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归乡
    在遥远的印度洋上有一座不属于任何国度的小岛上,岛上住这样一批人,他们不信奉华夏孔子的仁慈、也不信奉正义、他们残暴不仁,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沾满了无辜人的鲜血;他们有完备的军事武装,也有只属于他们自己的法度!这里是战神的国度,也是恶魔的聚集地!由于他们的存在违背了许多国家所奉行的人道主义,为此出现了多国并剿的场面,可是在这座小岛就像有着神的庇佑一般,固若金汤,各国无奈撤兵!各国高层称它为:无名国度。

    “曾有人问我:‘你有想过去过平静的日子吗?’那时的我只知道杀戮与权利,现在我累了,我想休息了···”李朝抚摸着手里纯金打造、绣有龙纹的沙鹰手枪‘龙常’,望着坐在两边的八位烟衣男子,“我去意已决,无名国度以后就交由你们打理了。”

    李朝取下脸上有着青色毒蛇图案的白色面具,走出大殿,望向东北方向:“我该回家了。”

    李朝今年二十三岁,身高1.82米,有着一头微卷的烟发,漆烟的双瞳,棕黄色的皮肤。

    将龙常别在腰间,骑上一辆雅马哈yzf-r1奔向了无名国度的军事海港。

    一周后,位于印度洋东北方向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东方古国华夏迎来了一艘巨型战列铁甲舰和一艘宙斯盾舰驶入它的领海。

    李朝在海港的海关入口看着海关工作人员以及大批海军慌慌忙忙奔跑着,向身边准备检查他身份证的安检工作人员问道:“兄弟,这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安检工作人员的对讲机传出一个声音:“立刻疏散所有海关人员以及民众,现在海港外三百里处发现有未知战舰。”

    听到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李朝嘴角微微一扬。

    “现在请各位立刻跟随工作人员有秩序的疏散离开!”急忙赶来的海关工作人员急急忙忙的将所有人员带出港口,准备将他们带到安全的避难场所。

    就在走出海关的那一刻,李朝趁着人潮拥挤的时候,拨开人群逃离了海港。

    “果然没有华夏国的身份证就要靠着军队压境制造恐慌才能趁机溜掉!华夏国对百姓果然还是太善良了!”李朝边跑边摸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我已经成功脱离了海关安检,你们现在立刻将军舰全部撤回无名国度!不然等到华夏国的海军来了,想跑都跑不掉!”

    挂掉电话,李朝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道路上,没有看见一辆车经过。

    “这是要徒步走到城区的节奏啊···不带这么玩我的!”李朝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哀嚎。

    就在李朝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李朝皱着眉头接通了电话:“什么事?”

    “我已下令让军舰撤回。”电话的那边传来一个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啊!对了,我叫我一个正好在华夏沪州的朋友来接你吧,你说下你的位置吧!毕竟你的手机里安装了信号屏蔽器我们无法跟踪。”

    李朝挠了挠头,一脸的轻松:“有人来接我?那太好了,我一会把地址信息发给你。”

    挂掉电话,李朝打开手机中的谷歌地图,锁定自己的位置发了出去。

    李朝收好手机,从兜里取出香烟点燃叼在嘴里。

    “哟呵!名牌呀!walter的衣服,哎呀,抽的还是中华香烟啊!”李朝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等着来接他的人出现,这时,一个男人的大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嚣张挑衅的语气随之而来,“看起来你很有钱啊?拿点钱给兄弟花花?”

    李朝吐掉口中的香烟,扭头看向拍自己肩膀的男人。

    只见一个头顶亮的反光的胖秃子,下嘴唇还安了一个银色的唇钉,穿着烟色的紧身背心,臂膀上纹着一个烟色的蛇头。

    “你是傻吗?”李朝站起身踩熄自己吐出的烟头,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身旁的胖秃子,“死秃子。”

    陈江,今年二十七岁,有些胖,由于家传基因有些问题,在二十岁那年头发便掉光,成了秃子;他最讨厌别人用他的头来嘲笑他,每个嘲讽他的人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今天本来是和几个兄弟出来走走散散步,结果见一男子坐在地上抽着香烟,从小就很爱看时尚杂志的陈江一眼便看出了男子身上穿的衣服是walter的,一看就是个有钱人,便起了贪心。

    结果哪知道这人不但不乖乖交出钞票,还站起身一脸戏谑的嘲笑他的痛处!

