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在世神医
    等到所有巷子里居住的人都被送到邱霞准备的居住场所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过了,而李朝由于在战斗中右手的臂骨断裂被送进了医院。

    沪州市华山医院,住院部的四楼病房里,一声声如杀猪般的凄惨叫声传出。

    “你们还有没有点人性了?啊——!我这只手都成这样了,你们还,啊——!捏,捏你妹啊!”

    404病房里,李朝护着自己被打了石膏又缠了几圈绷带的右手,希望能够尽量避免被这些幸灾乐祸的家伙们摧残。

    白山看着侧着身子护着自己右手,然后时不时发出惨叫的李朝,忽然觉得自己有一种回到多年前还在无名国度的日子,那时候躺在病床上哀嚎却还是被戏弄的人却是自己。

    “有一种报复的快感。”白山肯定地点了点头,对着李朝说道。

    李朝瞬间就想明白,感情白山这丫的还记得多年前,他受伤躺在床上时,自己跑去在他身上拿着毛笔乱涂乱画,还拆他绷带的恶作剧啊!

    “你们没人性,惨无人道!滚开,别碰我可怜的右手!”李朝挥舞着左手不让其他人靠近自己,“你们丧心病狂。”

    整个404病房里简直乱套了,惨叫声搭配着笑声。

    蔡子怡这时候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中断了这场合伙欺负李朝的游戏。

    蔡子怡拿着手机走出病房,没多久就又走了进来。

    李朝斜着脑袋望着蔡子怡,问道:“什么情况,这么快?看来不是男朋友了。”

    蔡子怡将手机放回包里,一脸笑意:“李朝,你的手伤和你之前受的内伤都有救了,我之前给你说的那位号称在世神医的朋友已经回国了。”

    李朝想了想,突然说道:“邱霞,帮我脱一下衣服,我想把左手的臂膀露出来一下。”

    着这么光明正大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李朝当众叫一个美女给他脱衣服!恐怕在座的就只有这家伙能做的出来了,

    邱霞却好似不在意这些,默默走到李朝面前轻轻地替他将病号服的扣子解开,把左边褪去,露出了里面的肌肤,不过还有白里透红的纱布裹在左手臂上,李朝示意邱霞帮自己把左手上的纱布取下,里面的样子瞬间露了出来。

    蔡子怡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来,但还是惊呼了一声。

    可怕,看着让人头皮发麻,血肉模糊,还能看见森森白骨。

    “自己下手太狠,好不容易去医院包扎了一下,结果昨天剧烈运动后,左手又成这个样子了,让你那位在世神医先生给我也治治左手的伤。”李朝脸上挂着笑容,但是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厚脸皮。

    “这都是小事,但是你这伤是怎么来的?看着好惊悚。”蔡子怡指着李朝左手臂上的伤口,声音有些颤抖。

    李朝让邱霞给他重新用纱布包裹好左手上的伤口,冲着蔡子怡微微一笑却不再说些什么,对于李朝而言,这是自己的事,不能牵扯进别人来。

    蔡子怡看出李朝似乎并不想和她说明这件事,所以只好不再追问,跟所有人打了一声招呼,就出去接她口中那位在世神医了。

    这次跟着蔡子怡走出来的还有白山,白山看着蔡子怡,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可以从眼神看出来他是极不情愿的。

    “老大让我陪你去,说是什么有备无患。”白山拍了一下蔡子怡的肩膀,就自顾自的往前走。

    下了电梯,走出住院部,蔡子怡突然停住脚步叫住白山:“总经理,那个,我想请三天假。”

    白山挺住脚步,回过身,看了一会蔡子怡,十分冷淡的问道,冷淡到只有两个字:“理由。”

    蔡子怡的父亲赵天笙和白山的父亲白尚城是从小到的好友,关系十分亲密。而蔡子怡和白山小时候也见过几次面,所以赵天笙也算比较放心女儿来白氏集团体验人生,但是白山却对蔡子怡一直没什么好感,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蔡子怡身上有很多地方和气息都很像自己家里那个令人作呕的、名义上的妻子。

    “李朝可是因为见义勇为,才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且他又是我的保镖,所以我想请三天假来照顾一下他。”蔡子怡毕竟还是女性,要她大大放放说出那种话还是有些困难,况且这样请假的理由实在很奇怪。

    白山这个人很奇怪,在公司的时候多诱人都觉得他是一个没有用老板架势来压迫自己的好人,可在相熟的人都清楚,那是白山的虚伪,真正的他是不允许外人践踏到自己利益!

