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奇葩老爸
    李朝在蔡子怡带领下在七楼瞎咋呼的转了小半圈,在抽完一支烟的时候来到了电梯门前,上了十三楼。

    出电梯门,蔡子怡直接被一群人围了上来。

    “蔡部长,您没事吧?”

    “蔡部长,您怎么了?”

    面对众人的慰问,蔡子怡露出了笑容:“谢谢你们关心,我没事,你们别担心。”说完,蔡子怡抓住李朝的手走向在十三楼自己的办公室。

    “哎哎哎!别拽我,衣服,要扯坏了。”李朝很讨厌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被一个美女拉着手走路,感觉很别扭。

    “邱霞姐。”坐在角落的唐潇潇拉了一下有点瞌睡的邱霞,低声说道,“你看那是李朝,还有一个大美女拉着他呢,不过那女人好眼熟啊。”

    邱霞看着被一女子拉着在人群中走出的李朝,摇了摇头:“他啊,别管他,他有他自己的人生。”说完,邱霞又继续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唐潇潇看着远去李朝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自己在这里瞎操心什么呢?人家邱霞姐都不在意这些。

    李朝就这样被邱霞拉着走进了一间空旷的房间,房内没有任何的书桌椅子,有的只是一些少量的沙袋、拳套、棍棒之类的东西。

    “干嘛?”李朝总算是扯开了被蔡子怡蜡烛的手,有些不耐烦。

    蔡子怡转身看着李朝,说道:“见我爸,让他给你祛除体内的煞气。”

    李朝嘴角抽了抽,指着这除了他二人完全没有第三个人的房间,有些皱上眉头:“这里?我连半个人影都没见着。”

    李朝真的现在一点都不想理眼前这个自己未来老板的家伙,现在还没签合同就这么坑骗我,要是以后那还得了?

    “这个,这里那里有你爸啊?别逗我了。”李朝摆了摆手,示意蔡子怡别开自己玩笑。

    “谁说没有的?”这时在李朝身后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李朝惊愕的回头一看。

    还真有个中年男子站在自己身后,中年男子剑眉薄唇,眼神中透射出刚毅,身着棕色休闲西装,嘴里含着一只最普通的一块钱一支的冰棍。

    “爸,你走路能有点声儿吗?我倒是已经习惯了,可是人家李朝没个心理准备,你想吓死人啊?”蔡子怡走上前拍了一下中年男子的臂膀,有些许埋怨。

    中年男子抬手与李朝握了握手:“我叫赵天笙,子怡的父亲。”

    “你好,我叫李朝。”李朝礼貌的回了一下,但随即就开始发出疑问,“怎么蔡部长不跟你一样姓赵呢?”

    赵天笙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抬头看着天花板有些心虚:“子怡跟着她妈妈姓。”

    “啊?”李朝懵了,这什么回事?

    蔡子怡掩嘴一笑,对李朝解释道:“在我家,我爸深爱我妈妈,什么都听妈妈的,所以在我出生上户口的时候,我妈妈说让我跟着她姓,我爸完全没反对。”

    李朝恍然大悟,一拍手:“哦!原来是没有家庭地位啊。”

    “咳咳!”

    赵天笙咳嗽了一下,这种事心知肚明就好,这小子竟然直接说了出来,太不给面子了吧!李朝直接说出蔡子怡为何不跟他老爸姓的真实原因,让赵天笙不由得老脸一红。

    “爸,李朝他可是你女儿未来的保镖,而且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能够压制女儿的病。”蔡子怡赶紧转移话题,不然这气氛一直这么尴尬下去可就不妙了。

    “哦?”赵天笙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李朝,随后就是眉头一皱,“这人真能压制你的煞气?我怎么觉得他的体内倒是充满了你发病时所散发出来的煞气啊。”

    李朝毫不掩饰什么,摊了摊手:“对,我就是被您女儿的煞气侵体,您知道吗?压制她的煞气还是有些困难的。”李朝说的话只说了一半实话,自己体内的确有蔡子怡的煞气,但并不是为了压制蔡子怡的病情,压制住蔡子怡病情只是误打误撞罢了。

    赵天笙微微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李朝说的话:“我曾经让赵家十几名高手才勉强将子怡病情压制住,你一个人就能压制住子怡的病情,的确是英雄出少年啊!”

