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故人
    拔出匕首,彩毛的尸体倒在了他的面前,李朝从兜里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脸上被溅到的血液。

    “既然如此,你们一个都活不了。”李朝擦掉匕首上的血液,转身看着躺在地上呻吟的其他人露出了冰冷的笑。

    李朝慢慢走近他们,没走到一个人的面前就将匕首刺进他们的头颅里,血液的腥味充斥着周围。

    李朝站起身看了看周围,发现这里并没有什么摄像仪器,才安下心来。

    “呲——!”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轿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哎呀呀!这么快就来了?”李朝屁颠屁颠地跑到红色轿车面前,掐媚笑道。

    一个穿着烟色职业装的长发女子走了出来,望着李朝,声音有些感慨:“五年不见,没想到,我竟然会有朝一日接你回国。”

    女子走上前抱住李朝,轻声说道:“但我不会原谅你当年所做的一切。”

    李朝愣了,眨了眨眼:“哎?”

    “还有你是暂时要跟我住在一起哦,毕竟接到你回国的消息太突然,没有替你找好住所。”女子嘴角微微一扬。

    “那个,邱霞···”李朝颤巍巍的举起手,弱弱的说了句:“我···我能拒绝吗?”

    邱霞莞尔一笑:“你敢拒绝一下试试。”

    李朝尴尬的笑了笑:“那好吧,我同意了!不过我刚处理了几个人,正愁没个帮手,你来的正好。”

    邱霞看了看李朝一身上下,不仅看到他的衣服上沾满了血液,还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这里是华夏,不是你的无名国度,随便杀人是犯法的!”邱霞边斥责李朝,边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白叔叔,我是小霞,我想求您点事,您能派几个人来处理一件事吗?”

    “嗯嗯,谢谢白叔叔,我在···”

    挂掉电话,邱霞转身看着李朝,眼中略有不满:“走啦!这里一会儿会有人来清理的!你就不能给我带来点好事吗?当年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邱霞坐进驾驶室,看着李朝埋怨道。

    李朝默不作声,一屁股坐进副驾驶座,视线就一直盯着邱霞的容颜。

    感觉到了李朝的视线,邱霞有些不自在:“你干嘛?一直盯着我?”

    “五年不见,你还是和当年那样漂亮。”李朝本是满眼柔情,却突然邪魅一笑,“不过那个所谓的白叔叔跟你啥关系?干爹?还是~”

    邱霞被李朝盯得有些害羞,再加上他又说出那样柔情万分的话语,刚露出少女般的娇羞,李朝后一句话就将她彻底一巴掌打醒了!

    “畜生!混蛋!”邱霞一脚踩下油门,法拉利飞奔了出去。

    法拉利在城市道路上飞驰,本来是十分危险的事,李朝却不紧不慢的关上了窗户,点起香烟。

    “我知道啦,那个姓白的老杂毛不是你的那个!你没必要拿自己的生命这么玩。”李朝深吸一口香烟,吐出了一个烟圈,但没多久就被风吹散。

    若是十岁以前的李朝可能坐在这般时速行驶的车里或许会尖叫、会害怕,可是从十一岁那年成为无名国度的一员,经历这么些年的磨练,这种车速对他而言真的没什么好奇怪的了,更快的他都坐过!

    在一次暗杀米国派往德意志帝国的特派访员任务成功后,被德意志和米国的军队追杀,那时的速度和惊险程度,李朝至今都感觉后背有些发凉!那可是成千上万的炮弹从天而降,就为了炸毁他们的那一辆铁皮吉普。

    邱霞突然一脚踩在刹车上,李朝没有系上安全带差点就一头撞在了挡风玻璃上。

    “你这女人到底会不会开车啊!不要一会飙车一会刹车的!会出人命啊!”李朝扭头看向邱霞,发现她也瞪着自己。

    邱霞压住火气,说道:“如果不是果儿打电话叫我来接你,并给你安排住处,我根本不会管你死活!”

    李朝也意识到自己这次玩笑开大了,毕竟他和邱霞的关系早已不是从前那般,如今自己早已是被邱霞恨之入骨。

    “对不起。”李朝打开窗户,将手伸出窗外,松开了手中的香烟任由它掉落在地上。

    邱霞无力的靠在座椅上,说道:“你打开你面前的储物箱,里面有个东西是给你的。”

    李朝打开面前的储物箱,只见里面有一个被报纸紧紧包裹着的物件。

    将它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李朝分明感觉到这东西有些重量,而且大概是一个有些方正的东西。

    “你打开吧,它本来就是你的。”邱霞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留下李朝一人坐在车里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

