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明帮
    虽然现正值暑假的中午时分,天气很是炎热,但也阻挡不了李朝品尝桃花酒的信念。

    “你还喝?”邱霞唐潇潇和蔡子怡三人都已经吃撑了,结果转头一看,这丫的李朝竟然还在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这桃花酒,就当着酒是白开水一样,好歹人家这酒精度也有四十来度啊!你这样完全是不给酒面子嘛。

    “这酒味道很好,比那些什么wine(洋酒)喝起来更有韵味。”李朝又端起一杯酒一口饮尽,然后吧嗒吧嗒嘴。

    “这都快三点了,子怡姐,你不回去上班吗?”唐潇潇转头问道。女人这东西真难琢磨,之前还完全没和人家蔡子怡见过,现在就关系好到这种程度,李朝只觉得这真是个可怕的世界。

    “没事,今天公司上午上班,下午放假。”蔡子怡继续拿起一只龙虾摘去脑袋,剥掉壳直接塞进嘴里,“李朝,你记得明天要来公司报道啊,然后就正式是我的保镖了,到时候你在搬进我家里。”

    “搬进你家?”邱霞差点没被嘴里的小龙虾给噎着,看向李朝又看了看蔡子怡,“子怡,这保镖是全天二十四小时的?”

    “你们没看那个岗位招聘那个手册吗?”蔡子怡有些不解,这种东西不是手册上都写着么?应聘要看手册也是常识吧。

    唐潇潇突然说道:“我失踪这么久了,我怕我爸担心,一会儿吃完饭,你们能陪我回一趟家吗?我怕万盟堂的找上门来。”

    李朝抬起手竖起食指,打了个饱嗝:“唐丫头,我陪你去,但有一个条件。”

    邱霞一把抓住李朝的手,想将他伸起的食指掰下去,可惜没做到,只能出声训斥:“你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我逗你们玩儿呢。”李朝收回手,拿起筷子继续吃起了肥肠,“行,一会一起陪唐丫头去吧!不过说起来,这渝州口味的火爆肥肠味道真绝,够辣够爽。”

    ······

    ·····

    ····

    ···

    又是一顿风卷残云,不过已经是李朝一人对着三四盘火爆肥肠发难,顺带还又喝了一壶桃花酒。

    “老板,结账。”邱霞看到李朝低头一直吃喝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根本就没想付钱。

    “一共是七百四十块钱。”

    “不用找了。”邱霞递出八百块钱,然后伙同另外二人硬是拉着还在低头想从盘子里筛选出点肥肠的李朝。

    饭后的乘车分配就又变了,邱霞和李朝分到了一车,唐潇潇和蔡子怡一车,没办法,谁叫李朝这家伙大中午的吃个大排档还喝酒,还是白酒!华夏交规,酒后驾车不论多少,驾驶证的分数可是都是容易给你扣光的。

    “要不是怕你驾驶证分被打爆,谁管你!”邱霞系好安全带就冲着李朝抱怨。

    李朝也随手系好了安全带,笑了一下:“前提是得我有驾驶证给他去扣分呀。”

    李朝这句话让邱霞呆愣了好久,然后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之前开我车载着潇潇过来的时候是无证驾驶!”

    李朝摆了摆手:“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我车技你还不放心,驾照拿东西已经不足以证明我的车技了?”

    “你现在还没有华夏国国籍,也没有华夏国的身份证,你现在来个无证驾驶,一但被交警查到,我敢保证你绝对要去蹲铁栅栏里边。”邱霞指着李朝的鼻子骂,这事儿换谁都恼火,你说你一个没有身份偷渡入境的家伙,咋就这么嚣张呢?

    李朝边道歉边赔笑:“我这不是让白山给我弄身份证去了嘛。”

    “还有驾照。”邱霞发动了自己的法拉利,紧紧跟随在前面蔡子怡进口的宝马m5。

    位于沪州市北郊区的一处小小巷,由于过于贫穷,已经被称作为沪州市的贫民区。

    “这里的路可真烂。”红色的法拉利缓慢的行驶在泥泞的黄色泥土混杂着碎石的道路上,邱霞对这里的环境状况感到十分惊讶。

    李朝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路的颠簸让他感觉自己的屁股已经开始发麻。

    “没想到,华夏国改革历经这么多年,沪州竟然还有这么贫瘠的地方。”望着窗外,看着四周破烂的房屋和歪倒在地上的树枝,李朝有些感慨。

    嗞——————

    蔡子怡那辆宝马m5突然刹车,导致邱霞不得不也紧急刹车。

    “出什么状况了?”李朝拉开车门下车,赶紧走到蔡子怡的车前。

    副驾驶座的车窗玻璃放了下来,唐潇潇探出头对李朝说道:“你看看前面是不是簇拥着很多人啊?”

