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谁说工作难找
    在沪州市南有一处豪华别墅区‘皇河天心’小区,小区被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每个区域之间都被一条人工河流阻断,人工河流是从山下的江河流通过管道抽水上来的,在小区外围围上一圈,而小区内每个区域之间又有人工河流分支贯穿,然后通过另外一条管道重新流回江河里,就这样不断的循环;由于山上人工河流的存在导致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入口,在小区内各个区域之间是不相通的!并且每个住户都有自己的独立车库。

    在这样花费大价钱人工制造的环境里,能在这里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邱霞驾驶着车驶入了小区,进入了自己的车库。

    邱霞解开安全带,看着在副驾驶睡着的李朝无奈笑了笑。

    “起来了,到了!”邱霞伸手摇醒熟睡的李朝,“还睡?你不是在医院做伤口处理的时候就睡了将近一个小时吗?”

    李朝揉了揉眼睛,解开安全带:“那点时间哪里够啊?话说这是哪儿啊?”

    “我家车库。”邱霞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望着还在车内的李朝,“怎么?打算待在车里过一辈子?”

    李朝看了看手表,发现竟然已经是下午六点过了。

    “都六点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啊,难怪我肚子饿了。”李朝踉跄地走下了车,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啊?”

    邱霞抖了抖肩:“我不会做饭,要不一会上去你做。”

    这下,李朝彻底震撼了!自己走了五年之久,这女人竟然还没学会做饭,这着实让他有些无奈。

    “我可是伤员!有你这样对待伤员的吗?”李朝没受伤的右手使劲拍了拍车顶表示抗议。

    邱霞一屁股坐回车里,说道:“那就出去吃吧。”

    “出去随便吃点东西,你干嘛又回到车里?我不是什么豪门公子哥,不用开车带我去吃大餐。”李朝摆了摆手,笑说道。

    邱霞眨巴眨巴眼,说道:“我知道啊,我也没打算请你吃大餐!只是离我家最近的餐馆也有十几分钟的车程,这小区是建在山里的,只有下山去才有饭馆。”

    “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走路下去。”

    “我介意!”

    李朝闷闷不乐的走出车库,望了望四周竟然看到在车库的左手边不到十米的距离有一条宽约十几米的河流。

    “我靠!你家不是在山上吗?”李朝伸手指着在他不远处流动的河流,看着邱霞,脸上写满了惊愕,“这哗啦啦的河流是个什么玩意儿?”

    邱霞听到李朝爆粗口,急忙跑出来,只见李朝惊愕的看着自己,右手颤抖的指着河流。

    “哦,小区结构设计就有这个,这么惊讶做什么?”邱霞嘴角抽了抽。

    “哦,我以为水漫金山了呢。”李朝回身问道,“你家是哪栋?”

    邱霞指了指车库旁边的白色别墅说道:“每个人的房子都是在自己的车库旁边的。”

    李朝点了点头,从邱霞手里接过房门钥匙走了过去。

    沪州市中心,白氏集团大厦顶层的总经理办公室里,白山坐在沙发上正与林岳峰通着电话。

    “老林,你还记得老大今天在陵园给我们看的钱包里那张银行卡吗?”白山叼着香烟,右手托着酒杯,透过杯中的褐色酒液望向对面的白色墙面,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了?没注意。”

    白山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摇了摇头:“你竟然没注意?我的意思就是说,老大这次回来的目的肯定不一般,如果是回来做普通老百姓的,应该不会随身带那种卡。”

    “怎么说?”

    “老大钱包里的那张卡应该是瑞士银行发行的烟金卡,是存不了钱的,但是却可以依据这张卡上卡客户在银行总部的用户资料的重要程度来决定能在瑞士银行无条件取走多少钱!而且这钱是不用还的!据说这张卡普通的权贵富人是不可能得到的,而且就连我白家这样的商业帝国都没有一个人有这烟金卡。”白山饮尽杯中酒,解释道。

    “这样啊···那么,老大是怎么拥有这种卡的?”

    白山放下酒杯,说道:“我白家虽然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商业帝国,但是和你们一样,我们都是属于国家的人,如果老大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们到底该怎么做呢?”

    这时,就连电话那边的林岳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缓缓放下手机,极其细小的声音说道:“看着办吧————”

    皇河天心小区,李朝已经将邱霞的别墅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拉开冰箱取出食物进了厨房。

    “对了,我明天要去应聘工作,你这家住的太偏僻了,不如给我配辆车吧?”李朝回头透过厨房门,看着正在客厅沙发上吃着薯片的邱霞。

    邱霞放下手中的薯片,疑惑的看着李朝:“找工作?你?哪家公司这么大胆子敢收留你这种亡命之徒?”

