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就奈何不了这女人
    走进房间,李朝脱下自己自己的外套扔在床上,瘫倒在床上。

    拔出腰间被裹了一层铁丝和蓄电池简单防金属探测装置的龙常,拿到眼前看了起来。

    “真是越看越丑,还是把这东西去掉再说吧。”说罢,李朝起身将龙常身上的东西去掉,随后塞进枕下,走出去。

    开门走出,正巧遇见拿着书刊准备下楼的邱霞,李朝上前一把拉住她:“邱霞,你能借我车用一下吗?”

    邱霞合上书刊,扭头望着李朝,问道:“你要车做什么?”

    李朝觉得此事对邱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去见一个老朋友。”

    邱霞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回房间拿出了自己的车钥匙递给他:“除了我们这帮人,你在华夏还有其他的朋友?”

    “有。”李朝从兜里取出香烟点上,“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邱霞只是想下楼敷个面膜,顺便看会电视,所以并没有答应和他同去。

    其实李朝也只是随口说说,并没有真打算带着她一起去,所以接过车钥匙,赶紧出了房门。

    不一会,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就沿着盘山公路轰鸣而下。

    车内,李朝将已经抽的只剩一点的香烟扔出窗外,眯着眼紧盯着前方继续保持着高速冲刺。

    说实在的,今天要去见的朋友,李朝可真是不敢介绍给邱霞认识!

    邱霞这女人最讨厌三种人:第一种是染指毒品的人;第二种是纨绔子弟;第三种就是与飙车沾边的人。而今天自己去见的朋友正是自己当年在地下世界认识的地下车王,这要是带着邱霞,她还真有可能当场活剐了自己。

    李朝拨通了电话,故意压低声音说道:“秦煌,还听得出我的声音吗?”

    这时正在检查车辆的秦煌感觉自己裤兜里的电话在震动,赶忙拿出来接听电话。

    “艹!李朝你小子,好几年不见,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秦煌听清电话那面传来的声音,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惊叹道。

    李朝当然知道自己再怎么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也骗不过秦煌的耳朵,就像是自己再怎么易容也骗不过林岳峰的眼睛一样。

    “靠!你和林岳峰都该去给国安局档案科当护门员,一个耳朵、一个眼睛都超乎常人,看门正合适!”李朝索性不再压低声音,玩笑道。

    “滚滚滚,你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吧,这次打电话来干什么?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能把你这东王大人逼得动用我们这些已经在华夏安居的战友们?”秦煌一脸的无奈。

    李朝驾驶的红色法拉利已经驶入了城市道路,李超本还想继续保持高速行驶,可无奈城市道路和山路有着天壤地别;最大的差别就是城市道路车流量太大,导致无法高速行驶,只好将速度降了下来。

    这真是应了百姓调侃的一句话:管你路虎悍马法拉利,遇见堵车都一样。

    “这还真是,沪州这个个城市,车还真是多啊!就连这法拉利在这里也得乖乖停着。”李朝伸手弹了一下方向盘中间法拉利的标志。

    虽说李朝只是随便感叹一下,但秦煌听着却是着实震惊了一下。

    “你说什么?沪州?你小子回国来了?”

    “嗯,今天回来的,我记得你是在沪州工作,你现在在沪州的什么地方,我来找你,我们去好好耍一下。”

    ······

    “我在天马山赛车场,你过来吧。”

    天马山赛车场,位于沪州市西的天马山镇,距离沪州市中区大概40—45公里,是华东地区除卡丁场外,第一个落成的正式赛车场。经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和国际摩托车运动联合会认可的符合国际标准的赛车场。赛道占地三百余亩,全长2.063公里,是一条集挑战性、观赏性和趣味性于一体的国际标准赛道,既可以举办排气量在2000cc及以下的各类方程式赛车和房车比赛。

    堵车对于所有车来说都是个硬伤,特别是在六七点钟的下班高峰期!大约两个小时,李朝才驾驶着法拉利出现在天马山赛车场的大门口。

    给秦煌打去电话,就在车里静静等着他出来。

    没多久,一个身着烟色西装的男子从大门口出来,径直走向法拉利。

    在皇河天心小区,邱霞坐在沙发上却一点也没有看杂志的心情,实在是忍不住给白山打去了一个电话。

    “白山,我问你个事儿。”

    刚回到家里的白山,见手机响起,拿起一看,竟是邱霞打来的电话:“邱姐?这都快九点了,什么事儿这么急?你问吧。”

    邱霞沉默了许久,终是开口问道:“李朝在沪州除了你们以外还有什么旧友吗?”

    “旧友?在沪州不多吧,老大的旧友大多都在渝州和苏杭这两个地方。”白山想了想,“就连我也是因为家族分公司在沪州才被爷爷从燕京一脚踹到沪州来的!”

