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落花掌
    天地玄黄四阶,每一阶都有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黄阶大圆满越级挑战玄阶初期,听起来就已经很是不可思议,而如今竟是黄阶中期却只有黄阶初期实力的李朝越级和玄阶初期的人交手,用现在最流行的游戏术语就是:送人头。

    李朝是不介意别人乖乖来给他送人头,但现在是自己给别人送上人头,那可就不行了,必须想办法打破这一僵局。

    李朝弯腰,在双腿部聚集内力,一个爆步直接冲向了女子。

    “爆步?在这么狭窄的地方你竟然使用爆步这种步法武技。”女子摇了摇头,在她眼里爆步适用于可移动范围广、距离敌人较远的时候才会使用的步法武技,毕竟爆步主要的是在一瞬间腿部爆发出惊人的冲刺速度,像现在这般二人距离太过近了,如果躲过爆步的使用者的进攻,那么迎接爆步使用者的将会是来不及减速直接撞在墙上,“愚蠢。”

    果不其然,女子只是轻身一晃,就侧身躲开了李朝的进攻,同时为了和李朝拉开距离以免撞墙后的余**及到自己,女子还特意后跳了一步。

    “机会。”眼见女子脱离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并且自己也即将撞上墙面,而这时李朝却不惊反喜。

    右手肘抬起,内力护体,直接用右手肘撞上墙面利用这两股力的对碰而产生的短暂滞留时间,李朝一个回身对着向后退出的女子左手化掌,对着女子就是凌空一掌。

    “落花掌。”李朝嘴唇微动,体内内力凝聚于手掌,而后竟从手掌中心轰出带有一抹粉色的内力,直逼女子。

    落花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落花掌是天香派早期的一位祖师爷自己研创出来的一项武技,早期的天香派大多都是一些在凡尘世俗间被伤的女子,后来天香派打下了名气后,才开始有了更多清纯女子的加入,而后更有从小就被送人天香派的姑娘。

    而研创出落花掌的祖师爷就是一个被男人伤的很深、感情受到重创的女子,后在天香派研创出了落花掌后就自尽身亡了,当时那位祖师爷的死对于早期的天香派来说是不小的损失,但她留下来的落花掌却是在以后天香派的历史发展中有着了无法取替的位置。

    落花掌之名取自于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就如书面语言一般,是一个充满悲伤的武技。落花掌凝聚内力从掌心打出,打出的掌劲是呈直线射出,但能给对手造成的**伤害却是十分有限。不过,落花掌本身就不是对**造成伤害的武技,而是一个针对精神伤害的武技,落花掌是华夏武界第一个能精神伤害的武技,当时轰动一时,并且落花掌一个绝对的优势那就是使用一个落花掌所消耗的内力是极少的。

    “什么!”女子抬起双手挡在胸前,想挡住打过来的掌劲。

    打在双臂上的拳劲只是让她后退两步而已,这就足以看出落花掌的确在造成**伤害这方面真的是差强人意。

    本来还想嘲讽一下李朝这么拼打出的一招竟然只有这么点威力的女子,嘴角刚有一点上扬,却突然感受到来自脑海深处的一些零零散散的画面,以及内心涌上一股凄凉悲伤的感觉。

    “这是···”女子捂着脑袋,表情比之前李朝被煞气侵体还要痛苦。

    “落花掌是一个被男人抛弃的悲惨女子所创的一门武技,虽说对**的伤害低,但是对精神可是会造成毁灭的影响,不分男女,只要你被另一半抛弃过,你就会品尝到落花掌精神上的威力。”李朝由于刚才那一掌落花掌耗尽内力,没有内力再来抵抗煞气入体,被煞气逼迫的只有靠在墙角,没有办法再站起身。

    女子跪倒在地上,头发开始慢慢变白,在变白的过程中又戛然而止,随后又慢慢变回了烟色。

    李朝扯着这个间隙,艰难地步履蹒跚来到了女子面前,结果一个没注意,踩滑了一下,整个人直接朝前一扑,脸直接塞进了女子两腿间,两人直接摔地上。

    李朝为了站起来,伸手抓住女子的大腿内侧,然后将头撑了起来,可是还没完全脱离的时候,李朝突然感觉到两边的腿肉与自己脸颊的触碰越来越紧,夹得他已经没办法从女子的两腿间取出自己的头。

