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白家家宴
    “好了,您女儿那边已经搞定了,我们这边得加强一些防备,防止明帮到时候冲进来就将这个四合院给冲破了。”李朝从衣兜里摸出一些没有刀柄的短剑刃,“还有,我和您女儿算是朋友,你就叫我小李吧。”

    唐岐山接过剑刃,走到一堆竹竿面前,说道:“我用这些剑刃和竹竿做一些标枪,至少可以算是一些防御武器。”

    李朝双手撑腿,也站了起来:“我去跟里面的那群人谈谈,你去做武器吧。”

    这时,李朝收到了邱霞的短信:沪州政府和军方那边没能沟通成功,他们说昨天两艘未知战舰驶入华夏领海,虽然退却但是还是得先重兵把守着。

    李朝随手回了一个:嗯。

    废话,不回一个嗯,还能咋地?难不成告诉邱霞那两艘军舰是送自己来华夏的吗?

    不过想借用军队是之前不知道这条巷道里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套路,现在知道了一些底细后才有了打算跟明帮打持久消耗的方式。

    其实只是突然想到自己昨日回国的时候由于带了军舰进入华夏海域,恐怕影响很不好,导致整个沪州的军队现在恐怕都还在严加警戒,根本腾不出手来吧。

    在晚饭时间,唐岐山抱住十几根用剑刃片绑在竹竿上做成的标枪带了进来,同时带进来了一把有些老旧的猎枪和一个纸盒。

    唐岐山将纸盒放在李朝的面前,又将老旧的猎枪扔给了他。

    李朝摆弄了一下到手的猎枪,然后看了一下盒子里有些受潮的子弹:“唐叔叔,这怎么用?枪生锈容易卡弹,这些弹药还受潮了,表面都有青苔了。”

    “你放在哪里的,都能有青苔!”李朝从纸盒里拿出一枚子弹,晃了晃,依稀可见上面有些墨绿色的东西。

    “看来这枪不能用了。”唐岐山拿起猎枪和纸盒扔了出去,然后转身又出了大堂,“我再去找点武器。”

    李朝被其他人围在大堂中间坐着,做着计划的详细布置。

    要论武力,自己现在还不是天下第一,但要是论战术自己可真不输任何人!

    “今晚,我出去探一下明帮实际带了多少人,你们则要坐的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这个四合院变成一个金城汤池。”

    “金城汤池?”一个瘦骨如柴的男子举手问道。

    “金城汤池就是指防御力很强的地方,就是说让你加强这个四合院的防御力。”李朝解释道,但还是有些无语,这里的人除了唐岐山以外都是文盲吗?

    “对了,小伙子我刚才清点了一下,我们之前被在这里困了三四天了,现在这个四合院里的食物就只够咱们所有人一天的量。”一个弯着腰的老者从厨房走进了大堂向李朝汇报着厨房里食物的清点数目。

    李朝顿感头疼,这tm都是什么事啊!赶紧拿出手机给邱霞发去了信息:计划有变!赶紧在沪州市市中心找一个能容纳下三四十人的地方,然后马上发地址给我。

    站起身,李朝捂着额头叹气,有些无奈:“先把晚饭煮了吃了再说吧。”

    唐岐山走进来看着李朝这般模样,上前说道:“小李,怎么了?”

    李朝转头看向唐岐山:“食物不够。”

    唐岐山其实很理解李朝现在的心情,本来可以说是很完美的一个计划,只要能够守住这里,导致明帮久攻不下,那么雷王一怒必定就会亲自出马,那时候,他们的机会就到了!可是,如今坚守中最关键的粮食这一环出了问题,导致全盘崩溃,怎能不让人懊恼!

    唐岐山坐到旁边,出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李朝揉着太阳穴,沉默不语,唐岐山也不说话,只是等待着李朝说出解决的办法。

    “还是我先出去探查一下明帮现在布局的情况,但其他的计划要更改,你现在去通知其他人让他们在我去探查期间赶紧收拾准备一下,等我回来带他们走。”李朝站起身向门外走去,他也希望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整个巷子外的明帮布局实力摸个清楚。

    “哦,对了!让他们全都轻装简行,要带走的包裹能有多轻就多轻。”李朝回头留下一句叮嘱,然后就翻出了石墙外。

    位于沪州市市中心的别墅群里,有一家人正在自家别墅的负一楼饭厅里热闹着。

    白山和赵良两个人正在向一位端坐在太师椅上的白发老人敬酒。

    “爷爷,孙子白山敬你一杯。”白山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爷爷,孙子赵良也敬你一杯,我酒量没老白那么好,我就敬红酒。”赵良说完也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好涩。”赵良放下酒杯转头就砸吧砸吧嘴起来,脸上表情很是搞笑。

    白山将自己的酒杯里斟满白酒,然后递给了赵良:“谁叫你一口气喝完那杯红酒的,你平时都不喝酒的人!来,赶紧拿水漱漱口。”

    赵良来不及多想,接过酒杯直接仰头喝尽,逼近红酒的余味还残留在双颊,那酸涩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噗!”喝的白酒,又喝的太急,赵良被呛了胸口,直接一口喷了出来。

