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被追杀的拳王
    “阁下来了,就进来坐一坐吧,我十分喜欢中国的茶,一起喝一杯吧。”李朝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房内一个很是生涩的口音传出来。

    李朝准备推开门进去时,那生涩的又传了出来:“请先生将容易走火的东西放在门口再进来可以吗?我不太喜欢上火的东西进来破坏这里面舒适的环境。”

    李朝弯腰将别在腰间的手枪取出和钢管一起放在了门口,起身就隔着门出言问道:“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艾伦·奥尔丁顿。”中年男子那生涩的口音差点让李朝没有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

    在彻底听清楚房里那男人的名字时,李朝顿时就有一些熟悉感,只一会就想起来这名字是谁了。。

    艾伦·奥尔丁顿,前任y国拳王,作为职业拳手,一生的战绩:胜207  败11的战绩可以说是已经到达骇人听闻的程度了!在艾伦·奥尔丁顿的拳手生涯中被他在擂台上活生生打死的对手少说也有近半百,赛场外被活生生打死的更是不计其数。

    推开门,李朝环顾了一下房间四周,只见一个金色微卷头发的中年男子正跪坐在桌前悠闲地品着茶。

    “四年前,听说你在国际拳坛正值巅峰时期的时候退役,之后就去了地下世界打烟拳了。”李朝径直走过来,很是懒散的坐在了艾伦·奥尔丁顿的对面。

    “在正值巅峰的时候退役,还不是拜你所赐!四年前,你来到y国用中国武术仅仅不到十个过招回合就将我击败!”艾伦·奥尔丁顿轻轻放下茶杯,眼神中充满了渴望与其一决高下的神采,“从那以后,我就退出可以名扬四方的世界拳坛,便去地下世界打烟拳!在西方地下世界的拳坛里,我可以说是所向披靡!最后我来到了华夏国,想找到你与你一决高下!结果哪知道惹怒了华夏国里一直与凡尘隔绝的五大古武门派,被迫躲在了这里。”

    李朝看见餐点中有脆脆的仙贝,便毫不客气的拿起一块吃了起来:“也就是说,你连华夏国那些古武门派都打不赢了?,不过话说,你是怎么招惹到那么一群隐世不出的家伙呢?”

    “在我来到华夏国之前,经过太平洋时,发现了一座在地图上从未被标注出来的的岛屿,结果刚一停靠安上就冲出一个手持烟色巨剑的亚洲男子,船员全被他杀了,我也被他一掌打成重伤,但还是侥幸逃脱了,不然就那古武门派派来的那几个小喽啰能逼得我跑路?笑话!”艾伦·奥尔丁顿有些感叹,本以为自己就算不是天下无敌,至少是少有对手!一直以打败李朝为目标,结果在寻找李朝的途中又被一个陌生人轻易击败,而后更是被别人随便派些人来搞的自己落荒而逃!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所以说,你是怎么惹上五大古武门派的?”李朝将手中最后一点仙贝放入嘴中,问道。

    艾伦·奥尔丁顿抬手撑着桌面艰难的站了起来。

    “莫非你当初受的伤是腿伤?”李朝盯着艾伦·奥尔丁顿那打颤的双腿,“现在还没好?”

    艾伦·奥尔丁顿摆了摆手,解释道:“不是,是跪久了,腿麻了。”

    听到这里,李朝差点没压制住一口仙贝渣吐到他的脸上,眼角笑弯到了一种境界,一直发出咯咯的笑声。

    “我靠,好歹你是前任世界拳王啊!七连冠啊!”李朝捂住嘴尽量不让仙贝渣喷出来,“竟然跪着喝茶,腿跪麻了。”

    艾伦·奥尔丁顿拖着一拐一癫的双腿,走到一个高约两米左右的棕色大木柜前。

    “虽然知道你是腿麻了,但看着你这样还是想笑,瘸子拳王,不错不错,听着就威武!”李朝拍了拍手,努力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艾伦·奥尔丁顿不理会李朝的嘲讽,从怀中取出一枚顶端镶嵌有矩形红宝石的钥匙,咔擦一下打开了面前挂在木门上的锁。

    只见艾伦·奥尔丁顿拉开木柜的大门,只见木柜里静放着一个透明的大型玻璃瓶,瓶中灌满了翠绿色的液体,透过液体隐约可以看见一团烟乎乎有些椭圆的东西浸泡在液体里。

    但是对于经历过血雨腥风,在战场中走出来的李朝,辨认这瓶中的东西还不是轻而易举!

    “人头?谁的?”李朝起身走到木柜面前,举起玻璃瓶看了看,“好像还没有头发,你也太残忍了吧,死了还要剃掉别人头发。”

    艾伦·奥尔丁顿眼中露出了一抹残忍:“他是个和尚,但他以挑战高手,击败他并将失败者杀掉做为乐趣,后来他死于我手!我有收藏强大但却败于我手者的头颅,就因为这颗头颅,我被华夏五大古武门派追杀。”

    李朝摇晃了一下手中的玻璃瓶,眉头紧皱,心中有些忧虑,大脑的思绪更是揪成一团。

    华夏古武门派,是指拥有从很久以前就流传下来的武学心法和武技的门派总称!而其中最强大的五个门派成为华夏古武界的代表,就被称为华夏五大古武门派!分别是:号称‘天下第一剑’的江州武当;拥有‘圣经仙音’之名的江南梵音寺;震惊整个杀手界的的蜀川唐门被称为‘暗夜阎王殿’;遍布大江南北人送外号‘消息通’的丐帮;以及全门派上下只有女人,位于江浙雁荡山,素有‘纸伞定山河’威名的天香派。

    五大门派与其他门派一样都是拥有古武学的门派,但是不同点便是在于这几个门派强者辈出!

    “你杀了梵音寺的人。”立场放下玻璃瓶,眼睛死死盯着艾伦·奥尔丁顿,只淡淡说了一句话,“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死,二、离开华夏。”

    艾伦深思了许久,抬起头,眼中却是精神焕发!

    “我选好了,我宁愿死,也要再与你交上一战!”艾伦·奥尔丁顿突然向身后退越两步,做起了进攻的准备姿势,“来吧,与我一决高下。”

    李朝现在并不想多浪费体力和这家伙对决,毕竟今天不是来清理过往的恩怨的,而是来砸场子的。

    李朝转身下了楼,只留下了一句话:“几天我来砸场子,你别插手,五天后上午九点沪州大会场门口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