    “你tm的!”陈江最讨厌被别人骂是死秃子,怒火中烧,一拳向李朝的面门抡去。

    在陈江刚刚将拳打出,李朝轻描淡写的对着他的裆部就是一脚,这一脚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棉花一般软弱无力,实际上他所蕴含的力道是很难想象的。

    “啊——!”陈江一声惨叫,脸色惨白,捂着裆部跪在了地上,疼痛让他连多余的声音都发不出。

    “这么废?简直就是浪费我时间。”李朝一脚踩在陈江的脸上,弯腰看着陈江的眼睛,“浪费我时间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完,李朝将脚抬起,陈江以为李朝决定放过他了,心中刚刚一放松,李朝再次一脚狠狠地踩在他的脸上。

    “放心,只是将你的颧骨踩塌了罢了。”李朝收回脚,再次抽出一支香烟抽了起来。

    李朝刚刚吸了一口,从身后的绿化树林里冲出来三四个大汉,不过不像陈江一样是光头,但也将自己的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

    “杀马特?非主流?葬爱家族?”李朝有些震惊 ,香烟从他的唇间滑落掉在了地上,“你们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你敢打万盟堂的陈哥!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一个染着绿毛的大汉伸出手指,指着李朝的鼻子道。

    李朝生平最讨厌别人装,还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想死?成全你。”李朝一把抓住大汉指着自己的食指一掰,‘喀拉’一声手指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李朝低头看着地上掉落的香烟,已经弄脏了,扭头看向剩余三人,一脸的冰冷:“你们打算怎么赔我!一根香烟至少也是二块五毛左右rmb!是奉献上你们的头颅,还是乖乖把你们身上的现金交出来。”

    就在这时,李朝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哪位?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现在还有事呢!”看也不看是谁打来的,李朝直接接通电话,语气极度不耐烦。

    不一会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李朝!你不得了了啊!敢吼我!”

    李朝一听,不对,这人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莫非···

    “哎呀呀,哪敢凶您,我只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李朝赶紧道歉,这女人他可惹不起。

    “我现在在沪州机场,一会就赶往你那里来接你,你稍微耐心等一下。”电话里的女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声音柔和了些。

    李朝说道:“没事,我这边正好有事情打发时间,倒是你注意安全。”说完,李朝挂了电话,刚才自己说的话连自己听了都觉得头皮发麻。

    沪州机场的停车场里,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轿车里,一女子捋了捋自己的青丝,嘴角微微一笑。

    “好了,该解决我们的事情了!”李朝捏了捏拳头,骨骼发出‘咯咯’的声响,一脸阴沉的看着陈江他们,“来吧,渣滓们,说个解决方案吧。”

    “解决方案?那就是我们三人把你揍了!”剩余三人暴起,都挥舞着拳头向李朝砸去。

    “傻。”李朝一跃而起,右腿一膝盖顶在了黄毛汉子的鼻梁上,同时左脚一脚踹出将其踢出了三米之远。

    一落地,李朝伸手一把抓住红毛汉子砸过来的拳头,同时右拳挥出,直接砸烂了他的鼻子。

    李朝将红毛汉子往身后一扔,盯着最后那头发五颜六色还好端端站在自己前面的大汉笑道:“还来么?”

    彩毛汉子立马摸遍全身,只摸出了五百块钱,双手颤巍巍的将其递到了李朝面前。

    “五百···你在打发叫花子吗?”李朝眉头一皱,感觉这也太少了吧,“你叫什么名字?”

    彩毛汉子跪在地上不断磕头认错:“大家都叫我彩毛,今日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叨扰了大爷,本来应该多拿些钱财来孝敬您的,可是我实在是只有这些了啊!”

    李朝蹲下身,一脸阴笑的看着彩毛:“没钱没关系,我有个办法可以代替给钱。”

    “啊?”彩毛有些蒙了,这人到底想干嘛。

    李朝一掌拍在彩毛的头上:“啊你个鬼啊!你要是敢拒绝,我就用你们的**来热身!正好现在是冬天,需要活动活动来暖暖身子。”

    “我这儿有个好东西,你只要用它杀了躺在地上的四个人,我就放你走。”李朝从衣服的内兜里摸出一把纯银打造的匕首递了过去,“我可是好不容易在上面裹了层特殊材质才躲过了海关的安检,你要小心点用。”

    彩毛不敢接过李朝手中的匕首,但现实却在苦苦逼迫着他。

    两边都十分难以抉择:杀了陈江他们,到时候万盟堂的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不杀,现在就会被眼前这个煞星除掉。

    彩毛嚎啕大哭,跪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响头:“大哥,大爷!你行行好吧!我真的不能这么做啊!”

    李朝脸色寒了下来,直接一刀刺进了彩毛汉子的头颅里。

    “那你就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