    对于公司的人没有压迫,完全是因为那些是他必须利用的工人,而蔡子怡自己利用不到,所以没必要太在意这女人的想法,况且真的从某些地方来看很像自己的妻子,越看越生气。

    “不行。”白山斩钉截铁,“老大不是帮了别人就一定要别人回报的人,而且,区区断一只手而已,又不是治不好,说的那么严重有必要吗?”

    白山走到旁边的露天停车场拉开自己的玛莎拉蒂总裁的车门,对着蔡子怡说道:“蔡部长,走吧,上车。”

    蔡子怡知道白山一直对自己不是很感冒,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不是不很感冒,而是很不感冒!

    蔡子怡调整了一下心态,坐进玛莎拉蒂总裁的副驾驶座,系好了安全带。

    白山冷冰冰说道:“地址。”

    蔡子怡道:“沪州机场。”

    玛莎拉蒂总裁直接冲出露天停车场,开向了前往沪州机场的快速车道。

    沪州机场,一架从马拉西亚开往国内的班机稳稳地停在了沪州机场,从上面率先走下来了一位带着墨镜、穿着棕色风衣的年轻男子。

    来到机场大厅,风衣男子摘下墨镜看着大厅里坐等着班机的人们,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华夏啊,有一年没回来了!

    走出机场大厅,看着车流量爆表的机场大道,就开始郁闷了,自己还和蔡妹妹约了时间呢,这堵车要堵到什么时候啊?也不知道蔡妹妹他们来了没有。

    带着疑惑,风衣男子四下打望,结果还是没有看到他想看见的熟悉面孔。

    “封沐阳,我以为在世神医说的谁呢,结果是你这家伙。”白山走到风衣男子旁边,手里递过去了一支香烟,“跑到马来西亚玩了一年,怎么成了在世神医了?”

    封沐阳接过香烟,从风衣内兜里摸出打火机点燃,猛吸了一口。

    “我封家世代从医,我要是不是在世神医,谁是?”封沐阳点掉烟头的烟灰,问道,“蔡妹妹给我打电话来说,他的一个朋友受了伤,需要我帮忙,我忙完手里的事就赶回来了!说说,老白,那人是谁?”

    “受伤的那人,你也认识。”白山猛吸一口手里的香烟,然后蹲下身将烟掐灭。

    “很熟?”封沐阳不像白山那样浪费烟草,还是慢慢抽着指间的香烟。

    白山翻白眼想了想,却也不敢肯定:“额、应该只是见过几面。”

    “话说,蔡妹妹怎么没来接我?反倒是遇见了你这个怪胎。”封沐阳吸完最后一口香烟,开始抱怨道。

    “蔡子怡在我车里。”白山站起身,扭了扭因为开车而有些酸疼的脖子。“封沐阳,你会开车吗?”

    “只有马拉西亚的驾照,你介意吗?”封沐阳说。

    白山斜着脑袋一脸鄙视地看着封沐阳:“你觉得呢?”

    说完白山就转身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而封沐阳紧紧跟在他身后。

    “老子要你何用?驾驶证都没有,又一个白搭车的。”白山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对着封沐阳说道,“滚后排坐去。”

    封沐阳也学白山的样子一屁股坐进了后排,随即就看见蔡子怡坐在副驾驶座上冲他笑了笑。

    “蔡妹妹,好久不见啊!你现在过得还好吗?白山这个垃圾还有没有欺负你?”封沐阳把头伸到副驾驶座的旁边,脸上写满了开心,没有比看见蔡子怡更开心的事了。

    白山驾驶着玛莎拉蒂总裁缓慢行驶在拥堵的车道上,实在是受不了封沐阳一上车到现在一直吧啦吧啦着的那些垃圾话:“说垃圾话的那个垃圾,给我闭嘴,吵死了。”

    封沐阳噘着嘴凑到蔡子怡耳边说道:“那家伙又犯病了!”

    蔡子怡也是很尴尬,这种场合自己真的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简直苦笑不能啊!

    “呵呵————”

    “蔡妹妹,那个到底是谁受伤了啊?”封沐阳将脸贴近蔡子怡。

    蔡子怡说道:“我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以后的全职保镖,他叫李朝。”

    封沐阳一听,全职保镖!那不就是全天二十四小时跟在蔡子怡的身边吗?一想到自己厚着脸皮都还没有过和蔡妹妹在一起六个小时的情况,那人怎么就那么好运啊!md,管你是叫李朝,还是王朝,不卸你一条胳膊和腿老子不能解气!

    等等,李朝······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你妹啊!是那个家伙!

    蔡子怡不知道封沐阳心里想了些什么,但却看见封沐阳的表情先是震惊,然后是愤怒,结果最后突然变成惊恐!然后,就没然后了,封沐阳就一脸惊恐的瘫坐在车后排的座椅上。

    “垃圾,回想起以前不好的画面了吧。”白山看到封沐阳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