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无题
    隐羽摇头:“不是他放弃了我们,而是我,放弃了我的族人。我们这一支系都已经决定不再回去了。”

    无天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你可是王储!”

    “那又怎样?”隐羽不在意道:“他们顽固腐朽,不值得我再去花费心思。我尽了我的责任。”

    无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隐羽转过头对着他道:“你没发现连隐王都没管吗?”

    无天怔了怔:“你们这是玩得哪一出?”

    “隐王当年为建构隐界,付出了自己所有的修为,最后力竭假死。本来作为族民,应该侍奉在侧,定期祭拜,定期查看王是否醒过来或者是悄无声息地死去。但是他们做的不过是带着隐界归隐避世,背弃了自己的王,只顾自己。还在王墓内设下禁制。”

    隐羽想到这些心中的愤怒不止一点。

    “更何况,他们认为我这个突然出现的王储动摇了他们的权威。我才懒得管他们。”

    无天听罢沉吟着道:“我觉得隐王不是会这样完全放手的人,他一定会降下他的惩罚。”

    隐羽平静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是王,我不会去猜测他的行为。”

    无天点点头:“也好,你没有了拖累,也好轻松一点。自从我认识你,还没见你什么时候轻松过。像上一世那样做个简单快乐的人就好了。”

    隐羽闻言笑了笑:“你说得对,我就是这样想的。”旋而话音一转:“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件事情要做。”

    无天看着她,明白她心中所想:“我也有件事要做,想必是同一件。”

    过了两天,隐羽拜别老楼主和浦和,与自己的爹娘一起离开了修罗域,同行的还有无天。

    “王,您不离开吗?”隐羽离开前与隐王道别。

    “离开,但不是与你一路。”隐王看着传送阵,目光深远。

    “有些事,是该了解了。”隐王像对隐羽说,又像对自己说。

    隐羽没有多问,她直觉与隐族有关。只是她没受过其庇护,也曾想要挽救他们,只是他们并不领情。她乐得自在。

    “那我们就先走了,若是有事,您喊我。”她摇了摇手,手上金色的镯子熠熠生辉。

    隐王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去吧,你是自由的。”

    “您也是自由的。”隐羽说完走进了传送阵中,白光一闪消失了。

    从暗楼出来的几人站在安都外。

    “爹娘,你们接下来去哪里?”隐羽看着眼前的隐耀和花漾。

    两人相视一笑:“我们决定了,要找个无人的地方隐居。过一段安乐的日子。”

    隐羽皱了皱眉:“又隐居?”现在她对隐居有一种抵抗。

    “我们分别二百多年,只想不受任何人打扰地过二人世界。”隐耀握紧了花漾的手。

    隐羽笑了笑:“好吧,我明白了。”

    花漾走上起来,抱了抱隐羽:“你自己保重,以后不可再做危险的事情。”

    隐羽点点头:“我保证!”

    花漾笑了笑:“好孩子。”

    “那爹娘要快点给我生个弟弟哦。”隐羽笑弯了眼睛。

    “你这孩子!”花漾脸红了红。

    隐耀则低头答应。

    “这个戒指还是你拿着吧。我已经传给你了,就不再收回来。”隐耀的手里拿着隐戒。

    隐羽却摇摇头拒绝了。

    “我不再需要她,我已经有守护之环了。你们拿着它,我才能放心一点。”

    “而且,你们若是给了我,以后拿什么传给弟弟呢?”隐羽笑了。

    隐耀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里面你自己积攒的东西都带走吧,你身上不带东西我们也不放心。”

    就这样,隐羽从隐戒划走了自己的私人物品,隐戒再次回到了它的前主人手里。

    一道银光闪过,红儿出现了。

    隐耀笑道:“她说要跟你告别。”

    “红姐姐。”隐羽笑着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

    两人抱了抱,红人笑道:“以后我可不管你了,自己打点衣物的时候可细心点,别穿了丑丑的衣服哦。”

    隐羽闻言笑了起来:“哈哈,不会的。我已经长大了。”那些年她没有爹娘在身边,都是红儿在照顾她的,两人之间的感情更像姐妹。

    “不会的,因为她以后的衣服都有我打理。”旁边的无天插话道。

    红儿对着隐羽挤了挤眼睛,消失了。

    “小羽,你有空就来找我们,我们一家还没好好团聚过。”

    “我会的。”隐羽信誓旦旦。

    “好了,我们走了。”隐耀说着拉着花漾就飞上了天,“好儿女志在四方,不必哭哭啼啼的。又不是永别!”留给隐羽两个洒脱的背影。

    “岳父说得极有道理。”无天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点头赞同。

    隐羽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天边,哼了一声:“什么岳父,我爹爹可没承认你。”

    无天却不为所动:“谁说的,我可是专门去拜访过他了。”

    隐羽有几分不信,无天这几天一直跟她在一起:“什么时候?”

    “就在你去拜访我祖父和父亲的时候。”无天毫不隐瞒。

    “哼。”隐羽哼了一声,转头就朝着安都走去。无天跟上,自然地拉了她的手。

    “好了,现在就我们两个了。我要带你好好补补。”无天拉着隐羽回了他在安都内的园子。

    “我的地盘我做主,在这里没有别人能打扰我们。”无天有一种天下尽在掌控的自信。

    隐羽笑了笑,走进了上次无天给她准备的屋子。

    “你该好好泡澡,我又让人准备了从巫山拉来的水。”

    上次他说过,那种水是用来消除暗伤的。隐羽点点头,她是喜爱泡澡的。

    “去吧,我去看看让他们准备好的食物。”无天看着隐羽进了浴室,才转身离开。

    隐羽坐在琉璃池子里,回想她这两百年来的人生。

    “当初转世,是想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她看了看自己纤白柔嫩的双手,握紧。

    “力量还是不够,这次差点就崩溃了。”隐羽反省着自己,“光有战力还不够,真正的强大源自强大的内心。这次若不是无天,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从此陷入沉睡直至死亡。”

    隐羽瘫在池子里,靠着池壁看着顶上的五彩琉璃灯。

    “还是修炼的不够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