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麻烦事
    白山放下手中的咖啡,随即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岳峰,你收到信息了吗?是啊,老大回来了,在前往唐浩他们墓地的路上,我们也赶去吧···嗯,在郊区与城区的分岔路口那里会合。”

    白山望着落地窗外的景色,心中百感交集···他曾经多么希望李朝能够早点回来,回到他们这些兄弟之间,他们都不希望李朝一辈子都深陷在地下世界那般烟暗的领域。

    如今,他回来了,白山却有些失落。

    如果,他早些回来,或者当年就不走——或许,唐浩不会死,田子航不会死,楚江淮也不会死!这样,他们这些兄弟就还有机会一起去渝州见渝州特色美女,一起踏遍华夏河山,一起坐在一张桌上简简单单吃顿饭、喝点酒,一起看盛世繁华。

    而现在,唐浩、楚江淮、田子航他们三人死了五年了,他李朝才回来···就算明白他们三人的死跟李朝没有半毛钱关系,可是作为当年在一起共患难的‘十二杀’中的一员,他很清楚,剩余活着的其他五位已经将这位‘十二杀’的老大恨之入骨。

    李朝曾是世界暗杀组织‘十二杀’之首,号称‘帝杀’;那时他是他们的信仰,可是李朝却突然离开了‘十二杀’,导致‘十二杀’差点解散。

    白山知道自己只是‘十二杀’中垫底的一员,如果曾经的‘十二杀’成员发生冲突,自己是最无能为力的。

    唐浩、楚江淮、田子航的逝去,也就意味着‘十二杀’失去了老三‘鬼杀’、老五‘战杀’、老六‘剑杀’三位强者。这三人的死亡,‘十二杀’剩下的人最初并未将过错归咎于李朝,可是,在他们屡次将此事书信于在无名国度的李朝,却未得一丝回音,他们开始认为是李朝抛弃了他们!慢慢的就将所有的愤怒于仇恨转移到了李朝身上。

    白山揣好手机,面对身旁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衣裳,低声自语:“既然你回来了,我还是应该来问问你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拉开办公室大门,白山就见到一个穿着普通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外,瞬间眉头皱了起来,脸上露出极其厌恶的表情。

    “我说,你到这里来干嘛?”白山眯眼盯着眼前的女子。

    女子委屈的低下头,将手里的保温桶递了过去:“我想你平时处理公司的事情肯定很累,就给你熬了一些鸡汤补补。”

    “所以呢?”白山挑了挑眉,伸手指了指女子递在自己面前的保温桶,“这里面就是你所说的鸡汤?”

    女子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很是希望白山能够喝一点她亲手熬的鸡汤。

    白山眉头越皱越紧,忽的反手一掌将保温桶打落在地,鸡汤也撒了一地。

    白山冷眼看着眼前的女子,低声恐吓:“欧阳诗函,你我之间的婚姻没有一点爱存在,都是父辈愚蠢的决定!就算你现在做了我白家、白氏集团的少奶奶,如果你不识趣,我也终会让你一无所有!”

    白氏集团,由华夏国白氏一族创立,现如今已经是世界十大商业帝国之一,同样也挤入地下世界的富豪榜前十。

    说罢,白山转身离开,留下欧阳诗涵站在原地低头看着地上被撒了一地的鸡汤。

    白氏集团大楼负一楼底层地下车库,白山坐上一辆深灰色的玛莎拉蒂总裁,发动了引擎,一声轰鸣,玛莎拉蒂就冲了出去。

    这时,欧阳诗涵刚乘电梯来到负一楼车库,就见白山开着玛莎拉蒂总裁出了车库。

    欧阳诗函低头看了看自己抱在手里已经有些变形,并沾满了油汤的保温桶,低声自语:“老公,生日快乐。”

    白山坐在车里咬牙切齿,他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段婚姻,一个是白氏商业帝国的继承人,一个是重伤退役士兵的平民女子;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父亲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用白氏商业帝国继承大位来威胁自己,逼着自己和她结婚。

    “该死!”白山双拳狠狠砸在方向盘上,喇叭也被他砸的响了起来,“老大,你干嘛要挑这个麻烦的时期回来。”

    路人都被这飞驰而过的玛莎拉蒂总裁吓了一跳,玛莎拉蒂一路飞驰,连续闯过了不知道多少的红路灯,但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甚至还在不断加速。

    白山驾驶玛莎拉蒂总裁冲上了一座立交桥,这时白山注意到自己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三辆警车并排追着自己。