    一层层的剥开裹在外面的报纸,足足有十层之多!终于露出了里面的东西,竟是一个已经有些生锈的铁匣子,上面模糊的刻着一串英文‘li family ography’。

    “这是···”李朝摸着铁匣子表面上的文字,陷入了沉思,不知道该不该打开。

    这时,邱霞回到了车里,望着李朝解释道:“你曾经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这里面就是你身世的所有记载。”

    李朝闭上眼摇了摇头,将铁匣子递给了邱霞,说道:“算了,我的身世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已经不想争权夺利了!做个普通人多好的,这东西还是你留着吧。”

    邱霞接过铁匣子,将它随手扔出了窗外,公路外有一片斜坡,下面是片树林,铁匣子就这么顺着斜坡滚进了树林。

    “既然你已经不在意了,那它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邱霞拍了拍手,重新启动法拉利,一脚踩下油门彻底驶离了海港。

    李朝坐在副驾驶望着周围驶过的刹那风景,自言自语:“唐浩、田子航还有楚江淮···他们都还好吗?”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在那里你会见到他们。”邱霞将方向盘往左打了一下。

    在这条道路有一个分岔口,往左是沪州的郊区,而往右便是进入城区。

    “我记得这是往郊区的方向吧?难道他们还做起了世外高人不成?”李朝瞅了瞅,开玩笑道。

    “如果他们还活着,国家都不会允许他们做世外高人!他们死了。”邱霞眯着眼看着前方,任由两旁的风景划过,眼中满是伤感。

    唐浩等人的死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傻呆呆的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声不吭的望着邱霞。

    几分钟后,李朝突然怒吼:“停车!停车!停车!”一连狂叫了三声停车。

    这对于他而言,是不幸的厄运!曾经和他一起在战场上纵横的兄弟,在他争夺权力时被他害死的不计其数,可是他从未对着三人下过手!因为,他们三人都是他从小就拜过关公、歃血结拜的四个生死兄弟之一,而且还在战场上宁愿用自己的性命救自己的兄弟!

    如今这一去就是三个,最后一个还被他留在了无名国度替他打理一切,也就是说——整个华夏国,他没有了真正的兄弟。

    邱霞停下车,只见李朝眼中布满了血丝,眼角已经开始湿润,说话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他、他们、是怎么死的?”

    邱霞叹了口气,不紧不慢说道:“五年前,你被请来带领华夏**队前往金三角剿灭毒贩归来后,就直接离去!可是金三角残存的毒贩以及武装势力却聚集起来,对驻守在金三角的华夏军和其他国家的军队开始进行反击!由于联系不上你,他们三人只得临危受命赶赴金三角指挥战斗,最后战死在那里,连尸骨都找不到!埋在这里的只是个衣冠冢罢了。”

    “他们不像你,你是个自由的杀手、雇佣兵!他们是华夏国的将军!是必须服从于国家的!你倒是可以一走了之,他们不行!敌人的反扑是可怕的,被逼入绝境的动物都能同归于尽,更何况人呢!现在金三角又回到了以前那般混乱。”邱霞看着李朝,脸上写满了‘这都是你的错’的表情。

    李朝瞳孔急剧收缩,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口中喃喃自语:“楚江淮、唐浩、田子航,你们三个畜生,我们五个兄弟不是说好了,有朝一日要再一起坐在燕京的十字胡同里吃着肉串喝着啤酒,看春节的烟火吗?”

    “你们这一死,算什么!”李朝仰天长啸,眼泪从眼角滑落。

    邱霞打开车门,看着李朝,突然有一种一点也不了解他的感觉,这么多年她对李朝的认知就因这一下,彻底崩塌了。

    见到这一幕,邱霞有些本来已经打算告诉他的话都卡在了喉咙说不出口,他现在这样的状态,害怕自己说了他会暴走,在华夏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邱霞走到李朝面前,轻轻抱住她,柔声安慰道:“别这样,我想他们三个在底下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样。”

    李朝低下头,咬牙切齿:“不!他们不会死的,他们的身手和谋略不在我之下,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死去!他们一定还活着!”

    邱霞没想到李朝竟然会注意到这一点,但唐浩他们的死对他的打击还是太大了,以至于他没有想到这其中所蕴含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只是不能接受他们死去的事实罢了。

    李朝推开抱着他的邱霞,一步一步,摇摇晃晃的沿着公路向前狼狈的走着。

    邱霞准备追上去,车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不得不回身拿起手机接听。

    “白叔叔?那边的事情处理了?那真是麻烦您了!现在又出事了!您赶紧叫白山和林岳峰赶来唐浩他们墓地这里!李朝出事了,我一个人拦不住!”邱霞急冲冲的挂断电话,追了上去。

    这时,沪州市中心,最大的一栋办公大厦的顶楼一间欧洲简约风格的办公室里,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站在落地窗前,左手端着咖啡,右手看着手机里刚刚收到的短信。

    “你终于回来了,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