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皇甫零
    没多久,一名穿着迷彩军装的短发男子带着十几名军人走到黄老面前,说道:“黄老将军,您没事吧?”

    黄老拍醒了也靠在车边毫无睡相的白起忠:“白老哥,你还睡?”

    白起忠揉了揉眼睛起身看了一眼黄老,然后看着短发男子:“皇甫家的小子现在才来啊?”

    “白老将军。”皇甫零弯腰致意。

    “你丫开的酒店没啦。”叶钦走上前来,调侃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皇甫零扭头看了一眼已经破烂不堪还向外窜着火光的酒店,摇了摇头:“酒店没了,可以重建,但是这一下可真是把我脸打疼了,是谁这么嚣张?”

    白老摇了摇头,伸手指着随便被李朝扔在车顶的尸体:“还不太清楚,不过那里有一具尸体,暂时还没查到是什么部队。”

    皇甫零走到红旗盛世旁将车顶的尸体拉了下来,随手扔在地上,冷眼盯着。

    “白种人?”接种火光的照耀,皇甫零看清尸体的样貌。

    “外籍雇佣兵?”跟着皇甫零一起来的军人中,一名女子走上前翻看了一下尸体。

    “是杀手组织,和雇佣兵没有半毛钱关系。”李朝在皇甫零拖动尸体的时候就醒了。

    皇甫零看着李朝,皱着眉头:“你是谁?”

    李朝和皇甫零眼神对视了十几秒,在这十几秒的时间里,双方眼神中都透出一股杀气,对峙着!

    最后还是李朝略胜一筹,毕竟像皇甫零这样的人虽然是特种军人,但毕竟华夏的强势使得他们这些人有一段和平的生活。

    就算有强大的格斗能力,但和李朝这样常年在生死边缘摩擦的雇佣兵比杀气还是欠缺火候。

    “李朝,刚入华夏国籍,才成华夏公民。”李朝说道,“你呢?”

    皇甫零不屑一笑:“皇甫零,华夏燕京军区第一特种大队,‘零’的队长。”

    李朝扭头看着黄老:“为什么你们这些老东西让我见到的都是特种部队的?”

    白起忠大笑:“我是管理海军的,黄老弟是掌管华夏陆军所有特种部队的,你说他不给你介绍特种部队的人,难道给你介绍海军?”

    李朝斜眼鄙视了一番黄老,然后看着皇甫零身旁的女人,眼睛微眯:“姑娘,你的内力不俗,为何会甘愿跟着这个男人打下手?”

    “干你屁事。”

    哪知道,一个女人回应会这么粗鲁,的确是刷新了李朝对华夏女人的印象。

    “性子挺烈。”李朝点了点头,算是赞扬。

    “文雨,别乱说话。”皇甫零瞪了一下身旁的女子,然后对着李朝抱了抱拳:“兄弟,实在是对不起,我这部下有点失礼了。”

    李朝摇了摇头,走到皇甫零面前。

    “失礼的不是她,是你。”

    “为何?”皇甫零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失礼,自然感到稀奇。

    李朝伸手点了点文雨左臂上的部队徽章:“为何?就凭这个。”

    文雨和皇甫零懵了,这男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他的意思是说,你那文绉绉的礼仪不适合军徽里所蕴含的东西。”叶钦上前来解释道。

    叶钦的解释,瞬间让文雨对这个叫李朝的男人看法有些改观,他竟然是这么在意这东西的意义!在很多军人眼里,实力才是他们所追求的,李朝和他们不一样,在意的竟然是军人的意义。

    文雨看着已经去周围受灾情况的李朝,开口问叶钦:“叶组长,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不知道,只听黄老说他曾是一个雇佣兵。”叶钦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知道得不多。

    文雨点了点头,脸上写满了震惊:“雇佣兵竟然会这么在意这些东西,真是个奇葩的雇佣兵。”

    皇甫零眯着眼盯着李朝的背影,眼里闪过复杂的神情。

    白山走上来拍了拍皇甫零的肩膀,“皇甫老兄,你和他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皇甫零看着白山,说道:“老白,你和那个男人很熟?”

