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只打了一段连环拳而已
    蔡子怡和她那位号称在世神医的朋友通过了电话后,得知他那位朋友现在人正在马来西亚,恐怕要一天之后才能回来。

    “这样啊,那我就先回去了?”李朝对于一天还是等得起的,自己这些内伤,如果换成是自己来恢复,恐怕没有一周的时间是不可能恢复的,只是等一天,那倒是很短的时间了。

    蔡子怡想了一下,说道:“要不,我请你吃饭吧,感谢你一天之内救了我两次。”

    感谢是一层意思,但更多的是想和眼前这个男人拉近关系,因为从李朝身上让她感到一股很熟悉的感觉,但并不是自己见过他,而是来自于自己脑海内一些不属于自己所经历的画面。

    “吃饭?”李朝走出房门,指了指在远处角落里休息的两人,对着蔡子怡说道,“我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两个呢,要不下次吧?”

    蔡子怡定眼一瞧,李朝指去的方向,竟然是两个大美女靠坐在椅子上睡觉呢,本来还有些惊讶李朝面试怎么会带着两个大美女,但蔡子怡突然就看到了不对的地方。

    “李朝,那个你朋友身边好像徘徊着几个不怀好意的家伙啊。”蔡子怡出声提醒道。

    李朝将之前蔡子怡给他的黄鹤楼递回给了蔡子怡:“帮我收着一下,不然一会动起手来,又废了一包烟,那可就亏死了。”

    说罢,李朝就只留下一道残影在原地,整个人早已来到那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面前,飞身一跃,对着一个正在吸烟的脸上就是一膝盖顶了上去,只闻鼻骨断裂之声,香烟飞落,鲜血也呲的一声喷散出来。

    落地的一刹那,左手一把抓住香烟男的衣领将其提了起来,右手继续冲着他的脸打出了一套连环拳,拳拳到肉,或者说拳拳碎骨才对,每一拳打在香烟男脸上的同时都会伴随着一声清晰的骨裂声。

    李朝的迅猛让四周的人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李朝狂揍着香烟男。

    右拳收回,左手将已经打得奄奄一息的香烟男随手扔在地上,立马就又冲着另外两个同样和其他一样还在发呆的家伙。

    这时,其中一个男子反应了过来,立马出声:“我可是万···”

    话音未落,一个直拳直接轰在了他的脸上,再者又是直勾勾的一脚从他的下体处往上一击,原地一个回身,就是反手一巴掌将最后一个男子打飞出两米。

    “打人了!”

    “死人了!”

    一直处于呆若木鸡状态下的围观者,终于有了正常反应,开始大声的尖叫。

    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三个家伙,又看了一下被围观群众尖叫声吵醒的唐潇潇和邱霞二人,李朝本也是杀心四起,但也被围观者这一声声尖叫给拉了回来,才想起这里早已不是自己当年横斩四方的地下世界了,脸上挂起了尴尬的笑容。

    “动手打人会惊动保安的,你现在想想怎么对付一会要上来找你麻烦的保安吧。”邱霞静静说了一句,就又靠在椅子上闭上眼休息。

    唐潇潇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冲李朝尴尬的笑了笑,也学着邱霞的样子睡了起来。

    “什么人!敢在白氏集团闹事!”

    一群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风风火火的出了电梯,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跑来,手里举着各种各样的短型近战武器,边跑还边吼,看起来势气挺足的。

    这样一群人冲过来,要是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就吓尿了,但作为雇佣兵的李朝可不一样,看着朝这边冲来的保安们,李朝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

    逗我吗?带警棍就算了,带这么多把军刺是干什么?想搞死人啊?白山那个家伙到底是把这公司保安系统搞成了什么啊?打手集团?打手都没这个吧!

    看着在舞动中五花八门的短兵器,李朝一眼认出了军刺,而且还整整七把,心里狠狠的吐槽了一下白山这个家伙的做事风格后,就做好了狂扁保安的准备。

    “你们干什么呢?二十几个大老爷们儿,在这里扯着嗓子叫唤什么?”这时,得知蔡部长已经在十三楼消息的赵良匆匆赶了下来,由于电梯竟然直接下了一楼,没办法只好从安全通道跑了下来,毕竟还要赶紧完成老白交给他的任务,让蔡子怡选李朝做保镖!结果从十三楼安全通道口出来的时候竟然看到二十几个保安高举着武器把这里闹得乱哄哄的,要是公司过道不够宽敞,这三楼还不得被他们这些家伙整得面目全非。

    “赵部长,您怎么来了?”领头的保安转身一看是赵良在说话,赶紧收起军刺,同时让其他保安都原地站好,毕恭毕敬的走到赵良面前。

    “朱文治,听说你也是在白氏集团沪州分部做了快十年保安的老资格了,总经理前些日子还在考虑要不要让你这个做了七年的保安队长升成保安部部长,你结果就给我来这么一出?厉害了啊!”赵良手揣进裤兜里,用上司教训下属的口吻训斥着朱文治,但身体动作却俨然一个流氓作风。

