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一点就炸的‘炮仗’
    已经做好壮烈牺牲准备的严政,却发现自己没有死,倒下的是之前还用枪指着自己猖狂叫嚣的外籍雇佣兵。

    他的脑袋上伴随着这一朵朵血花出来的还有脑浆,瞪大着眼睛,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望着枪声传来的树林里,只见叶钦走了出来,肩上扛着枪口还在冒烟的95式步枪,将一根因为激烈战斗而有些弯曲变形的香烟叼在嘴里。

    “狙击手做近距离搏斗能有这成就,不错。”叶钦吐出一口浓烟,将香烟扔在地上狠狠地踩熄,下了林子来到公路,看着严政,“不过你的做法虽然有点鲁莽,有可能丢掉性命,但是我很欣赏!正所谓,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严政将已经打光子弹的手枪收起,随后站起来冲着叶钦竖起一个大拇指笑了起来。

    叶钦走到外籍雇佣兵的尸体前,举起95式步枪,一枪托下去直接砸烂了金属箱子,发现里面正是上级要求他们舍命也要夺回的文件。

    “任务完成,文件到手,敌人也已经杀死!我方情况零死亡,一轻伤。”

    叶钦向指挥室汇报最终的战况,他的汇报不仅是夺回文件这么简单,更是在世界上替华夏这个被称为‘雇佣兵禁地’的国家又添上了一笔神秘色彩。

    指挥室里,黄老听到叶钦的汇报,因激动而有些颤抖的手默默摘下了戴在头上的通讯器,转身望着正在和他之前一样在等待着结果的短袍老人。

    “咱们赢了。”虽然黄老脸上表现得很平静,但眼睛和声音中充满了亢奋。

    “嗯。”短袍老人从嗓子发出声音,随后站起身转身离去,到门口时回头对黄老说道,“五年前我说过,把中海特种兵部队交给你,我放心。”话完,转身离开了指挥室。

    黄老对着短袍老人离开的背影,笔直站姿,敬以军礼:“报告首长,黄盛元此生无悔生于华夏!”

    短袍老人走出指挥室,看着身边走过的每一位军人肩上贴着五星旗帜图案的肩章,心中顿生感慨,感觉自己多年从政练就的平静之心受到了触动。

    藏区的战斗结束了,战龙身披着祖国赋予他们的万道荣光回到军区报到!而华山医院这边在封沐阳和其他人的帮助下,仅仅入院两天的李朝竟然痊愈出院!

    “出院了,好的真快。”李朝走出医院大门,活动了一下筋骨。

    这时林岳峰走上前来,将手中的一份文件袋递给了李朝:“两天前,有两名外籍雇佣兵潜入华夏盗走机密文件,虽然最后在藏区国界内被战龙的人除掉夺回了文件,可是两天了,都没能查到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隶属于哪个雇佣兵组织!中海军方找到我,想请你帮忙看看。”

    李朝结果文件,当场打开文件袋取出里面的两张照片,随后又抽出了记录战龙在当时参战人员战后的口述详情。

    “沙暴。”李朝仔细核对了一下,皱着眉头说出了两个字。

    林岳峰疑惑地看着李朝,说实在的,虽然林岳峰自己已经离开雇佣兵的世界快五年了,但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可是就还真没听说这个‘沙暴’是个什么玩意儿?外号?还是组织名字?

    李朝将文件和照片重新装回文件袋里递了回去:“改天你叫那些想知道这些人身份的家伙到我现在住的地方来找我,我现在得去赴一个约,没这闲工夫。”

    林岳峰尴尬的接过文件袋,看向白山他们。

    白山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朝摸出手机打给秦煌,没有半点寒暄,直奔主题:“有空没?我们该去和往来酒吧里住着的拳王斗一下,顺便提醒一下那里的王老板他的时间可不多了。”

    秦煌看了一下正在自己身上耸动的女人,真的很不想离开啊!

    “晚点吧,我现在有些事情。”秦煌挺了一下腰,顶得自己身上的女人一阵呻吟。

    李朝听到那边传来的声音,多少还是有些尴尬:“咳咳,那个,你忙,一会你忙完了,就给我打电话。”说完就快速的挂了电话,不想再多说一分钟。

    秦煌将手机扔到一边,一个翻身将女子压在身下,舔了舔嘴唇:“真是动人的身躯,令我无法自拔。”秦煌发动全力冲刺,后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完事走进浴室冲洗。

    裹着浴巾走出浴室,秦煌看着瘫软在床上的女子,将自己身上的浴巾丢了过去。

    “你你去洗个澡,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要出去一下。”秦煌穿戴好衣着,拉开床头柜,取出之前白山给他们的手枪和钮扣炸弹。

    装好武器,秦煌走出房间顺带反手关好房门,拨出李朝的号码。

    “老李,走吧,我先去往来酒吧,在那里等你。”秦煌挂掉电话,快步走到自己那花了1.8万元在二手市场淘来的捷达驶了出去。

    在秦煌奋战于床铺之上的时间里,李朝已经回到邱霞的别墅里,走进自己房间,李朝摇头苦笑:“在这个房间睡了不到十个小时,结果我就在医院足足躺了三天之久。”

