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偷袭
    ,精彩小说免费!

    “我没有想吃掉它,只是把它拿出来丢掉!”曲乐天生气的注视下,沐阳知道自己误解了他,遂红了脸,转身离开了。

    曲乐天把那个几乎填满了坑又埋起来,打扫干净战场才离开。

    第二天,上路没多久,就发现前方地表大面积坍塌,三人不得不停下来。

    “这个是什么啊,整个就像掰碎的巧克力蛋糕。”沐阳眼睛瞪得老大,看着眼前坍塌下去的路面,一脸的难以置信。

    曲乐天放眼远眺,看到塌陷了的部分形成了一个宽近百米的峡谷,另一边的悬崖峭壁在阳光下裸露。整个峡谷如同一条巨大的裂缝出现在地表。

    “应该是最近才发生的,这些土壤还很新鲜。”雷颖已经找了几个落脚点跳到了悬崖半中查看。

    沐阳看到她伸身处悬崖半中伸出的一块摇摇欲坠的石头上,心提到了嗓子眼,大喊着提醒:“你小心呀!快上来!”

    曲乐天转身对着银翼道:“快下去接小颖姐上来。”银翼答应着就下去了。

    很快颖被顺利接了上来,脸色严肃地道:“这么大面积的坍塌,地震一定很严重。我怀疑,我们要去的城市已经消失了。”

    曲乐天脸色变了变,城市消失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

    “那城市里的人难道都......”遇难两字就在嘴边,就是吐不出来。

    雷颖抿了抿唇:“无论如何,总会有人幸免于难,而且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我们先过去看看。”

    银翼带着三人飞了过去,一路上,满目疮痍,整个地面如同被犁过一般翻了过来。裂缝很长,飞到峡谷中央的时候,抬头远眺,目之所及,根本看不到裂缝的尽头。

    “这么长的峡谷,说是世界第一也不为过了吧?”

    曲乐天抿紧了唇,心中带着几分对那些住在外面的人的担心,没有接话。没过多久,便到达了对岸。

    对岸的森林被峡谷拦腰截断,对面的路夹在森林中。显出几分凄凉。

    三人落地,慢慢地徒步行走。

    “怎么了?”沐阳回头看向突然停下来看向森林的曲乐天。

    曲乐天皱眉看着静谧的森林,迟疑地道:“没事,应该是我的错觉。”

    沐阳顺着曲乐天的视线看出去,那边的森林黑乎乎的,看不出有什么。

    “那我们还是快走吧,这森林看起来挺可怕的。”沐阳拉着曲乐天往前走去了。

    离开了的两人没有看到,就在刚才他们观察的地方,树丛一动又恢复了安静。

    继续深入,回头已经看不到峡谷了。

    雷颖再一次停了下来,打量两边的树林。

    “又怎么了?”沐阳此刻也感觉到了不妥。自从上了这边的道路,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我们被跟踪了。”雷颖的手慢慢抬了起来,摸向腰间。

    沐阳紧张地四处观看,除了高大的树木和低矮的灌木丛,并没看到有什么可疑。

    曲乐天注视着某处,眸光一闪,身体就窜了出去。

    “那里有一双眼睛!”

    “小天回来!”雷颖立即大喊:“别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

    曲乐天堪堪在路边停下来。树林里的绿眼睛已经不见了。

    啪!

    “我去,谁打我!”沐阳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地上一粒拳头大小的石子滚落一旁。

    “偷袭!”曲乐天与雷颖背对背把沐阳围在了中间。

    没等他们有下一步动作便被包围了。

    曲乐天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惊讶得忘记了呼吸。没等他们有下一步动作,曲乐天已经被按倒在地,和沐阳滚到了一起。雷颖手里的枪已经到了对方手里,枪口对着她自己。

    “啧啧,能发现我们的监视,你们也算是这些年我们遇到最强的了。”对面领头的是一个浅绿皮肤,碧绿眼睛,剃着寸头的男子。一身迷彩劲装往树林里一钻,便是最好的伪装。

    “你们是什么人?”曲乐天此刻已经被绑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人。他非常确定这些人的肤色不是染的,而是带着一种天生的质感。

    话才出口,脸上便挨了一拳。

    “你们怎么打人!”沐阳一声惊呼,曲乐天的嘴角流下一丝血迹。

    打人者是其中一个留着长发的男子,他皮肤的颜色比领头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深上不少。

    他冷哼一声,一双眼睛带着强烈的厌恶和仇恨:“打的就是你们这些从温室出来的弱鸡!你们有什么资格来歧视我们的肤色?!”

    曲乐天咽下嘴里的血迹,只默默地观察起来。心中不断与云老师讨论着。

    雷颖也被绑了起来,三个人被驱赶着走进了森林,不断往深处前进。对方是一个六人小队,看起来是负责巡逻安保的任务。

    “你们要带我们去哪里?”沐阳声音带着几分颤抖,他已经努力克制了。但是眼前这些奇怪的人类看起来很是残暴。

    回答他的只是肚子上的一拳。好巧不巧,打在刚才被石头砸中的地方。沐阳再次倒地,这一次,森林里的腐烂树叶和泥土,沾了他一身。一时间狼狈无比。

    看着沐阳脸色痛苦地半天起不来,长发男子走过去又踢了几脚。

    “快起来!一副要死的样子给谁看呢?”

    曲乐天一脸怒气,对方也太过分了!

    “你没见他疼得起不来了吗?”曲乐天大声道:“我们素不相识,平白跟踪我们,还把我们绑了。不知你们是何道理。”

    “哟,你无故进入我们的地盘还有理了?”长发男子显然脾气暴躁,说着轮着拳头对着曲乐天脸上打来。只是还未打到,便被曲乐天闪开了。

    他待要再打,领头的寸头止住了他。

    “别惹事。”说着转向曲乐天:“你也该知道,我们与温室早已断绝来往,你们擅自闯入,算是入侵者。入侵者要有入侵者的觉悟!”

    说完不再理他们:“继续前进!”

    “呸!”长发男子面带厌恶地对着三人吐了口痰,往前走去了。

    曲乐天走到沐阳身边,他现在躺在地上大喘气,没像刚才那样弯成一个虾子,想来疼痛已经过去了。

    “还行吗?”曲乐天有些担心,沐阳看起来受了很大的痛苦。沐阳是一个虚胖的死宅,这种挨打的事应该没有经历过。

    “还死不了。”沐阳却被激发出了倔强,不想轻易服输。

    曲乐天扯了扯嘴角笑得勉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