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被嫌弃的神医
    无名国度,陈果儿正在超级计算机前啪嗒啪嗒的敲打着键盘,然后看着另一台超级计算机屏幕上显示的画面,在思考着什么。

    “陈姐,这个你打算怎么办?”坐在旁边正在和陈果儿一起整理资料的小个子男生问道,“要不要通知首领?”

    通知你妹啊!那个王八蛋直接跑去华夏了,你跑去通知啊!

    李朝离开无名国度的事情,到现在为止,除了几位高层以外还无人知晓,陈果儿对这人的问话,也只能在心里怒吼一下罢了,实际上也只能做到不鸟他,因为这问题实在太难回答了。

    咔嚓!

    电子大门自动打开,一个穿着白袍绣着红龙的男子走了进来,对着正在和陈果儿搭话的男孩:“你先下去歇息吧。”

    “是,张副首领。”男孩快速整理了一下桌面,给副首领腾出了位置,自己赶忙离开。

    来者,正是无名国度的副首领:张峥,二十一岁,张峥是和李朝一起组建‘十二杀’里的人,也就是张老二,灭杀!

    张峥拉过椅子坐了下来,看着陈果儿,笑着说道:“怎么,把自己关在这个房间里弄出些什么名堂没有?”

    “张老二,你话变多了。”陈果儿继续敲打着键盘,没抬头,但还是要给这家伙几分面子,回了他一句。

    张峥探头看了一眼荧屏上的文字和数据,被深深的吓了一跳。

    “等等,这些文字不是老大修习的那本《太清古明决》上的吗?这些数据是什么?”张铮把头伸了过去,脸上满满的全是震惊。

    “这是我根据《太清古明决》上的内容与华夏至今还存在的古武学内容核实了一下,没有太多的详情,但是至少知道了这《太清古明决》是一本道家武学心法,而且是一本存在危险性的秘籍。”陈果儿推开张铮挡住计算机荧幕的脑袋,解释道,“然后我查遍了所有华夏道家史料,都没找到太多有关这个《太清古明决》的资料,都是只有一些零星的东西,完全不足够了解这本武学,这上面的东西就是我查到的全部了。”

    张铮砸吧砸吧嘴:“啧,就这些?”

    陈果儿像是早就习惯张峥这些对人有些蔑视的行为,也没太去在意,只是淡淡的回答:“差不多,基本的大致内容就这些,其余的都是一些散碎没有价值的记录。”

    张峥伸手点了点屏幕的文字,说道:“这个上面的东西,不给老大发过去看看?”

    陈果儿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啪嗒一下摔在桌上,对着张峥说道:“你看看这些文件之后再说。”

    张峥拿起桌面上那一沓文件,只见第一章有四个大字:上古家族!

    张峥却突然眯起了眼睛,看了一眼陈果儿,然后就死死的盯着这四个字,破天荒的这位杀人如麻的男人手开始有些微微颤抖。

    “上古家族吗?”张峥缓缓看着手里文件的每一页内容,眼中没有恐惧,反倒是有些怀念,“都成了撑起华夏的支柱了啊。”

    陈果儿靠在转椅上转了一圈,稍稍活动了一下脖子,说道:“上古家族据说是超越华夏四大古武门派的存在,上古家族至今已知的有王、赵、白三家,其余的家族都不愿暴露自己是上古世家的身份,为此我们根本不知道如果李朝暴露自己所习的功法,会遭到多少上古世家的攻击。”

    张峥将文件扔在桌上,一屁股坐在转椅上,揉了揉眼睛:“要不,我去一趟华夏燕京和已知的白家、王家和赵家交流一下?”

    “你能和这些家族交流?”陈果儿瞪着张峥,这有些令她不可思议,在他的印象里张峥是一个只会跟着李朝一起大杀四方的人,根本不喜搞外交这类的工作,“你不是不喜欢交涉吗?”

    张峥站起身,把手揣进长袍的衣兜里,摇了摇头:“现在无名国度上所剩的这些人除了我谁能去跟华夏上古世家的人交涉?”说完, 就走出了房间, 留下陈果儿在房间内思考着有没有办法继续收集到上古世家和《太清古明决》情报的办法。

    封沐阳从家里二楼自己房间里拿出一个白色的药箱和一个墨色圆柱形的铁茶筒走了出来,站在二楼走廊上看着在一楼大厅沙发上坐着正在喝咖啡的的白山和蔡子怡。

    “还喝?”封沐阳挎好药箱,走下二楼,“走了。”

    白山很文雅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起身和封沐阳的父母道了别,拉着还准备再喝上一两口的蔡子怡跟上了封沐阳。

    封正伤看着自己身边的妻子,苦笑一下无奈摇了摇头。

    封沐阳的母亲掩嘴一笑,倒是对这三人的表现只感觉有些好笑罢了。

    重新发动玛莎拉蒂,白山看了一下左腕的手表,见已是下午四点左右了。

    “还好在你家用餐了,不然就真得午餐和晚餐混在一起了。”白山驾驶着玛莎拉蒂向华山医院方向驶去,在路上抱怨封沐阳找药箱和铁茶罐浪费了近一个半小时。

    封沐阳为自己辩解道:“拜托,老白,我一年多没回这个家了,我能在一个半小时里在我那么大的房间里找到我要的东西,很不错了好吧?”

