道沐阳这是终于找回了一点理智了。他也不敢太耽搁,匆忙去找了蔡医生说这事。虽然蔡医生认为他胡闹,但在曲乐天百般保证之下,终于还是给沐阳放行了,但是只给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还必须坐着轮椅,若是沐阳有任何不适,就得立即回到医院。

    搞定了蔡医生,又去借了轮椅,然后又慢慢扶沐阳起来,看他能不能行。终于到了中午的时候,两人出门了。

    “裹这么多,难受死了!”沐阳对曲乐天给他里三层外三层的裹表示不满。

    “变天了,你现在弱得很,不裹严实了,只怕你回来就要进重症了。”曲乐天却没任何妥协,坚持要他多穿多盖。

    东三区不像鸟山鸣的小医院里一直是不冷不热,如同春夏之交的气候,而是有明显四季变化的大温室。特别近些年来,已经尽量与温室外的天气与气候保持同步变化。温室的气候调控室里,明显是被常春藤掌握在手里的,最新的研究成果,自然也会影响到那边。这大概算是好的一面吧,若是以后有机会,这温室撤掉了,人们也能快点适应新地球的自然气候。

    曲乐天推着沐阳,两人上了借来的医院的车。两人坐在前面,车后拉着素素的遗体,缓缓朝火葬场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