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天意
    “哈?我得画面再怎么不好,也总比某些人受伤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的时候,被李朝用毛笔在某些部位画圈圈来的好一点吧?”封沐阳挠了挠脸颊,一脸怪笑的看着前排开车的白山。

    封沐阳口中的那件事就是白山人生中最烟的一笔,是他本人用尽一生都想要抹掉的烟历史;要怎么说呢,那还是李朝只有十六岁的时候,而他只有十五岁的时候,那时候‘十二杀’已经聚集在一起,拓展属于他们的天空。

    十五岁的他和其他‘十二杀’的兄弟们前往了德意志帝国,虽然‘十二杀’中有男有女,但是他们从不分性别,都是生死兄弟,虽然两年后帮助华夏围剿金三角后,‘十二杀’的兄弟中就有人决定留下华夏当将军了,但依旧阻止不了他们十二个人那时候的情谊。

    在当时仅仅十五六岁的白山他们所接到的任务就是:除掉德意志帝国远征军的统帅!虽然最后除掉了德意志帝国的远征军统帅,致使德意志远征军撤退回国,但自己也被十几发流弹击中,也就是这样导致自己在病床上躺了半年!而这半年里,最不堪回首的就是李朝趁他在疗养的时候用毛笔蘸着墨汁在自己身上画着圈圈叉叉,自然那个部位也没幸免于难。

    至于为什么没在‘十二杀’中的封沐阳会知道这件事,完全是因为当时给白山治疗的是封沐阳的父亲;封正伤,华夏古医术第一人!

    封正伤带着年仅十三岁的封沐阳来给自己医治,在无名国度足足呆了半年,直到自己身上的伤彻底好了才离开的无名国度,医者都有自己的操守,自己也是在那个时候和封沐阳成了兄弟。而自己被画圈圈这件事就是发生在这半年里,而且李朝还是当着封沐阳的面动的手。

    “今天怎么沪州机场这一片的道路都这么堵呢?”封沐阳放下车窗,看着外面因为堵得太死,已经熄火停下的车辆,开始抱怨,“该不是前面哪儿出了交通事故吧?”

    “前面就是一条宽敞的直线高速路,你告诉我,这种道路都能出车祸的司机,他驾驶证是花钱买的吧。”白山毫不留情的推翻了封沐阳的设想,顺带还嘲讽了一句。

    封沐阳拍了拍白山的肩膀,说道:“离开了沪州机场之后,先送我回家,我拿上药,我们再去医院。”

    “好。”这次白山没有多说什么,这个完全没法找他的茬啊,医生拿药那很正常,只是默默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应了一声。

    驶上了通往沪州市中心的高速路,车辆终于相比于机场通道要稀疏很多,速度也提了上去,白山也终于可以感受一些车窗外流动进来的风,凉爽舒畅。

    白山和蔡子怡一起出去接人了,404病房里就只剩下李朝、唐潇潇、邱霞以及唐岐山四人。

    唐岐山站起身望着李朝,没说任何话,先是深深的鞠了一躬。

    李朝让邱霞去把唐岐山扶着坐下,这一躬真不想受,心里总感觉有些别扭。

    “唐叔叔,你可别这样,我受不起。”李朝眼里,这唐岐山好歹也是为国家流血沙场的战士,同样作为战士但并不是为国而战的李朝确实很敬佩唐岐山他们这种人。

    “昨晚在你昏睡的时候,我从邱霞小姐那里得知小李你还是单身,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将我女儿许配给你吧。”邱霞帮唐岐山拉了一张椅子让他坐下和李朝对话。

    李朝一脸茫然,反应过来后瞪大眼睛看了看唐岐山,又看了看邱霞,最后看向唐潇潇。

    “这、这、这个···”李朝被这个信息打得措手不及,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唐、不是,唐叔叔,这事···这个···你说、你说了不算,那个、你那个,哎呀!你我俩人都说了不算,人家唐丫头同意了才行啊!”说完,就朝唐潇潇眨巴眨巴着眼睛,希望她能解一下围。

    “我同意,就是不知道李大哥愿意吗?”唐潇潇红着脸把这个问题又抛回给了李朝。

    李朝一脸尴尬的接回话题:“我觉得吧,这事儿啊,真不能,我现在在华夏是没有身份的人啊,我连身份证户口什么的都没有。”李朝摆了摆手,虽然理由让别人一听就是十分牵强的借口,但是却恰恰却直指要害。

    邱霞掩嘴一笑,从兜里拿出一张户口本和身份证扔给了李朝:“白山已经叫人帮你处理好了这个问题,今天早上人家那小伙子就给送来了,不过那时候你还在睡觉呢。”

    丫的!李朝脸烟啊,这真tm的脸烟啊,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啊!这是不是老天都要和自己作对啊!

    李朝伸出颤抖的手拿起邱霞扔过来的东西看了看,你妹的,还真是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这白山还真是够速度的啊,昨天才和他说的哦事儿,今天就办好了!但这速度真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候啊!

    李朝翻看了一下自己的这个户口,上面竟然写着的地方不是华夏国的京都燕京,也不是现在的沪州,更不是什么中海或者东海,竟然是渝州市!

    “搞什么啊?”李朝摇了摇头,什么鬼啊!自己身在沪州,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上却写的是渝州,真是郁闷。

    但,这不是最大的问题,现在自己正在用没有身份户口这件事打掩护,结果尴尬了,手里有了户口身份证了。

    李朝虽然不是畜生人渣,但是对迎娶年轻美少女也是毫不介意的,既然天意如此,那么,就顺天意!