    白山转头露给了封沐阳一个侧脸嘁了一声,随后回头继续看着前方。

    大约十分钟左右,白山他们来到华山医院的露天停车场,下车后,白山和蔡子怡领着封沐阳上了四楼。

    “我求求你了,我爷爷身体真的禁不起这样的挪动啊!我求求你们,我一定会尽快把钱凑齐!住院费、医药费、还有手术费我都会凑齐的,再宽限几日吧!”

    在四楼401病房门口簇拥了许多人,有医生有护士还有保安,外围还围上了一群凑热闹的,中间有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穿着学生制服的男孩跪在地上哭啼着向医生哀求。

    “少来!这里可是华山医院,不是爱心协会!”一个保安甩了甩手中的警棍冲着男孩怒吼道。

    一个漂亮的美女护士也用与她美丽外表不相配的歹毒语言说道:“没钱还治病?没钱就去死吧!”

    封沐阳和他封家世代相传的祖训医德完全如出一致,见到作为医者竟抛弃医德医品,如此对待病人,挽起袖子就准备上去干一架的冲动。

    白山一把拉住他,摇了摇头:“先去404病房看看老大的情况了来,少去凑热闹。”白山希望他能分清楚现在什么是最主要的事情,像这种事情就完全没必要去理会。

    拉着杀气横溢的封沐阳来到404病房,白山推开了房门,结果走进一看,傻眼了,整个房间里就剩邱霞一个人坐在垃圾桶旁削着苹果。

    “邱霞姐,其他人呢?”白山望着整个房间竟然只有一个人,诺大的房间显得有些压抑。

    邱霞拿起水果刀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苹果切成几瓣放在床头桌子上的白色盘子里,然后回头看着白山三人,撅了噘嘴:“唐叔叔走了,潇潇陪李朝那家伙到401那边看热闹去了。”

    “什么!伤成那样,还去凑热闹?”白山往后踏出一步,转头看向401病房的方向,真就看见李朝那家伙在唐潇潇的搀扶下围在401围观群众的外围看热闹。

    李朝忽然转身看着白山,嘴角一勾,让白山心底有些发颤,直觉告诉自己这家伙从自己进入四楼开始就已经注意到自己,而且从那时候开始就在盘算怎么坑自己了。

    “白十二,你们回来啦!快过来!”李朝伸出左手朝他们挥了挥手,本来是想用右手的,但右手不是废了嘛,根本动都动不了。

    封沐阳和蔡子怡走出房门,正好被李朝瞧见:“你们一起过来!”

    封沐阳和蔡子怡不知道李朝想干什么,二人互望一眼,然后走了过去,唯独白山半步也未移动,不是不想走啊!那完全是看到李朝之前笑得那么阴邪,现在双腿打颤走不动啊!

    “咳咳!”李朝故意咳嗽了一下,“蔡部长和那个···我记得你是封···封···”

    “封沐阳!”封沐阳说道,虽然时隔多年,但没必要只记得自己的姓氏吧!

    “哦!你俩帮我把白山拖过来,我主要是找他有事。”李朝指了指还在原地傻愣着的白山,诡异一笑。

    俩人赶忙跑过去架着白山就过来了,李朝把左手搭在白山的肩上,很小声的跟白山说了几句。

    “就靠你了啊!”随后拍了一下白山的肩膀,就让蔡子怡和唐潇潇还有封沐阳和自己一起回到病房。

    回到404病房,躺在病床上的李朝,看了看他们,最后看向蔡子怡:“不会,这个封沐阳就是你说的号称在世神医的朋友?”

    “是的。”蔡子怡点头算是承认李朝说对了,然后疑惑的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李朝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

    “太他妈不妥了!你说要是换成这小子他爸来,我还能安然接受,这小子来治我,万一给我卸个胳膊或者退什么的,那我不是亏了?这家伙有没有职业道德我还不知道呢!我信不过。”

    “你可以侮辱我的智商、情商!甚至于你可以侮辱我的功能!但你不可以侮辱我的医术以及我的医德!”封沐阳觉得自己必须找会面子,或许这已经不是面子问题,而是信仰问题。

    “还是嫌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