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无从下口
    封沐阳假期一张折叠桌子,从医药箱里取出一柄手术刀和一卷银针摆在桌上,随后从大衣兜里拿出铁茶罐立在银针旁边。

    “老李啊,让我看看你的伤吧。”封沐阳挽起衣袖,进卫生间清洗了一下手,出来看着左手拿着智能手机正在看电影的李朝。

    封沐阳拿起毛巾擦了擦手,上前夺过李朝手里的手机:“看什么呢,这么起劲。”

    李朝拆下右手上的石膏绷带,露出因为骨断而有些变形的手:“你再去洗一次手之后再来给我把废手接骨吧。”

    封沐阳关掉李朝正在播放电影的手机放在了窗台上,然后走进了卫生间洗手。

    出来后,将折叠桌拉到病床边,看着李朝变形而且淤血发紫的手臂,哀叹一声,摇了摇头。

    “你这是跟多强的人交手啊!你看看,这手都搞成这样了。”说着,封沐阳就摊开卷着银针的裹布,取出几枚银针扎在李朝右手臂的穴位上。

    “不错,一根银针阻断了右手臂的神经感官,让我即使不使用麻药用手术刀切开我右手肌肤时也不会感到疼痛。”李朝看着封沐阳操针刺穴的手法笑了笑,“另外几根是用来堵住我的血管,切开肌肤后只放污血,不让鲜血流出,好技术,和你父亲技术的距离原来越近了。”

    封沐阳扎入最后一根银针,轻轻松开了手,刚刚舒展一下的眉头又立刻紧皱了起来,随即从桌上拿起手术刀在沾满医用酒精的干净棉花团上擦了擦,缓缓切开了李朝右手小臂的肌肤,将用银针封在小臂内的污血慢慢放了个干净。

    污血一完,封沐阳就看见已经断裂错位的臂骨,拿开手术刀,戴上医用手套两根手指伸入李朝的有小臂内开始将断裂错位的手骨摁回原处,随后从医药箱里取出一瓶乳白色的药液全部倒入李朝的右手小臂里手骨裂痕上。

    “这接骨的药液是我封家的祖传,接下来给你愈合皮肤的药液是我独门自创的。”封沐阳炫耀着拿起铁茶罐在李朝面前晃了晃,然后拧开盖子将里面金粉色的乳膏涂抹在李朝的开刀口上,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到最后竟然开不出一点刀痕,“你这刀痕是没有了,但手骨的伤有些严重,恐怕还要静养一两天才能好。”

    李朝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个,沐阳,我左手大臂上还有一个伤,不过你能不能治的时候给我留下疤痕?这伤对我有很大的意义。”

    “好。”封沐阳拔下李朝右臂上的银针,使其恢复正常供血功能。

    拆开李朝左手大臂上的绷带,看到伤口觉得很不对劲:“咦?这怎么像个字啊?”

    李朝仰头一笑:“好眼力!这就是一个字。”

    “什么字?”

    “仇。”

    封沐阳莞尔一笑,不再多问。

    重新扎针,封住李朝的疼痛神经,然后拿起手术刀切掉开始溃烂的软细胞组织,然后拔下银针贴上一张棕色的药贴。

    “这是封家的一种药贴,里面所使用的是中药,对恢复肌肤还是很有效的,不过会留下伤口疤痕,基本上没人在用这类的药贴了。”封沐阳贴好药贴后,转身翻着医药箱里的东西。

    “那你怎么还有这药贴?”李朝招手让唐潇潇把自己在阳台的手机给自己拿过来,要继续看电影,然后问到封沐阳。

    封沐阳拿出一个檀木盒子扔到李朝身上,说道:“这里有一枚治疗内伤的丹药,是我自己配置的。”

    李朝打开木盒,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一枚玻璃珠大小的墨绿色药丸静静躺在药盒里,圆润的药身上被金色的龙骨形纹路圈了一圈。

    “金色龙纹?”李朝将药丸取出在手里滚来滚去看了几遍,抬头看着封沐阳手里的药丸,“这上面的纹路是个什么东西?”

