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弄巧成拙
    刘胜轻握紧拳头,仰头狂笑:“我就知道老曾是站在我这边的,放心吧,我绝对会在今年的盛武大会上揍扁李少羽的!”

    曾少书缓缓站起身,冷冷说道:“比实力你斗不过李少羽,但是李少羽要夺走的是我们战龙的信仰,我就算明知你不敌,我也只能支持你!虽然你是神兵的人。”

    “那也就是说,李少羽针对叶钦组长的传闻是真的了?”方星雨身为春雨的人,但也能明白每个小组都有自己的核心信仰!

    战龙组的精神信仰是‘斗神’叶钦,战龙组组长;春雨则是副组长慕容烟,人称‘冷箭’;神兵就是号称‘狂剑’的神兵组组长周苍南!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的信仰,而李少羽所要做的就等同于想要抹杀属于战龙的精神支柱,战龙的信仰!想曾少书这样的战龙组成员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恐怕盛武大会又要再次被战龙组的成员掀起风浪。

    “没错。”曾少书紧握双拳,恨不得能一把撕了口中所谓的李少羽:“那个家伙仗着自己有李家传承下来的武学,在军中混得风生水起,一直自以为是。”

    方星雨捋了捋头发,说道:“我记得战龙的叶钦组长并不会武学,叶钦组长以前是狼牙特种部队出生,凭着自身不断地努力,在战火厮杀中闯出来,才有了今天的实力!说实在的叶钦组长的格斗能力其实远超我们这些武者,但毕竟普通人和武者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当普通人随着年龄变大的时候,身体的各方面机能就会开始慢慢衰竭,导致格斗能力大幅度衰弱!而武者有武学心法强健体魄所以很难出现像普通人那样器官衰竭的状况,所以叶钦组长和李少羽真的交手的话,恐怕反而会处于下风。”刘胜轻从上衣兜里取出一片口香糖放入嘴中咀嚼。

    方星雨走上前试图拉开车门,发现根本拉不开,看来车主在下车之后就锁上了车门。

    “要不要打碎玻璃看看这里面有没有我们重要的东西?”方星雨指着玛莎拉蒂总裁的驾驶座玻璃。

    曾少书摆了摆手,转身问道第一发现者的秦婉儿:“你当时看到那个人真是从a栋跳到b栋?”

    秦婉儿点了点头,指着b栋大楼:“没错,就是从a栋天台跳到b栋天台!”

    刘胜轻抬头看着两栋楼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一条大马路的宽度,就算是三大组的组长来恐怕都很难做到,更何况说是一个国际a级的通缉犯呢?这太不可思议了!

    “ab两栋只见距离这么大,为什么bc两栋的距离这么小?这什么布局啊?”刘胜轻惊叹能够越过这么远的距离之人绝非等闲之辈,同时也感叹这老式小区的布局。

    秦婉儿摇了摇头:“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曾少书转身走向b栋大楼,手里的布袋已经悄然打开。

    刘胜轻对着站在身边的武警总队长胡耀光说道:“胡队,请你赶紧撤离这附近的所有住户,对了,撤离的时候一定要检查身份,不可让敌人伺机逃出。”

    方星雨上前,掩嘴低声嬉笑:“刘猪头,你平时不是嘴上满嘴跑火车,而且还特喜欢找人打来打去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冷静了?”

    刘胜轻伸手点了点脑袋:“我虽平日里是大大咧咧的,而且行事有稍许鲁莽,但我不傻啊!”

    头微微倾斜,凑到方星雨耳边低语:“赶紧帮助胡队把周边所有的住户居民撤离,不然曾少书扔炸弹玩起来,可就是大难啊!”

    见刘胜轻如此之说,方星雨回身前去帮助胡耀光指挥在场武警进入小区,全面搜寻并且全力撤离小区内多有住户人员。

    “一定要挨个检查啊!不可以放过!”

    “送出去的人员必须检查户口身份真实,核对住户信息,要仔细啊!”

    ······

    白山接到李朝的电话,差点没气的跳起来!md,老大这王八蛋,把自己车一开出去不仅惹上交警,还被未知之人打爆了右前轮之后在地面上疯狂摩擦行驶了一段距离,最后车子现在还被武警官兵给围住扣押了,要是让白山知道他的车还在破损的这种情况下玩了一个大幅度的漂移不知会作何感想?

    白山拨出电话,叫来了秘书和司机,还有白氏集团首席律师芈槐。

    坐上让司机从家里开来的悍马后座,白山指着挡风玻璃前方,脸色有些沉重:“立刻开,到梦山小区!立刻!”

    坐在旁边的芈槐带着眼镜,怀里揣着文件,出言劝慰:“白经理,不必动气,何事需如此冲动?不可一议?”