    邱霞一听,就有些失望了,以为自己今天能在白山嘴里问出点什么来呢,结果这也是个一问三不知的家伙。

    突然,白山在电话那头惊呼了一下:“对了!我想起一个人来,他在沪州!估计老大就是找他去了。”

    白山皱了一下眉头:“邱姐,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邱霞一阵尴尬,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干嘛那么关心那个混蛋,或许还是放不下五年前的那个承诺吧。

    “先陪我去个地方,然后我们一起去喝杯小酒。”红色的法拉利在李朝的操控下离开了沪州市西,向市东驶去。

    秦煌也不多问,默默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一一划过眼前的霎那风景。

    李朝点燃一支香烟,望着前方道路,话语中颇带伤感:“赵刚那小子进去几年了?”

    秦煌没想到李朝竟然会突然提到赵刚,思绪了片刻道:“快四年了。”

    李朝望了一眼窗外,感慨道:“我在那边得到消息,听说赵刚是因为猥亵未成年少女。”

    秦煌眼中满是愤怒:“什么猥亵啊,赵刚的家世跟白山他们不一样,他是出生于一个山村,没有什么后台,退役后更是没有什么补助,就想去燕京闯闯。”

    李朝眼睛微眯,问道:“然后呢?”

    秦煌微微摇头,无奈一笑。

    “本来是赵刚从几名纨绔子弟手里救下了一个未成年的少女,但那几位燕京的纨绔子弟心有不甘,利用家世背景让警局的人颠倒烟白,逼女孩指认赵刚,赵刚就这样下狱了。”

    李朝眼中一抹寒光悄然闪过,声音有些冰冷:“你知道赵刚被关在燕京的什么监狱吗?”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已经退役两年,那些所谓的关系网早就断了。”秦煌点燃一支香烟,把手搭在车窗上,皱起了眉头。

    “白山、林岳峰二人在沪州,朱子修、秦昊在苏杭市,严青云他们又在渝州市···在燕京的关系还真不好意思联系···”李朝思考着,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找邱霞问问,或许她在燕京有朋友。”

    李朝拿出手机拨通了邱霞的电话号码。

    而一旁的秦煌却露出了一脸鄙夷:“堂堂七尺男儿,人脉竟然还没一个女人广。”

    李朝没有说话,只是用同样鄙夷的眼神怼了回去。

    慢慢将法拉利停靠在路边,安静的坐在驾驶室里等待这电话的接通。

    “李朝你在干什么?你的朋友是什么人?”一接通,就听见邱霞心急火燎的问道。

    “我朋友是什么人,你一会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李朝对这女人的性子,有些无奈,“对了,你在燕京官场有什么朋友没有?帮我个忙。”

    “有!”电话那头,邱霞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自己在家里对他牵肠挂肚、殚精竭虑的,这家伙倒好,一个电话过来竟然是想找自己帮忙!

    “不过,要我帮忙可以,把你现在所在的地址发过来,我要过来看看,你到底在做什么。”邱霞冷笑一声,“要手机地图定位的地址,别用打字输入的一个地址蒙混过关。”

    说完,邱霞就挂断了电话,静静等着李朝将地址给她发过来。

    可是,李朝那边却有些蒙圈了——

    就这样挂了?挂了?我还没说我要找你帮什么忙呢!还有,是什么时候我去哪里还要给你打汇报了?

    李朝心中顿时憋了一肚子火,但决不能冲着邱霞发火,不然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李朝将自己的回华夏之前买的智能手机递给秦煌:“帮我定一下位,qq发给邱霞,就是那个网名‘李家兄弟都是大傻逼’的那个。”

    其实李朝都有些不好意思说出邱霞的这个qq网名,这丫的女人取个网名把他和他大哥还有他三弟全给骂了,多次劝她改了,她偏不改,还说这是你李家兄弟欠她的!最关键的是自己还奈他不何!

    李朝的qq名叫‘别崇拜哥的帅’,秦煌看到李朝的qq名本身就很震惊了,可接下李朝说的话让他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什么!这世界上还有人敢把qq名取为‘李家兄弟都是大傻逼’?好吧,他承认还真有人敢,这邱霞不就这么做了嘛···而且看样子,李朝还拿她没办法。

    “秦煌,快点给我发出去,不然那女人打电话来又要骂我了。”李朝拉开车门下车,点起一支香烟抽了起来。

    你妹!你就知道命令我,你怎么不自己来做?上帝啊,保佑这家伙回家被邱霞骂个狗血淋头吧!

    此时的,秦煌内心肯定是有一万头羊驼来回奔踏。

    你这人,说好的兄弟情呢?你就这么怕这女人啊!

    (ps:望各位有意见之人,加我qq1318969536,一起商讨,帮我推荐一下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