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请离开,这里有好戏
    见到李朝的朋友秦煌的时候,邱霞就觉得有些面熟。后来经李朝介绍,她才想起这人就是五年前和李朝一起回到华夏帮助清扫金三角行动时,一直站在李朝左手边的那个男人。

    “邱小姐,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华夏中海情报科第一大美女,久仰大名。”秦煌微微一笑,伸出手与邱霞握了握,“我叫秦煌,幸会。”

    “没想到,邱小姐离开中海情报科后,到了沪州竟然成了一方富庶商贾啊!”秦煌掐媚到道。

    “富?钱?”邱霞指了指身旁的李朝,苦笑不已,“像你们这些活跃在世界上的雇佣兵,恐怕身家随便拿出一点,就是我们这些人挣个三五年也不一定能够挣得来的。”

    一直在旁边数钱的李朝,收好钱插嘴道:“钱再多也是我们用命搏来的!再说了,身家再多,一个不小心出任务挂了,那些钱还不是用不到!”

    秋霞作为情报科人员根本体会不了像他们这种每天提着脑袋在赚钱的日子,赏金很高意味着任务难度也会相应变高!对于李朝和秦煌而言,他们深知雇佣兵世界的阴暗,每日提心吊胆,整日提防着敌人————

    说他们身家雄厚,不错,钱这个东西,多得都快看淡了。但也不是彻底看淡了,对于雇佣兵而言,他们的目的大多数都是钱!钱,是他们毕生的追求。

    “说得好像你看透了一样,那你为什么还要抠那十三块钱。”邱霞一个斜眼鄙视了李朝一翻。

    李朝抽出一支香烟,点了起来,靠在车边悠哉悠哉的抽起来:“我是个例外。”

    顺着李朝的方向看去,本来是想看李朝吊儿郎当的样子,结果不经意间就看到车的后座里躺着一个昏睡的女子。

    邱霞微眯着眼,走到李朝的旁边,弯下腰透过玻璃看着车内女子的容颜。

    没多久,邱霞轻轻拍了一下李朝的肩膀,竟然有些激动:“你终于决定要开荤了!二十几年了!你哥在你小时候就教育你要给李家传宗接代,虽然他现在去世了,但是你终于也开窍了嘛!”

    “我李朝出生就没见过父母家人,从小就是大哥一个人将我养大,虽然他死了,但我会替他走完他没走完的路。”李朝从小到大没见过父母,唯一的哥哥也在后来战死,如今回忆往事,不免一番伤感,“还有,车里这女人不是我要的,是秦煌那个家伙救下来的女人,与我半毛钱干系也没有!好吧,我只是出手帮了下忙,但仅限于揍人。”

    邱霞脸上写满了怀疑,与李朝四目相对:“哦?真的吗?那倒是挺让人失望的。”

    李朝嘴角不断抽搐,但又不敢把秋霞怎么样,你说要是反驳的话,还不知道这女人会说出什么话来呢。

    “一会我跟秦煌出去吃点宵夜玩一下,你去吗?”李朝将烟蒂扔在地上,一脚上去踩灭。

    “不去,你们男人的夜生活,我觉得恶心。”邱霞拉开法拉利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这女人就暂时住在我哪里,我现在把她带回去。”

    秦煌可就不满意了,你管得了李朝,可管不了我!而且,这女人是我救下的人,你凭什么说带走就带走?小爷今晚眼看就要吃肉喝汤了,你这把人给我带走,那我岂不是白忙活了?

    “你···”秦煌出言想把车里后座的女子留下来,结果被李朝抬手给拦住了。

    就这么眼巴巴的目送红色法拉利远去,秦煌多多少少有些不甘心,扭头一脸幽怨的看着李朝。

    “这么多年兄弟了,我现在还是单身呢!你都不为兄弟未来考虑考虑?”秦煌开始抱怨,这李朝和邱霞一起做的可真够绝的,连个葱花都不给自己尝尝。

    “我也还是单身。”李朝面无表情说道,“况且,如果男人没有会担负起一切责任的态度,就别去祸害她人。”

    说完,李朝同时打了一个响指:“用你手机上的滴滴出行打个车,去往来酒吧。”

    (ps:滴滴出行,是当今社会一款出行呼车的app,与苦等计程车相比简直方便了许多。)

    往来酒吧是沪州市北城区里的一家大型酒吧,往来酒吧的幕后老板十分神秘,只知道是一个姓王的沪州富豪开的!这个富豪不仅经商,更是烟白通吃,据说还是万盟堂的创建人之一。

    不过这些资料都是邱霞开走法拉利后,李朝通过手机短信息向邱霞要到的有关万盟堂的资料信息。

    “资料还是太少了。”坐在滴滴出行上叫过来的一辆桑塔纳2000的后排座位上,李朝看着手机短信里的文字,有些嫌弃,“看看只有去往来酒吧想办法弄一点消息了。”

    秦煌坐在前排副驾驶,回头望着李朝,问道:“什么资料太少?难道我们不是去往来酒吧消遣的?”