    “前面的车,快停下,你严重超速!快停车!”跟在身后的警车喇叭传出喊声。

    白山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玛莎拉蒂总裁飙飞出去,将警车远远甩在后面,同时摸出手机打通电话。

    “蔡伯伯,我是白山,我现在在沪州市中心通往市西的那座立交桥上,由于超速被你的人追着,我有急事!你赶紧把他们撤回去。”白山得到电话那头的回答后,立马挂了电话,全神贯注在驾驶飞驰的玛莎拉蒂。

    虽然白山曾经和李朝混地下世界的时候,这种程度的飙车是经常的事,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对自己的驾驶技术很有把握。

    后面的警车最中间那一辆上坐着一男一女,女的叫秦婉儿,是才从沪州交通政法大学毕业的新人,有着一腔热血与正义的道德价值观!

    男的叫王重阳,是沪州交通局的一名普通警员,同样也是被安排到指导秦婉儿的师傅。

    “师傅,我要提速了!您坐好了!”秦婉儿恶狠狠地盯着前方把他们越拉越远的玛莎拉蒂总裁,“别以为是有钱人就了不起!本姑娘今日就要为民除害,清除道路上的垃圾!”

    如果白山听到的话,一定会嘲笑秦婉儿的无知和仇富心理!玛莎拉蒂总裁狂奔时速岂是你区区警车就能追上的?就算是地下世界公认的车王在两辆车性能相差如此之大的情况下也只能扼腕叹息。

    可是,白山现在没空理后面追着的警车了,他相信蔡伯伯能搞定一切,现在他最应该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沪州市西的郊区,赶紧见到李朝!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看着长满青苔的石刻墓碑,李朝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墓碑上的碑文,脸部不断的抽搐。

    “我就算拼上我的性命,也会杀掉害死你们的畜生!”李朝跪在墓碑前拔出匕首在自己左手大臂上刻下了一个‘仇’字。

    仇字一共四笔,但是四笔中就有三笔是需要弯曲的,在身体上用利器刻下这个字比刻一些笔画多的字还要困难,这对于每个人都是**与精神上的折磨。

    拔出匕首,李朝看着自己鲜血不断向外涌出,肉向外翻,都可以看得见骨头的左臂,站起身用右手食指沾着自己的鲜血在唐浩的墓碑上留下了几个血字。

    天地昭昭,闻之兄弟丧,心愤难言。

    见之其碑,血字立誓!

    亡我兄弟者,血债血偿!

    林岳峰,二十一岁,华夏人,曾是地下世界‘十二杀’组织里排行老九的‘鹰杀’,有着独特视力,他的视力远远超过常人,并且他的狙击水平一直是地下世界公认的十大狙击强者之一。

    林岳峰坐在自己那银灰色的华晨尊驰平稳的行驶在沪州市中心通向市西的立交上,这时,一辆飞驰而过的玛莎拉蒂总裁打破了这一宁静。

    “那车的车牌不是白山的吗?”林岳峰眨巴眼睛,有些无奈,“这家伙还是这么喜欢飙车啊!”

    林岳峰还在感慨的时候,从他身边接二连三的驶过了三辆拉着警笛的交警巡逻车。

    秦婉儿咬牙切齿的看着把他们越拉越远的玛莎拉蒂,心中很是不甘,可是车辆之间性能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硬伤。

    秦婉儿打算再提一次速,尽量减少和玛莎拉蒂之间的距离。而在这时,身旁的王重阳却接到了来自沪州交通局一把手蔡局长的电话。

    “是,是!马上就撤。”王重阳挂断电话,拿起对讲机通知其他两辆警车中的警员,“局长有令,不用再追捕前方的超速人员,立刻全部返回归队。”

    “婉儿,减速吧!看来前面那人势力不小,连蔡局长都不敢轻易招惹。”王朝阳伸手抓住方向盘,不希望秦婉儿被自己的一腔热血和正义感毁了前途,“现在的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与这样的人对抗。”

    秦婉儿眼角泛起泪光,不甘心的嘶喊:“都是他们那些手握着权利的人畏惧这些邪恶势力,这些地方的秩序才会如此混乱!”秦婉儿很不甘心,但还是很无奈的踩下了刹车,毕竟自己只是个下属,上级的命令是不得不服从的。

    白山望了望自己身后,发现之前一直追着自己的警车已经没有再跟上来,但是身后却紧紧跟着一辆华晨尊驰,而其中的驾驶员也是那么的熟悉。

    白山想了想,既然交警已经走了,再这么快速行驶对自己的生命安全可没有保障,随即松开油门,同时有频率的点了点刹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