    李朝也不跟这个赵天笙拖拖拉拉说那么一堆官场话,直切主题:“但是我现在侵入体内的煞气根本排除不了,所以蔡部长才带我来找您,希望您来解除我体内这碍事的煞气。”

    赵天笙从衣兜里取出一个青花瓷造的小瓶子,拿在手里把玩:“子怡因为不定时的发病,每次发病就会散发出浓郁的煞气来侵蚀他人,为此,我赵家就研发出了这驱散被煞气侵入者体内煞气的葵水丹。”

    拔掉瓶子封口木塞,一股淡淡的药香就飘了出来,赵天笙轻轻一抖,一枚淡蓝色的药丸就滚了出来,在他的手里静静躺着。

    “这葵水丹可以祛除被我女人发病时侵入体内的煞气,但是我不能白给你这药。”赵天笙又将药丸放回了瓶子里用木塞塞好,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等着李朝说出能让他心动的条件。

    李朝见赵天笙收回药丸的那一刻,就知道赵天笙不会这么随便的将解药给自己,肯定有条件,随后又见赵天笙坐了下来不再说话,就断定这赵天笙是在等自己拿出让他满意的条件。

    李朝摇了摇头,一阵苦笑:“我实在不知道,我能有什么让您满意的,这样吧,你提条件,我看能否答应。”

    赵天笙用大拇指擦了擦瓶子的表面,说道:“那多不好啊,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我就一个条件。”

    “您说。”

    赵天笙指了指李朝,又指了指蔡子怡:“你和我家子怡结婚。”

    “结婚?”

    李朝瞬间眉头紧皱,眯着眼死死盯着赵天笙的脸,想看出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结果没有看出一星半点。

    李朝有些犹豫,倒是蔡子怡替他先说了话:“爸,你在搞什么?结婚?你凭什么插手我的事儿?婚姻自由,你知不知道!”

    赵天笙扭头看着蔡子怡:“你懂什么?这么大的人了,不成家干什么?一辈子在这里当个部长?还有,这男人能一人压制你的病情,比家族派十个高手来辛辛苦苦治你要划算得多吧?赵家需要发展,那就更需要高手,压制你一次病就得让十个高手费时费力,把这个男人留在你身边不是最好的双赢局面吗?”

    “是三赢的局面吧。”李朝走上前,将已经被赵天笙说得有些发愣的蔡子怡拉到自己身后,“我除了我身上的煞气,你压制了你女儿的病,还可以比以前有更多的力量加入到赵家的建设中去,对吗?”

    赵天笙一拍脑袋,问道:“对,是三赢局面!怎么样?”

    “很诱人,可是你们家族是否强大对我有什么好处吗?”李朝挑了一下左眉,反问道。

    赵天笙站起身来,凑到李朝面前,质问道:“你是觉得我赵家很弱,还是觉得我女儿配不上你?”

    李朝莞尔一笑,摇了摇头,这人还真逗,但扔给自己的问题可不逗,不论是回答看不起赵家还是看不起蔡子怡,只要是正面回答都会有损自己形象。

    “我是来应聘保镖的,不是来参加相亲大会的,我之所以站在这里,是要解我身上的煞气,而这个煞气的由来,是您女儿造成的,你这个做父亲的难道就不能为女儿擦擦屁股?”李朝嘴角一扬,“救你女儿的救命恩人就在你面前,你不想想如何感谢,还想谋我,合适吗?”

    蔡子怡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李朝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父亲不仅不感谢一下人家,还想把别人紧紧套在赵家,替赵家累死累活!作为从小就接受高等教育的蔡子怡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爸!他是我恩人,你再这样我就打电话告诉我妈!”蔡子怡走上前,摸出手机出言威胁赵天笙。

    赵天笙无可奈何,只好摇了摇头,将手里装着葵水丹的瓶子递给了李朝,但脸上依旧有些不甘。

    李朝接过瓶子,麻利的抖出一枚药丸塞进嘴里咬碎,直接一仰头咽了下去。

    “运转内力,这要可以减弱煞气的依附性,你只要运转内力走遍全身经脉,就可以将煞气排除。”赵天笙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今日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大约半小时左右,李朝已将内力游遍全身,在彻底检查一遍确认没有煞气还存在体内之后睁开眼,冲着蔡子怡微微点头,以示感谢。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李朝承诺道:“我李朝说话算话,只要你能再把我现在受的伤治好,我就做你保镖。”

    “不过,你前脚说帮我祛除煞气,后脚你爸就到这儿了,怎么回事?”李朝说出了自己的疑问,这真的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蔡子怡忍不住笑了出来,指了指从房间窗户可以看到的斜对面的一间办公室:“我老爸不放心我在这里上班,天天都跑来监督,在我下班之前他都是在那个办公室里坐着的。”

    “还真是够奇葩的。”李朝嘴角抽了抽,蔡子怡这老爸怎么说呢?护女狂魔?还真没法形容。

    遇见这种老爸,还真是令人无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