    李朝这个人虽说是新时代的人类,但是却还是有很多封建的思想,比方说迷信,就是信天命!自己遇见了唐潇潇、救了唐潇潇、本来要被秦煌祸害的姑娘却因为邱霞的到来住进了自己家、而后又救了唐潇潇一家、最后本来没有身份户口就不能成婚的事,却突然有了身份户口!这对于信天命的李朝而言,这真就是天意。

    “好,等我出院了,我就和唐丫头结婚,办一个简单点的婚宴。”李朝收好自己的身份户口,就看见邱霞在对自己笑,那是真的开心,或许她是真的在为自己好。

    李朝看向唐潇潇,却不知道说些什么,转头看向窗外。

    在沪州市中心的一处平民小区‘阳光小区’的a栋4-6的住房里,二男一女围在一张茶几前数着摆在自己面前的现金。

    “一百二十七、一百二十八、一百二十八块五···”

    “七十五、七十五块五、七十六···”

    “二百零三、二百零三块五。”

    首先输完的是数到二百零三块五毛的男子,抬头问道:“我这里的现金有二百零三块五毛,你们那里还剩多少?”

    女子抬头说道:“八十一块钱。”

    另一个男子把手里最后一把硬币输完放在茶几上,瘫倒在沙发上:“纸币一百二十四,硬币二十七块五。”

    瘫倒在沙发上的男子想到了什么,对着女子说道:“方星雨,你还只剩八十一块钱呐!我们从中海出来的时候,就你带的钱最多!女人败家啊!”

    方星雨指着瘫倒在沙发上的男子,说道:“刘胜轻,你和曾少书两个来到华夏这两天天天跑哪些不正经的地方,花的钱还比我少吗?”

    曾少书把三人身上所有的钱收在一起,竟然只有四百三十六块钱,本来就很纠结,从中海过来沪州本来是为了找李朝决斗,结果来了这不到两天,人没找着,钱结果在一天内就差不多了。

    曾少书看着方星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三个人还剩四百多块,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李朝这个人,现在连回到燕京的车费都没有了。

    “行了,小雨、胜轻你俩别闹了,我们来沪州到底是干什么的?找人对吧?明天去联系一下沪州市市长,让他们帮我们找一下李朝这个人,必要时可以用一下身份。”曾少书从旁边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

    刘胜轻坐直身子,看着曾少书,声音有些轻蔑:“少书,这李朝不会就是一个只会躲猫猫的高手吧?咱们来沪州这么多天了,愣是没找着他的踪迹啊!”

    方星雨打开电视机看起了新闻,随手拿起薯片吃了起来。

    曾少书摇了摇头,劝解刘胜轻:“胜轻,我们虽然没有和李朝这人接触过,但是听闻首长他们的谈话中可以知道,这李朝实力绝不寻常,小心为妙。”

    刘胜轻一摆手,听到曾少书说的这些他就心烦,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刘胜轻出生于燕京八大家族之一的刘家,是刘家当今家主的次子,虽然被扔到了军营里,但凭着自己所习的家族祖传的武学和自身的家世,让自己在部队里大放光彩,最后加入了华夏三大最强特种兵组织之一的神兵组。

    在神兵组自己的实力绝对可以说是一顶一的高手,虽然还打不赢神兵组的组长霍光,但也被所有人称之为第二个霍光,未来神兵组的接班人!这一切是多么的辉煌啊!可是当自己还沉浸在自己勾画的蓝图中时,中海军队第二把手的黄老突然召开会议说一个叫李朝的人回来了,而这个叫李朝的人的定义就是:强!黄老还直接说如果可以还想把中海的神兵利器交付于李朝统一管理!

    中海的神兵利器指的就是三大部队:战龙组、春雨组以及神兵组;战龙组是公认的中海三大部队的中坚力量,不只是他们的综合实力最强,他们的组长也是三大部队里公认的战斗力最强;而后就是春雨组,春雨组就和天香派一样全是女人,就是所谓的娘子军,战斗力可观,但他们的副组长是出了名的谋士,有她设计出的谋略基本没有什么意外,而正是她的存在让春雨成为了不靠蛮力、靠智力取胜的部队;最后就是神兵组,可以说综合实力也不错,在格斗实力和智慧这方面,神兵组里都没出最强,但是却出了一个最强惹事精————就是他,刘胜轻!

    这不,听到黄老在会议上一说李朝有可能接手三大部队,整个人就跳了起来,叫嚷着要和李朝干上一架,要不是他老爹有点面子,恐怕两年前这个家伙就被黄老踹出军队了。

    黄老也正好想和李朝斗一斗,就同意了刘胜轻前来沪州找李朝一决胜负,但也派了神兵组里必将冷静的曾少书和方星雨俩人陪同刘胜轻来到沪州,第一、可以随时策应和帮助;第二、李朝本来就是一个超级惹祸精,如果再加上刘胜轻这么一个惹祸精,那沪州还不得翻了天啊!所以派这俩人看着点刘胜轻。

    “也不知道我们是因为谁才被派到沪州来的?”方星雨瞥了一下刘胜轻,满脸的嫌弃,“没事找事。”

    曾少书看到这情况,也只好回应尴尬一笑,这事儿真不知道该说些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