    “不是的,赵部长,我本来是在一楼值班室里值班的,可是有人打电话到值班室说十三楼有人闹事打人,出人命了!”朱文治心中大骇,总经理竟然有意提拔自己,自己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这么鲁莽了,心中甚至为之前冲动的表现有限后悔,这事儿必须好好解释一下,不然前途可就没了,“以前不都是这样吗?敢在白氏集团闹事的人都会被处理掉。”

    赵良这一听一下子就明白了,之前自己想乘电梯,而电梯竟然直接下了一楼!原来是这些家伙,害的自己从二十一楼跑下来!

    “你,你···”赵良低下头,身体以及声音都有些颤抖。

    “怎么了?赵部长,你身体不舒服吗?”朱文治见赵部长突然样子有些怪异。

    赵良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朱文治,露出了一个十分恐怖的笑容:“老朱啊!你有没有尝试过爬遍整个白氏集团大楼的安全通道呢?”

    这个笑容,让朱文治吓得赶紧退了两步,说道:“没、没有。”

    赵良挺直腰板,一掌拍在朱文治的肩膀上,嘴角上扬到了一个可怕的弧度,眼里投射出阴冷的寒气:“好,现在给你个机会,带着你手底下这帮人立马乘电梯下到一楼,然后一会我会叫人关闭所有的电梯,你一个人给我从一楼安全通道跑到顶楼去,上下两次算一趟,给我跑三趟!不然你就别想升职了。”

    这时电梯门开了,白山走了出来,看着赵良脸上杀气腾腾,白山赶紧走上来询问赵良发生了什么。

    赵良回身见是老白,就将自己从二十一楼跑下来的事情以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说了一遍,还说自己这只是小小的惩戒一下罢了。

    “睚眦必报,不错不错,有个性。”李朝弯腰拍着自己大腿狂笑,一点也没有一个华夏第一企业分部总经理的姿态,倒也像个社会上的流氓。

    “嗯,的确是个不错的性格,跟你一模一样。”就在赵良一脸委屈的看着白山嘲笑自己的时候,李朝叼着香烟,用湿纸巾擦着手上血迹走了过来,出口就嘲讽了白山。

    “老大,你这么说我就不开心了,什么叫一模一样?赵良他是睚眦必报,我是有仇必报!”白山一把搭上赵良的肩膀,笑说道,“差距大了去了,好吧?”

    “赵良?就是你以前嘴里常提起的那个从小到大的白家里的兄弟?”李朝猛吸一口香烟,吐出一个完整的烟圈,“但他为什么不是姓白?”

    “他跟他母亲一个姓,他爸在家没啥地位。”白山看了一眼赵良并未阻止他,才说了出来。

    李朝刚从嘴里取下香烟,白山紧随而来的一句话直接吓得李朝连香烟都夹不住,掉落在了地上。

    现在的家庭情况是个什么情况啊?才碰见一个老爸在家没地位的,现在又碰见一个!现在很流行女人当家,男人当佣人吗?说好的华夏男女平等呢?你大爷,那几个老东西忽悠我回华夏时,可不是这么说的,竟然骗我!说好的,男尊女卑呢?md,大骗纸!

    朱文治等人见没人在帮自己说说话,就知道自己要么是放弃升职,要么就赶紧带人下楼随后自己跑三个来回!于是只是向正聊得愉悦的三人点头哈腰了一番,在得到白山的许可下就赶紧带人进了电梯,下楼去了。

    李朝突然一拍手,想到了一件事,赶紧说道:“那边我刚解决了三个不怀好意的流氓,有一个估计快不行了,赶紧替我送一下医院。”

    你才是流氓吧!把人打得快不行了,你下手也太没个分寸了吧!

    心里想着,人却随着李朝一起来到了案发现场————

    ——————

    ————

    ——

    “你这叫快不行了吗?这明明就是只剩半口气了吧!这个人是得和你有多大仇多大怨啊!竟然被你打成这个样子。”白山看到眼前最先被揍的那个香烟男躺在地上的凄惨样,直接冲着李朝说道。

    白山一挥手,让赵良赶紧拨打急救电话,恐怕再晚点,自己面前这个、已经面目全非的家伙恐怕真的只有去见耶稣了:“快打急救电话。”

    白山转头看向李朝:“你丫的下烟手啊!”

    李朝耸了一下肩膀:“没啊,我就在他脸上打了一段咏春里的连环拳。”

    ······

    ······

    最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救护车就来到白氏集团,将伤者全部带走了,与其一同来的还有警察,不过没有进入白氏集团大厦,而是就静静等在外面。

    (ps:希望你们能够多多支持一下本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