    “千足金鳞蚕的身躯捣成碎末做成的,千足金鳞蚕是从两千年前就生活在西域苗疆的深山里,是蚕的变异体,是濒临灭绝的东西,医药价值是极品。”封沐阳收拾好东西,清理了一下刚才给李朝手术放出来的污血。

    清理完污血,封沐阳看着蔡子怡,说道:“蔡妹妹,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这次你总不能拒绝我请你吃饭了吧?”

    蔡子怡看了一下手表,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李朝、唐潇潇和邱霞问道:“你们要吃些什么?我带回来。”

    “鲜虾炒饭。”邱霞点了点头。

    “黄焖鸡盖饭!”唐潇潇午饭还没吃呢,正愁什么时候吃饭,现在蔡子怡说要给他们带饭,激动的就差没跳起来。

    李朝拿着手机耍了半天没说话,蔡子怡等了几分钟没见他说话,就出声问道:“你呢?李朝,你吃什么?”

    李朝将手机的屏幕转了过来,只见屏幕上正放大着一张炒饭的图片:“我要扬州炒饭,谢谢。”

    封沐阳嘴角抽了抽,哭笑不得:“拜托!我要带蔡子怡去大酒店吃饭啊!怎么可能会有这些低等食物!”

    李朝一甩手,满脸嫌弃:“有钱人真是太讨厌了,吃个饭都要炫耀,还来打击我们这些穷鬼。”说完就看着邱霞和唐潇潇,装得很悲凉的样子。

    封沐阳现在是十分不爽,不对,是太tm不爽了!这李朝就是在拆自己的台,而且也太狠毒了吧!

    “少来了!你这家伙是那种缺钱的人吗?”封沐阳扯着嗓子怒吼,这一下是在李朝意料之中,不过倒是吓到了其他三个人。

    李朝可怜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哀愁的样子楚楚可怜的望着蔡子怡。

    “我最近穷得烟钱都没了。”

    蔡子怡也报以同情的眼光看着李朝,在她眼里如果不是很缺钱的话,像封沐阳说的那般,李朝根本不需要来应聘自己保镖的工作。

    李朝嘴角一扬,脸上满是阴谋得逞的样子。

    蔡子怡扭头对封沐阳说道:“我们还是随便去外面吃点什么吧,这样我也好给他们带点吃的。”

    封沐阳刚想开口劝蔡子怡不要相信这家伙的鬼话连篇,结果就见蔡子怡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而且真的很不好让自己拒绝。

    “你狠!”封沐阳伸手颤抖的指着李朝,恨不得把李朝就地生吞活剥。

    李朝摆了摆手:“安啦,就去医院附近的小饭馆随便吃点,然后给我们带饭吧!谢啦~”

    蔡子怡挎好包站了起来,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会给你们带你们要吃的东西。”

    封沐阳像斗败的公鸡,耸拉着头,眼里全是不甘!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甘心,眼瞅着马上就能和自己心爱的子怡妹妹一起喝着红酒在温暖的环境下相处,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李朝这个家伙简直毫无人道。

    大约十几分钟后,华山医院外对面美食一条街里的一家家常菜馆里,蔡子怡点了一盘酥花生、鱼香肉丝还有炝炒白菜和番茄鸡蛋汤。

    递过菜单,蔡子怡眨着眼睛递过去菜单:“你想吃什么?要不要我帮你点?”

    “你随便帮我点吧。”封沐阳是实在不知道该点些什么,这种地方完全没来过啊!感觉莫名的恶心啊!

    蔡子怡再点了一个水煮肉片,之后点了李朝三人要的打包食物,没多久,食物就上来了,蔡子怡抽出一双筷子很斯文的吃了起来,可是封沐阳是根本无从下手啊!就连筷子都不敢拿起来,那筷子看着油腻得有些发烟,看着就倒胃口。

    这一刻,封沐阳倒是很佩服李朝蔡子怡等人的意志力,竟然在这种环境连这种食物都吃的进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