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不是一路人
    ,精彩小说免费!

    “看来精神还是很好。”曲乐天却丝毫不怕,“看来我白担心了。”

    “哼!”雷颖用鼻子哼了一声:“少来说风凉话,这事儿我可记下了。”

    曲乐天面不改色:“记下什么?记下小颖姐你根本不顾我们的安危去救一路追捕我们的人?还是记下小颖姐你根本不信任我们擅自行动?还是记下小颖姐你让情况变糟,让大家都陷入被动啊?”

    雷颖张了张嘴又闭上,半响道:“那你就伺机报复?让我们去盖房子?”

    “是我让你们盖的?”曲乐天冷哼一声。

    “难道不是你建议的吗?”雷颖反问道。

    “是啊,是我建议的啊。”曲乐天平静地说着,丝毫不受雷颖的情绪影响,“而且即便到了此时我也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你!”雷颖深吸两口气压下闷气,冷冷地道:“若你此时前来只是责问和看笑话的,那你可以走了。”

    “难道你不该受到责备吗?”曲乐天认真无比地问道。沐阳拉了拉曲乐天,让他不要太过火了。

    “虽然我们只是儿时玩伴,这些年不见感情淡了不少。但是做为一起上路的同伴,我却感到遭到了背叛。”曲乐天看着头顶上的灯淡淡地道:“我很理解你们的战友情,但是你是否太心急了些呢?”

    雷颖叹了一口气:“对不起。”

    曲乐天耸耸肩:“没关系,反正最后对我没造成太大的危害。”

    “你!”雷颖第一次觉得曲乐天如此难缠。

    “我们此次前来,是想问你,我们过几天就要离开了,你是否还要继续跟我们一同上路?”曲乐天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他们让你们离开?”雷颖不相信地问道。

    曲乐天笑了笑:“我说的是我们要离开了。”

    “不可能,根据我看到的一些东西显示,他们不可能轻易放你们离开。”雷颖说得笃定。

    曲乐天与沐阳对视一眼,果然如他所料,雷颖在独自行动的那几天里已经察觉到了某些事情。

    不过曲乐天依旧语气平淡地道:“哦?小颖姐是发现了些什么吗?”

    雷颖迟疑地看着曲乐天两人,曲乐天两人能这么自由地来看他们,莫非已经投靠了森城的人?这么想也不是没有不可能,他们两人都被所有的温室城市通缉了。顺利完成西峰之行恐怕也回不去,那作为温室对立面的鼹鼠城市肯定会愿意接纳他们。以两人的本事,让森城接纳他们也不是不可能。若是她说了,会不会引来危险?

    曲乐天看出雷颖的迟疑,心中暗叹。

    沐阳也看出来两人之间的嫌隙似乎变大了,便在旁打哈哈:“我们过几天真的要离开了,若是你要跟我们一起走呢,我们就接上你;若是你不想跟我们一起走了,那你就跟他们一起回去。”

    “你什么意思?”雷颖反应很快,几乎立即就抓住了重点:“他们竟然愿意放我们走?”

    “是啊。”沐阳语气带着安抚:“阿天跟他们做了交易,用他的血换你们离开。”

    “他的血?”雷颖疑惑,几乎立即就冷笑道:“少来骗人,看看这些人对温室里人的仇视,便知道没这么容易。他的血能这么有用?你们俩投靠了他们吧,我不怪你们。你们要走就走吧。”说完不再理会两人,走到床上躺下了。

    沐阳愣了愣,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急急地道:“没有啊,我们真的没有。是阿天他,他的血。”

    “沐哥,别说了。”曲乐天打断了沐阳,不让他把后面的话讲出来。

    “可是。”沐阳皱着眉,两人之间的误会来得也太突然了,是他在组装银翼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曲乐天站起身来,语气平静:“小颖姐终究跟我们不是一路人。”雷颖终究跟他们不是一路人,也就父母失踪的他跟从小失去父母的沐阳还能有些许共鸣。

    曲乐天看着在黑暗中一动不动的雷颖,突然轻声笑道:“你说,若是森城的人拿你做人质,雷诺会来赎你吗?”

    黑暗中的雷颖,身体一僵,这个问题她没有想过。

    “雷诺会不会来我不知道,不过有一个人一定回来。”曲乐天喃喃自语。沐阳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只能皱着眉盯着他,心下觉得曲乐天似乎知道很多秘密。

    “不过他们就没这么好运了。”曲乐天看着其他牢房里或站或坐的人,轻声笑道:“你说,这么些天过去了,雷诺是不是已经重新派人前来了呢?这些人是来救他们的呢?还是来抓我们的呢?”

    此言一出,周围陷入了落针可闻的安静。

    “唉,不管怎样,都不关我的事咯。”曲乐天从衣服口袋掏出来那瓶金色的提取液,伸手放在了栅栏里:“这个东西就算是给你的报酬吧,你也不算跟我们白跑一趟。”

    “你看过那份报告,应该对里面提到的翡翠果有印象,这个是它的提取液。”

    曲乐天说完,转身就走了。

    沐阳皱着眉,他们就这么走了吗?

    “等等!”沐阳喊住曲乐天:“我们就这么走了吗?”

    曲乐天回头反问:“不然呢?”

    沐阳看看曲乐天,又看看雷颖,叹了一口气。

    曲乐天看向雷颖旁边那间他一直以为空着的牢房。刚才同时喊出声的还有这里面的人。

    “秦营长?”曲乐天努力去分辨那个在黑暗中躺在地上的人。

    “是我。”秦羿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显得中气不足。

    “你这是?受了重伤?”曲乐天皱眉。

    “是受了些伤。”秦羿努力地想坐起来,只是挣扎了半天,也没成功。

    “那真是遗憾,我还想着什么时候再跟秦营长过过招呢。”曲乐天是真心欣赏秦羿这种硬汉的。

    “啧啧。”曲乐天在脑海中跟云老师道:“都起不来身了,能看出来他伤得怎么样吗?”

    “我扫描了一下,应该是被炸伤的。”云老师客观地分析:“若是再得不到救治,只怕过不了几天,就要死了。”

    “那还真是可惜了。”曲乐天道:“森城的人不可能给他治伤。这伤不会是在小颖姐弄出来的爆炸中伤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