    “我说,不带这样侮辱人的啊!快、放开,我快要闷死在这里面了。”李朝几次想撑开这夹住自己的两条大腿,可是每次都没有成功。

    光滑水嫩的白皙肌肤,带着女人独有的芳香,大腿内侧光滑的肌肤以及独特的肉感在自己脸上摩擦,这简直就是一件极端的享受。

    可对于李朝而言这可不是享受,这种动作直接吓得他有点心跳加速,第一、这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就有可能给自己来那么一下,现在被禁锢着很悲哀;第二、这双腿夹得自己快窒息了。

    “嗯?”发出了一声感叹,在这一下李朝感觉到外面的煞气在不断减少而且不再侵入人体。

    趁着这个时机,李朝恢复了一点力气,赶紧掰开夹住自己的腿,然后————

    就看见之前还凶神恶煞的女人,已经楚楚可怜的盘腿瘫坐在自己面前,好像是自己欺负了她一样似的。

    “我告诉你,别装可怜啊!我差点死你手上!”李朝指着女子气愤地说道,“还有把人交出来。”

    “什么人?”女子眨巴眨巴眼,被眼前这个男子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整懵了。

    “少装蒜,白氏集团沪州分部的蔡子怡!”李朝握紧拳头,有一种想冲上去继续和她干一架的冲动。

    女子伸手指了指自己,弱弱的说道:“我就是蔡子怡。”

    懵了,彻底懵了,感情自己打了这么久,拼死拼活的,竟然要找的人就在眼前!

    “那个,我是李朝,应聘您保镖职位的人,主要刚才不知你是蔡部长。”李朝尴尬的笑了笑,从怀里抽出烟盒,结果一看烟盒都因之前的战斗被压扁了,里面的香烟不是折断了就是变形了,彻底不能抽了,随手丢掉了烟盒,“那个,刚才多有得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你要抽烟吗?”蔡子怡扶着墙站起身,看着李朝,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十九块的黄鹤楼递了过去。

    李朝接过香烟,有些吃惊,吃惊的不是香烟的价格,而是一个女人怎么会随身携带香烟。

    “你抽烟?”李朝晃了晃手里的黄鹤楼,站起身,脸上有些不可思议。

    蔡子怡摇了摇头,算是回答了李朝的问题,但却没有告诉李朝原因。

    李朝撕开香烟盒的包装,抖出一支香烟含在唇间,摸出火机点上:“你的保镖招聘会都被你延迟了这么久了,你还不回去?”感受到整栋楼的杀气已经开始散去,李朝总算放心了一下,但涌入自己体内的煞气还是有一部分没有消除,就这么黏在自己的体内。

    “不用了,刚才你说你是来应聘我保镖的吧?”蔡子怡走到李朝的面前,笑了笑,“那就你了吧,能够压制我的病情的人,一般都有不错的身手。”

    “我拒绝。”李朝抬手果断拒绝了,如果换在是下楼来找她之前或许自己会欣然答应,但是现在绝对不能!先不说自己体内的煞气未除影响实力,还有刚才和她交战受了不轻的伤,而且内力也差不多消耗殆尽需要找个地方恢复内力,这些都是现在李朝需要解决的问题,当她保镖?等伤好了、煞气除了再说吧。

    “不,就你了。”蔡子怡摇了摇欧,很是坚决的说道,“你有能力,不像那些花拳绣腿。”

    “抱歉,我现在体内吸入了你发病时散发出来的大量煞气,还有我现在有伤在身,实力受到影响,不能做你保镖。”李朝摆了摆手,这时候真不能摊上事,自己现在受伤又受煞气影响,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只是平日的四分之一,万一自己的仇家或者雇主很强的敌人找上门来,自己完全就是摆设啊!

    “没关系啊,你体内的煞气,我虽然除不了但是我父亲能替你除掉,还有你的伤,我有一位好友号称在世神医,肯定能帮你!”蔡子怡现在只想要留下这个叫李朝的男人,因为他实在是让人无法形容,足够的强,还有办法压制发病时候的自己,让自己恢复。

    蔡子怡不知道的是,李朝两次让她恢复正常完全是误打误撞,连李朝自己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让蔡子怡恢复正常的,要是让蔡子怡知道是这样的话,恐怕会为自己现在心中所想的感到好笑吧。

    “那成,只要你能让我体内煞气除去,同时在最快的时间里治好我的伤,我就做你保镖。”李朝想了想,好像自己没什么吃亏的。

    伤和体内的煞气都是救这个女人时所造成的,虽然最开始不知道她是蔡子怡,还想杀她来着,那可是实力差距啊————这女人现在要治好自己的伤、清除自己体内的煞气是应该的,还不用费力就把工作搞到手了,嗯,一点也不吃亏!

    “成交!”蔡子怡激动地很李朝击了一下掌。

    (ps:最近更新都很晚,抱歉,请给我点支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