    这一下,在饭桌上的人全都笑出了声,特别是白山,就差没在地上边打滚边笑了。

    直到白家那位老爷子笑够了,示意下人给赵良递去一杯白水后,赵良的状态才略有恢复,但所有人依旧还是笑着。

    “老白,你个混蛋,友尽友尽!”赵良大口灌着白水,眼泪都被呛了出来。

    白山挠了挠头,撅了噘嘴,笑说道:“赵良啊,别生气,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行了,你俩个给我好好坐着吃饭,别闹腾,没有一点富家子弟的姿态。”坐在白家老爷子左边的白尚城出言训斥着白山和赵良这两个说话做事总是不着边际的家伙。

    白山坐回位置,看了看还在旁边喘气的赵良,厚着脸皮笑着对白尚城说道:“哎呀,爸,你那些规矩太麻烦了,完全不适应我和赵良两个人嘛!”

    白家老爷子笑了笑,拍了一下白尚城的肩膀:“尚城啊,我觉得白山说的很对,别总是把你在外面经商的那一套带回家,是不是尚峻!”

    坐在白家老爷子右边的白尚峻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大哥白尚城,就见大哥冲他眨着眼睛:“是的,父亲。不过我觉得吧,赵良和白山这两孩子还是需要管教的,你看现在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以后怎么继承家族企业和统帅整个白家。”

    白家老爷子哼了一声,左手食指点了点桌面:“我白起忠的孙子有那么不堪吗?赵良是不是你白尚峻的儿子?白山是不是你白尚城的儿子?你两个当着我的面把你们自己的儿子说的那么的不堪,是不是想气死我?”

    白尚城和白尚峻对视了一眼,心里感叹这老爷子袒护孙子也不要这么明显吧,再说了这是家宴,当爸的说一下自己儿子,还要被骂一顿,真是没有世道啊。

    “养不教父之过!就算我这俩孙儿现在有什么坏毛病也是你们的错!你俩应该先检查一下自身的问题。”白起忠指着两个儿子的鼻子骂道,完全不给这两个已经为人父,有实权的儿子丝毫面子。

    养不教,爷之过!

    这是白尚城与白尚峻在这一时间共同的心声!

    每次自己想要管教儿子的时候,不是这俩小子打电话给在燕京的老爷子还自己被臭骂一顿,就是老爷子来到沪州,像现在这样自己教训儿子还反被老爷子教训!这完全教育不了啊,这怎么能说是我们的过错呢?明明就是老爷子的错,还非要硬说是自己两兄弟的错,完全无可奈何呀!

    白山突然出言问道:“爷爷,你这次突然来沪州干什么?”

    这一下,全家人都坐的端端正正,好像在等待白起忠宣布什么大事一般。

    白起忠一脸严肃的看了一下在座的所有人,然后摆手:“白山赵良,尚城还有尚峻你们四个留下,其他人出去,一会叫你们。”

    “是。”没多久,整个饭厅里的人就只剩下他们五人,其他人都到上面客厅去看电视聊天打发时间去了。

    白起忠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事啦,就是想我两个孙子过来看看而已。”

    白起忠刚说完就见他们四个满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自己。

    “爷爷,你还是老实交代了吧,不然就太对不起妈妈和舅妈他们被你从饭桌上赶走了。”白山托腮,一脸戏虐的看着自己这老顽童爷爷。

    白起忠摇了摇头,靠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李朝回来了,而且就在沪州,昨天他一回到沪州就惹事,而且事情被直接捅到了燕京高层那里,害得我今天上午急急忙忙坐专机赶到沪州。”

    听到这里,白山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干嘛要爷爷说出自己的来意,这些事情可不只是李朝一个人做的,自己虽说没有直接参与,但还是暗地里给了李朝不少支助,怎么说自己也可以说是算在了里面。

    “爸,李朝这个人好像很耳熟啊。”白尚城摸了摸下巴,发出了疑问。

    “李家当今家主李晟源二十年前失踪的那个孩子,后来被李朝的亲生哥哥李煌找到,但是那时候的李朝已经是一名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了,李家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会给李家抹烟的家伙!导致李煌没有告诉李朝身世,只告诉了他是自己的弟弟,一直和李朝生活在一起!后来,李煌被当今杀手榜第一的迦楼罗杀死后,李朝就很少有人能掌握到他的踪迹了。”白起忠说出了一段很是隐秘的过往,这段过往有关于李朝的身世,更是李家一直想掩埋的过去。

    “原来李朝是李大哥的儿子。”白尚城知道了李朝的身世后,突然想到了一点,“李朝那小子在国外的势力没有进入华夏,燕京李家也不认他,那他是做了什么事能捅到燕京去?”

    白起忠摇了摇头:“只是闹到燕京还算好的,中海的那几位统掌国家大权的那两位也已经知道了,看在他五年前也为华夏效过力流过血拼过命,所以这不就让我这个老骨头来跟李朝沟通一下,让他安稳点。”

    白山嘴角抽了抽:“那怎么找到他啊,这找不到他,总不能让爷爷白跑一趟吧。”

    (ps:给点推荐票,或者收藏一下也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