    李朝抖了几勺盐在烧的肉中:“白山他家族在沪州的分公司。”

    “白氏集团?有没有搞错!白氏集团虽然是挂着食品和电子科技产品输出以及时尚服饰设计销售的公司,可人家实际是替华夏生产军备物资以及军用食品的超级公司!白氏集团的实际资产在地下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而在沪州的分公司是以服装设计为主;你这种一没经济头脑、二没欣赏水平的家伙,竟然去白氏集团沪州分部去应聘?”邱霞摇了摇头,感觉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要是不在白山的帮助下能被白氏集团录取,我就直播吃板蓝根泡面!”

    李朝将红烧肉端出来放在桌上,手勾搭上邱霞的肩膀,嬉笑道:“那多无趣啊,要不我们赌生吃活河虾?这多赞啊!”

    李朝也不等邱霞回答,就跑回厨房看着锅里的肉丝。

    “邱霞啊,敢赌吗?”李朝手飞快的从锅里拿起一根肉丝送入嘴里,“还差点辣味和咸味。”

    明知这是李朝的激将法,他挖了坑就等着自己跳下去,明明不能答应,但自己就偏偏受不了他的激将!

    邱霞心中十分纠结,但还是好胜心胜过了理智,就将此事答应了下来。

    正在厨房里炒菜的李朝听到邱霞答应了,嘴角露出了诡异一笑。

    重新拿起薯片吃起来的邱霞突然想到了有什么不对,自己似乎上了李朝的套,这家伙好像除了英语是个渣渣以外,好像还真难找出他不会的语种!如果他去应聘外交翻译的话,十有**都会被录取。

    想到这里,赶紧放下手中的薯片,跑进了厨房。

    “混蛋,你打算应聘什么岗位?你不会给我下套吧!”邱霞伸手揪住李朝腰间的肉,质问道。

    李朝感觉到自己腰间传来一阵阴痛,紧接而来的就是邱霞冷冰冰的话语,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我哪敢给您下套啊!岗位这种东西和爱情一样都是看缘分的,什么合适就选什么咯。”李朝关掉灶台上的火,将揪住自己腰间的手打掉,转身露出笑容解释道。

    邱霞抬手捏住他的耳朵,眯着眼,说道:“你这么说,我不是摆明输定了嘛!你要是去选一个翻译的岗位,谁不要你啊?”

    李朝摆了摆手:“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会没事儿天天和一群听不懂别人说话还需要翻译的上司跑来跑去的人吗?我是那种能够低人一等的人吗?”

    “也是。”邱霞松开李朝的耳朵,问道,“那你打算应聘什么岗位?还要没人能管得到你?”

    “保安!”

    “······”

    邱霞算是彻底服了这个家伙的大脑了,这算什么?说不想低人一等,结果想去做保安!这的确不是低人一等,是低人九等吧!

    李朝这人,很久以前认识他的时候就是这么个德性;总是嘴里说得好像头头是道,做起来就有一些与常理脱轨,甚至有时根本就不符合正常人的作风与逻辑。

    不过,邱霞转念一想,又发现了什么不对!白氏集团招收保安的标准在这家伙的面前就是一堆废话啊!完全没有任何难度性啊!

    邱霞死死盯着李朝,实在是又奈他不何,只好转身走出厨房,只留下一句话:“刚才的赌约作废。”

    李朝转身看着锅里的熟透入味的肉丝,小声嘀咕:“无耻。”

    其实李朝说这话,自己也有些心虚,毕竟在国外经常被骂无耻的就是自己,如今轮到自己去说别人无耻,多少有些怪异的感觉。

    “好饿啊,你做饭怎么这么慢啊。”邱霞吃完薯片就倒在沙发上,呻吟着。

    这可就让李朝无法忍受了,什么叫做饭慢?我可是个伤者啊!再说,你嫌慢你怎么不自己来做。

    说是这么说,但李朝可不敢真让她来做饭,毕竟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李朝端起肉丝走了出去,然后解下围裙,拉了根椅子坐了下来。

    “让伤者给你做饭,你还有怨言,你好意思吗?”李朝从旁边的玉盒里抽出一双筷子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邱霞自己抽出一双筷子,吃完后站起身径直走上二楼回到自己房间。

    关上门的时候,告诉了李朝给他安排住的房间:“你的房间在二楼我房间的左手第一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