    “说熟不熟,说不熟又很熟,说实在的,我认识他那么多年了,我也有些摸不懂他。”白山摇头苦笑,对于自己而言,和李朝这么多年兄弟竟然还不太了解,实在是太无奈了。

    “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他对肩上拦着的军徽这么重视。”白山望着李朝的背影,颇有些伤感。

    或许真的是自己对老大真的太不了解了,只知道在战场上一起热血拼杀!只见过李朝屠杀敌人、为了权利残忍地对兄弟下手,还真没见过李朝有过什么信仰,这次算是重新认识了一下这位老大。

    “对了,看你这样子,现在成了‘零’特战队的队长了?”白山看了一下跟在皇甫零身后的军人,说道。

    皇甫零点了点头,说道:“当初你刚回国到燕京的时候,我也邀请你一起进入零,可是你竟然拒绝了,然后继承家业跑去沪州去了。”

    白山尴尬一笑:“军队的制度不适合我。”

    “也是。”

    皇甫零无奈一笑,承认了白山说的话,他也知道白山的性格在雇佣兵的世界里多多少少受到点影响,很容易违规,所以还真是不适合有正规制度的军队。

    李朝检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走过来和秦煌私下嘀咕了几声,只见秦煌瞪大了眼睛,不知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消息。

    白起忠走上来,抖了抖眉,活脱脱一个老顽童:“小李啊,你俩在偷偷摸摸说些啥?可否和我说说?”

    秦煌看了眼李朝,李朝摇了摇头。

    李朝说道:“这是我掌握的情报,想要?等价交换。”

    “不是都说帮你们弄到枪械和持枪证了吗?”白起忠不高兴了,开口说道。

    李朝摇了摇食指:“那是我们帮你们把狙击手干掉的筹码,想要情报,得另加。”

    黄老走上前来,望着面露难色的白起忠,出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白起忠死盯着李朝,想说什么话,却几次都卡在嘴里没有说出来。

    “我有情报,不过似乎白老将军并不愿用相应的报酬来交换呢!”李朝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微微一笑。

    黄老回头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杀手尸体,再看了一眼李朝,问道:“是有关这名杀手的吗?”

    “不仅是这一位杀手的,我在刚才知道了一个新的情报,是有关潜入华夏所有敌人的变故情况,或许对华夏军人而言是一个不小的威胁哟。”李朝嘴角一扬,露出诡异的笑容。

    黄老皱起眉头,沉声说道:“小李,说吧,你想要什么?”

    李朝举起食指,说道:“我只要一个信息来交换。”

    黄老道:“什么?”

    “我兄弟唐浩和楚江淮还有田子航,到底是怎么死的,我要细节!”李朝眼里闪过一抹寒光,杀气外露。

    “这······”白起忠和黄老突然结巴,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在纠结些什么。

    两人的样子在李朝眼里却更是激起了杀意,严肃的脸越发阴沉。

    黄老却是做出了决定:“当有另一个年轻人能挑起华夏军队大梁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所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包括你哥哥死亡的真相。”

    李朝瞳孔收缩,紧接着嘴角抽搐,双手不断颤抖,眼内充血,就像一头随时都会爆发的野兽。

    秦煌从未见到过李朝现在这个样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李朝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怒火,以防自己做出冲动的事情,过了许久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抬头看着黄老,李朝十分冷静:“我会等到那一天。”说完,冲着黄老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带我去见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吧,不然我真不觉得我可以把手里的情报坦然说出来。”

    黄老看向皇甫零:“给我弄辆车来。”

    皇甫零转身去和自己部下交代了些什么,然后回来对着黄老说道:“黄老将军,放心,我坐过来的车我已经叫人去开过来了,请您稍等一分钟左右。”

    黄老点了点头,走到李朝面前,低声说道:“我一直很看好你,甚至是我一直都看好你们李家出来的每一位!你大哥、你三弟、你还有他,我都很看好,你们都有能力与我们一起撑起华夏的天,踏实华夏的地!”

    “如果,你能放弃做雇佣兵,我们都很希望你能成为华夏中海特种兵的统领。”

    望着黄老的眼睛,李朝没有摇头,但也没有答应,只是呆站在原地,低头看着自己的鞋面,似乎在想些什么。

    “如果有一天,你想通了,就随时联系我。”黄老拍了一下李朝的肩膀,然后就看见一辆装甲车开了过来。

    “皇甫零你个小东西,军区的车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开出来的吗?”黄老走过来的时候,正看见白起忠扯着嗓子教训皇甫零,“我叫你过来,没叫你把国家财产当你家的代步工具开出来!”

    “下次不敢了,下次绝对不敢了!白老将军,别说了,我耳膜受不了。”皇甫零不住的点头认错,感觉一点都没知错,完全是耳朵受不了白起忠那震天的嗓音。

    李朝走到装甲车面前,狠狠踹上一脚,发现竟然只凹下去了一小块,不禁赞叹地点了点头。

    “安全有保障了,走吧。”

    李朝毫不客气拉开车门钻了进去,一屁股稳稳坐在后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