    李朝把手伸进枕下,摸出之前藏在枕下的龙常,拆下弹夹,看着弹夹里仅有的七发金色子弹。

    大拇指轻轻一顶,一枚金色的子弹就这么脱出了弹夹落尽掌中。

    让金色子弹在掌中咕噜咕噜滚了几圈,看着盘卷在子弹上的白色龙纹,李朝手握拳将子弹紧紧拽在手里。

    “子弹不多了,看来得让家里制造一批送过来了。”将子弹重新装填进弹夹后,直接将弹夹上回枪内。

    李朝将龙常别在腰间,穿上大衣,看着衣服上干干净净,没有之前打斗留下来的污痕:“没想到,三天就干了,这是很不错啊!”但是李朝赞叹之后,就有些尴尬了,自己从回华夏到现在从头到尾就这一套衣物,根本就没有换洗衣物!要是出点意外状况,那岂不是自己要打光条了吗?

    李朝抖了抖衣裳,走出房间,看着在一楼正坐在沙发上喝着果汁和其他人聊着天的邱霞:“邱霞,那些我从巷子里带出来的人你都安置好了吗?”

    邱霞喝了口果汁:“已经全部安置好了,我在沪州市中心政府附近找了一处大型的四合院,全都住在那里面去了。”

    “嗯。”李朝点了点头,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大衣是,开口说道,“那个,邱霞,过几天帮我买几件换洗衣物什么的吧,我不可能就只穿这一件衣服吧。”

    邱霞惊惶的伸手捂住嘴,一副突然想到什么的样子:“抱歉,我把这事儿给忘了,之前就打算给你买衣服的,抱歉!晚点我就和潇潇一起出去给你选几件衣物。”

    李朝走下楼梯冲着邱霞道了声谢,然后和其他人打了招呼就出门了,同时把白山的车借来开向了往来酒吧。

    正在独自巡逻的秦婉儿背靠在停在路边的巡逻车车门上吃着甜筒冰淇淋,只见李朝驾驶的玛莎拉蒂总裁狂奔而过!

    对于秦婉儿而言,这辆车不仅是超速违规,这辆车的车主之前超速行驶而且车技甩了自己几条街!更可恶的是,这辆车的车主破坏社会治安!

    不过之前惹上秦婉儿的时候驾驶员是白山,现在驾驶员是李朝!可是秦婉儿当时由于一直没能追上白山,所以没有看见驾驶员是谁,她只是记住了车牌号和车型,她一直坚信自己总有一天要让那人栽在自己手里。

    扔掉没吃完的甜筒,秦婉儿直接上车拉响警笛,换档一脚油门直接冲了出去。

    “你这个人渣!社会败类!我一定要抓住你,打爆你的驾照分数!”秦婉儿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恶狠狠地说道,右脚控制着油门使车速在短短二分钟内就提到了一百码左右。

    李朝瞥了一眼反光镜,吓得差点没忍住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只见身后一辆警车穿梭在城市道路的车海中,保持匀速向自己冲来,起码有一百多码的速度。

    李朝坐在车里大叫:“这尼玛什么情况啊!”自己这么嚣张的人到了华夏,在城市道路上都才只开个七八十码,果然华夏警务人员就是不一样直接飚一百多码啊!真tm任性啊!

    只见那辆福特轿车型的警车来到自己左手边便减速,一直稳稳的和自己保持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李朝放下窗子,对着对面的警车喊道:“喂,我说,你这样弄到底想干什么?我根本没有办法左转啊!”

    警车副驾驶的车窗被放下,只见驾驶座位上,坐着一个美女交警正怒瞪着自己。

    秦婉儿拿起扩音器对着李朝嘶喊道:“对面的车辆,请靠边停车,接受检查!”

    李朝皱起了眉头,这才拿到驾驶证没三天,这要是分被刷爆了的话,回去一定会被白山他们笑!早知道就不超速了,该死的!

    李朝一脚下去,玛莎拉蒂总裁直接在城市道路上飚出了一百三四十码,直接将秦婉儿驾驶的车辆甩在了身后,同时把左手伸出窗外,对着身后秦婉儿驾驶的警车竖起了中指。

    “该死的!”秦婉儿也没觉得对方会这么容易就停下来接受检查,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直接加速溜了,而且还朝自己竖起了中指!

    “不把你抓到,打爆你的驾照,我誓不为人!”秦婉儿那暴脾气是出了名的一点就着,活脱脱的一个大炮仗脾气,李朝的中指正好引燃了这枚炸弹的引线。

    秦婉儿一脚将警车的油门踩到底,目露凶光,整个人的身体都向前倾斜,一副恨不得把前面的玛莎拉蒂总裁撕碎,把里面的驾驶员剁成肉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