    白山转身就指着芈槐的鼻子破口大骂:“芈槐!在老子面前收起你那套儒家酸腐的文人气息!否则,你就卷铺盖滚蛋!”骂完,回身对着司机说道。

    “开车!”

    悍马轰鸣而出,直接下了山,往对于白山等人平时闻所未闻的梦山小区方向驶去。

    白山真是没想到,这老大回到华夏短短一周的时间,愣是捅出一大堆的篓子,这到底是要说命该如此,还是该说这丫就是一捅祸篓子、惹祸精呢?

    虽然和李朝相处了不少年,也见过李朝在他国胡搅蛮缠乱搞一通,但那时候他们都是雇佣兵!雇佣兵是不讲道理、不分善恶的,那时候他们眼里,不惹事的家伙,那tm就是孙子!可现在不一样了,这是在华夏,你是要作为华夏公民生活下去,不是做雇佣兵时期干一票就他娘的跑路了!差距是明显摆着的,以前在雇佣兵的那一套不适应在华夏生存啊!

    白山盯着秘书韩书伟,说道:“韩秘书,替我联系一下沪州武警总队长胡耀光。”

    韩书伟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手机拨通电话,递给了白山。

    “喂?哪位?”

    电话那头传出胡耀光的声音,白山却不吭气,不言语,只是皱起眉头,紧接着就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递还给了秘书。

    韩书伟收好手机,看着白山问道:“白经理,您不和胡总队说点什么?这就挂了?”

    白山狠吸了一口气,无奈叹出:“我估计这次胡耀光也不敢随意给任何人开后门了,光天化日之下,我的车先是在城市道路超速飙车,后又被他人开枪射击···在华夏这个国家,什么都好说,就是跟枪支弹药扯上关系的事儿不好说啊!”

    “司机前面停一下,然后韩秘书你下车,打个车立刻前往沪州市政府,这事儿我需要政府机关和军方的帮助,否则很难处理掉。”白山挥手示意司机停车,从兜里取出一块金属的六边形、正反两面都刻有白字的银制令牌,“这是白家的家族令,是燕京古武世家白家之人用来证明身份的物件,你带着这个前往沪州市政府找他们前来相助,必然不会受到丝毫阻碍。”

    韩书伟离开,白山瘫坐着,大手一挥:“继续开车吧,目的还是梦山小区。”

    李朝混在疏散人群之中,跟随着武警官兵排队前往小区出口,在那里一个一个接受检查盘问,无碍后方可放行。

    “兵大哥,这儿到底发生了啥啊?我在家里躺着睡觉呢,结果你们就踹开我家门,这发生什么事了?”李朝装傻充愣对着左手边护送他们的武警军人,出言问道。

    李朝在给白山打完电话就听见门外有厚底子军靴踏在地上的声音,根本来不及撤离,只能翻身脱掉鞋子衣物上床装睡,试图寻找机会再做打算。

    现在马上就要到小区出口了,但是盘查这么严厉,恐怕会暴露,得想办法溜!不管能不能出小区,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先躲过这一次的盘查。

    李朝见武警官兵未理睬自己,大脑灵光一闪,双手赶紧捂上肚子,在原地蹲了下来。

    “哎哟,肚子疼,兵大哥你有纸吗?”

    李朝为了装得像一点,用力收腹,夹紧屁股,你别说,装得还真想那么回事儿!

    “你不会是给我装的吧?”武警官兵看起来像是个老内行一样,皱着眉头发出疑问。看样子,应该是这些年在部队里这丫的没少用这样的招数。

    武警官兵无奈摇了摇头,在兜里摸了个遍,摸出两张有些皱巴巴的卫生纸递了过去:“就这些了,自己去吧。”

    李朝结果手纸,赶忙点头道谢,然后撅着屁股、弯腰捂着肚子离开,动作令人发笑。

    走到一边,李朝站直身子,扔掉揉成一坨的纸巾,笑道:“这纸看着就像撸过的一样,谁还用来上厕所啊,逗死我了。”

    李朝现在知道武警已经将整个小区围住,华夏国有着世界第一陆军的称号,武警也是华夏陆军,不能大意,否则生怕会失足于此。

    盘算着龙常虽有七发子弹,但在这里又不能动用枪械!天又马上要烟了,得尽早离开,否则就来不及赶去往来酒吧了!

    人算不如天算啊!

    重新潜回c栋大楼里,李朝在试图看是否能够翻回b栋,或者前往d栋,结果一瞅——妈呀!c、d两栋全tm的有武警驻守,正在撤离住户呢!

    “我他妈没干坏事啊!怎么落得个进退两难的地境?”李朝背靠在窗户下,满脸的不爽!这种老式小区很少有外人来,撤离人员都要到武警特定的地方登记核对后方可离开,自己根本不是这里的住户,而武警又是在住宅里把装睡自己弄出来的,真弄巧成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