    “是啊,难道不是你的家乡父老?”李朝扭头看向汽车正对面的前方,的确有不下一百来人拥做一团堵住了道路,而那条道路正好是他们进入唐潇潇他们家那一片的唯一通道。

    李朝转身望向身后那辆法拉利上的邱霞,试图想让她做决断。

    邱霞将车熄火以后,走了下来,来到李朝面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李朝指了指前方,一团人拥簇在这个贫民区小巷的入口,别说汽车进不去了,看那架势恐怕人都挤不进去。

    “关键是,他们好像还不是唐丫头的乡里,唐丫头说不认识他们。”李朝从怀里拿出香烟盒抖出一支抽了起来,“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李朝猛吸一口香烟,然后将香烟扔在地上一脚下去踩熄,然后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走了上去。

    “穿西装打领带外加烟皮鞋,这一身完全是这么的庄重,为啥他走出来就有一股痞味呢?”蔡子怡下车就看到李朝这着装与行走姿态完全不搭调的怪异行径。唐潇潇也随同下车,三人一起见证了此生最难忘的滑稽场面。

    邱霞捂住脸,很是不好意思,毕竟在场就自己认识李朝时间最久,当然会觉得很丢脸:“他身上一直都有一些地痞流氓的气息,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改掉,让你们见笑了。”

    “挺好,不被拘束的人。”蔡子怡掩嘴一笑,“白总经理和李朝一样,穿着一身正统,行为却和着装格格不入,只是没有李朝这么严重罢了。”蔡子怡突然觉得李朝和白山有些地方很像,但李朝身上的这种地痞流氓气息比起白山还是要重很多。

    非要这么看的话,白山身上的那些烂毛病也是在当雇佣兵时期从李朝身上学来的吧!李朝才是导致他们在别人眼里有些地方感觉很别扭的罪魁祸首,然而这个罪魁祸首自己也是超级别扭的,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来到人群边,李朝突然注意到这些挤在一堆的人,都很统一穿着,而且有些人手里还拿着刀子之类的利器。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李朝走到其中一个男子身边,询问道。

    男子转身看着李朝:“你是这个地方里的人?”

    “不是,我是路过的。”李朝看出男子脸色有些不对劲,摆了摆手。

    “那你走开,别过来碍事,不然误伤了你。”男子一听李朝不是他们上面指示要除掉的人,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况且自己也不是那么恶的人,“我们明帮今天要把这个地方给彻底拿下,你快些走吧,以免误伤。”

    李朝皱起了眉头,有些没有弄懂是什么情况:“我说兄弟,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这个呢,就是意思意思。”李朝摸出自己昨天秦煌给的打车钱所剩下的部分递了过去,有一百来块。

    男子收下钱,笑说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啦,很多人都知道,明帮雷王名下的房地产公司投标得到了这块地,打算建高大的楼房,可是这里的刁民竟然嫌弃给他们的补偿金太少,不符合政府规定,还说今日要去上报到沪州市政府,我们就是来这里拦住他们的。”

    李朝也同样回以了一个微笑:“明帮沪州三大帮派之一,是沪州市北最大的势力,还怕这么一群穷鬼去政府告你们吗?”

    男子压低声音,给李朝解释道:“明帮虽说是沪州三大帮派之一,但势力也只限于沪州市北,和三狼帮、万盟堂一样,都是偏安一隅罢了,市西和市中心我们这些势力根本插不进去,那里是沪州军队把持的地方,所以,他们一但告到沪州市高层那里去,一但军队插手,明帮就玩完了。”

    李朝点了点头,算是同意男子的说法,就转身离开了。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那么就没必要继续和他们啰嗦下去了,不过李朝对于沪州市西和沪州市中心为什么要彻底断绝这些势力出现还是知道一二的。沪州市西有国章陵园,那里可以说是烈士墓园,湖州市中心是政府机关的要地,这两处让这些家伙嚣张活跃了的话,那么不就是活生生打这些高层的脸了嘛!至于像市东、市北、市南这三个地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上次在市东和救唐丫头、砸往来酒店,和万盟堂结下了梁子,现这次到市北看来也免不了和明帮结仇了。

    李朝摇了摇头,往回走的路上一直思考着,这次回来两天就要和沪州地下两大帮派结仇,究竟值不值得,而且这真的是一个麻烦事。

    回到邱霞她们面前,自己还是没得出结论,只好先将自己打探到的情况一五一说说了出来。

    “怎么会,那不就是说,我父亲和大家被明帮的人困在巷子里面了?”唐潇潇得知自己的父亲和身边那些照顾自己的人都被烟势力堵在了巷子里,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竟然想冲上去,还好被李朝一把拉住。

    “邱霞,打电话给沪州市政府,让他们派些军队来,当然怎么说是你的事,现在那里暂时就由我去拖时间吧。”李朝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从身旁的一堵土墙翻了过去,看样子是打算潜入巷子里。

    (ps:大家,投点票,收藏一下吧,给我点动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