    “当然是去消遣的,你去找女人消遣,我去消遣一下那里的老板。”李煌嘴角弯起了一个令人胆寒的弧度。

    听到他们对话的司机,差点吓得没一下子把油门踩到底。

    司机一抹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很是警惕地说道:“二位这是要去找往来酒吧的麻烦?”

    “哦?”李朝停这位司机的语气中饱含深深的恐惧,看来这司机应该能给自己一一些有价值的消息,“你好像对往来酒吧知道点什么啊。”

    司机突然一阵哀叹,摇了摇头。

    “我曾是往来酒吧里的一名下层工作人员,后来因为不小心太靠近老板的房间,而被开除!更可怕的是,我曾经看到有人进了老板的房间,最后是被人抬出来的,那全身血淋淋的!况且我只知道往来酒吧的内部构造,其他的我就不是很清楚了!这根本不是我们这些打工仔可以接触到的。”

    秦煌听了这些,看着李朝,问道:“觉得怎么样?”

    李朝低头沉思了很久,这往来酒吧给他的印象就是道上的人开的杂乱场所,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实际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肮脏龌龊之事。

    “你愿意帮我们一个忙吗?”李朝身子向前倾靠,对着司机说道。

    这下司机有些犹豫了,如果只是和他人说说这往来酒吧的事情还好,可这是要一起动手的节奏啊!万一,这两人坑了他,那到时候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看到司机面露难色,知道要她和自己一起去是不可能了,只能换一个方式让他帮助自己,李朝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啦,不会要你跟我们一起去的,只是希望你能帮我们画一幅往来酒吧的内部结构图。”

    往来酒吧门口,李朝二人刚一下车,那司机就一踩油门飞快的溜了,生怕接下来的事情和自己沾上半点关系。

    李朝斜着头,看了看手里被画在素描纸上的地形图,再看向远去桑塔纳2000的背影无奈苦笑。

    这就是下层老百姓面对烟势力的时候,那股恐惧、那股无奈,让人不禁感慨。

    转过头,李朝大概记了一下纸上的内容,便将其收好:“秦煌,我们进去吧。”说完,李朝一抬头见秦煌不知什么时候早已不在自己身边,正当纳闷呢,就见往来酒吧门口一男子正猥琐的搭讪着看门小妹。

    猥琐男子时不时一抹头发来耍耍帅,逗得看门小妹是一阵脸红羞涩。这么猥琐的家伙,不是秦煌又是何人?

    李朝淡然走上前,在门口时抬手拍了一下秦煌的后脑勺:“走啦。”说完就自己先大步跨进了往来酒吧。

    “一杯whisky(威士忌),加冰。”李朝在吧台前坐下,点了一杯酒水。

    “vodka(伏特加),加冰。”秦煌坐到李朝旁边,手却伸到吧台里美女调酒师肌肤细嫩的手上,“美女今晚有时间吗?能让我请你吃个饭吗?”

    李朝垂下头,脸上表情变幻不定,真心觉得面前这家伙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接过自己点的whisky,李朝摇晃着浮在杯中的冰块,眼角余光却时不时瞥向酒吧内的客人,以及通往二楼的通道。

    李朝放下手中的酒杯,伸手推开秦煌那快要伸到吧台里的猥琐嘴脸,玩味的看着吧台里美女调酒师:“敢问姑娘芳名,哪里人?”

    “王昭,蜀川人。”王昭手上虽然继续摇晃着调酒器,但却低下头,脸上有微红。

    “蜀川人?那不是离渝州很近嘛。”李朝一下掉转话题,“不知道王昭姑娘能否告诉我一件事,这最角落里的楼梯通往哪里啊?”

    王昭赶紧做了一个禁音的手势,然后低声说道:“那楼梯是通向二楼的,二楼是这家酒吧老板的休息室,闲杂人等以及下层工作人员是不能上去的。”

    李朝抽出一支香烟,在裤兜里摸索着打火机,说道:“那就对了。”

    “咳咳,抱歉,这里是禁烟区。”王昭指了指旁边挂着的警示牌‘禁止吸烟’,“还有,今天说是来了位老板的朋友,恐怕老板不在二楼,已经出去了。”

    李朝尴尬的收起香烟,同时看向正一脸幽怨盯着他的秦煌:“借我点钱。”

    “没有!”秦煌果断扭头拒绝,丫的正大光明抢了我正在调戏的姑娘,还想找我借钱?没门!

    李朝一把勾搭上秦煌的肩膀:“不要这样啦,兄弟这么多年,你不能看着我没钱支付酒钱吧。”

    秦煌斜眼瞥了一下李朝,然后不情愿的伸手摸出了钱包。

    说时迟,那时快,钱包刚出秦煌的裤兜,李朝伸手就抢了过去,然后就像打开自己钱包似的那样镇定,“这里有五千块,一部分是支付我和那家伙的酒钱,剩余的是给你的,今天你早些下班吧,估计以后你也来不了这里上班了。”

    王昭接过钱,疑惑的看着李朝,疑惑问道:“酒钱我收,可剩余的钱买我辞职···”

    李朝伸出食指摇了摇,神情诡异:“不是买你辞职,而是买你平安!如果,你现在不离开,一会好戏上演的时候,恐会误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