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心病
    黑发老人看着李朝,随后从兜里取出一块令牌递给了她:“这是中海三大特种部队的调遣令,我要你指挥华夏的军队征战。”

    李朝看了一下令牌,上面刻着一个被利刃插入头颅的龙头跃出海面的图案,顿时明白了这其中的含义!

    大海是春雨,龙头是战龙,利刃是神兵!三支部队互相制衡、相互约束!

    不愧是华夏的一把手,做什么东西都想到了均衡!好手段!

    “这三支部队,只认令牌不认人?”李朝挥了挥拿在手里的令牌。

    黑发老人嘴角一扬:“他们不是战争机器,他们有良知,你若让他们做坏事,他们不会听从你的!你实力不济,他们也不会听你的!”

    “也就是,我要使用他们,还得先拿出实力让他们臣服?”李朝打断黑发老人话,自己开口道。

    黑发老人点了点头。

    李朝将令牌扔了回去:“麻烦。”

    黑发老人接过令牌,看了一眼,然后道:“这就嫌麻烦了?你的实力让这三个部队臣服还不是事?再了,你就不想听听我将给你多少好处?”

    李朝一挥手:“五年前,你也给我有好处,我帮你们办完了之后,你就让白老耍赖!我也算是服了,那么老的人了,耍浑耍赖还真有一套。”

    黑发老人拉下脸,面部表情有些怪异,随后一声怒吼:“白起忠,你给我滚进来!”

    白起忠在外面和黄老还有总理喝着矿泉水聊着,突然房内传出首长的一声怒吼,把白起忠吓得手里的矿泉水瓶都拿不稳,直接掉在了地上。

    总理和黄老朝白起忠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动作和表情,随后就转头继续聊了。

    白起忠也顾不得什么了,这大爷发怒了,华夏地都要颤抖,赶忙快步跑进了房间,反手关上了门。

    “白将军。”黑发老人扭头,阴沉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白起忠,声音夹杂着怒火,“你是不是该和我,五年前,李朝的报酬是怎么回事?”

    白起忠顿时额头生出冷汗,当初华夏正出现经济停滞的危机,自己为了不让国家再花一笔巨款,只好坑了一把李朝!现在经济停止危机过去,五年的时间,国家的经济突飞猛进,但是这件事自己一直没有告诉首长!

    黑发老人现在很不得将手里的令牌给白起忠的脸上砸去,看着白起忠那闷不吭声的样子就来气!

    白起忠走到李朝身边,弯腰低声道:“那件事,是我私人行为,首长还不知道呢。”

    李朝低声道:“你又没跟我,我一直以为是你们上级的意思。”

    白起忠扭头看着正目怒瞪着自己的黑发老人,不知道如何开口。

    “算了,这事就此作罢!”黑发老人大手一挥,然后对着李朝道,“朝,这次的报酬和上次的报酬一起支付,如何?”

    白起忠现在却是走出去不敢,继续待着又有些尴尬。

    “你出去吧。”黑发老人示意白起忠可以出去了,白起忠如释重负,转身离去。

    等到白起忠出去,李朝开口道:“我不要钱,我现在不缺那种东西。”

    黑发老人掂了掂手里的令牌,想了半,道:“那你想要什么?”

    李朝低头想了想,最后伸出两根手指,道:“两个条件!”

    “一、我以后在华夏,能给我点特殊待遇,比方能够调动一点点军队什么的。

    第二条,容我再想想?”

    黑发老人一听李朝想要能够调动军队,这一下就有些纠结了,如果李朝拿着华夏的军队去做什么坏事的话,那可就要出岔子了。

    “第一条我答应你,但是有个附加条件。”黑发老人思量许久。

    “你。”李朝道。

    黑发老人凭空冲着李朝点了几下,道:“答应我,借用华夏的军队,可以,不能做坏事。”

    李朝果断回应:“可以。”毕竟自己也没想用华夏的军队做坏事,只是想在自己腾不出手来的时候代替自己做点事。

    在合约达成后,李朝和黑发老人的交易算是正是达成,本来黑发老人是很希望李朝现在立刻马上就进入军区,操练一下部队的!结果那家伙竟然提出想要回一趟沪州,等安排妥当之后,立马赶来。

    没办法,谁叫是自己有求于人家呢,黑发老人只好同意,让李朝将手机里有关谕大明碑和入侵敌军的资料和白老做了交接之后,就帮他定了今日晚间的机票。

    李朝走出四合院,看了一下手表,已是下午四点,难怪感觉肚子有些饿了。

    “白老,已经这个点了,我们还没吃午饭呢!请吃饭。”李朝转身看着被黑发老人骂了一通正在郁闷的白起忠。

    白起忠扭头看着黄老,道:“我现在心情很不爽,你请吃饭,让我多吃点东西抒发一下心中的郁闷。”

    黄老点了点头,这件事本来就是自己答应的李朝,现在白老哥这样推给自己,反而还可以显示自己的大气:“好的,走吧,你们想去哪里吃?我请。”

    不等李朝等人开口,白起忠率先了出来:“皇城大酒店是去不了了,就去清风酒店吧。”

    黄老想了一下,然后不爽的看着白起忠:“以前在皇城吃东西不用付钱,可是去清风酒店可是要付钱的!而且还超贵!”

    李朝一听,难怪之前要经过皇城大酒店,原来是打算不花钱就请自己吃饭啊!阴贼!抠门鬼!

    “那就去清风大酒店!”李朝懒得和他们废话,直接道。

    黄老见此,只好作罢,摆了摆手道:“那就去那里吧,你们可要记得下手不要太狠,我就那么点棺材本。”

    这时,所有人都斜眼狠狠鄙视了一番黄老,同时发出了不屑的一声。

    不到半个时,两辆军用越野停在了燕京郊区的一处酒店门口。

    李朝率先开门,走进酒店大堂,就看见酒店大堂上二楼的楼梯口站着一个女人,一个熟悉的女人。

    等到白起忠等人下车,就见李朝径直走进了大堂,然后朝着楼梯口方向的女人走去。

    “朝是好色仙人吗?看见美女就冲上去了,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黄老斜头和白起忠开始交头接耳,伸手对着李朝指指点点。

    但是这个时候的白山和秦煌脸上的表情却是和正朝着女子走去的李朝脸上表情一模一样,除了惊讶就只剩下不可思议。

    “她,怎么还活着?”白山首先再转过头看着秦煌道,但似乎又有些自言自语。

    秦煌许久才回过神来,双手都有些开始颤抖:“我、我怎么知道,难道是、是鬼魂?”

    酒店外的众人的交谈,李朝是听不见了,现在的他面对眼前的女子,竟然连一句话也不出口。

    “怎么,见到我很惊讶?”女子掩嘴一笑,“我可是实实在在的活着的。”

    李朝咽了咽唾沫,好不容易出了一句话:“你怎么会?怎么会还活着?”

    女子轻轻摇了摇头:“还好,当初你以为你下死手杀了我,但实际上,你不自主的把力道减弱,致使我现在还活着。”

    李朝长舒了一口气:“是这样啊,那你这些年还好吗?”

    女子把围在脖子上的青纱围脖拉下,露出一道长长的刀痕:“虽然你没有杀死我,但是我永远都会记得当初你狠心拔刀在我脖子上的那一抹,我会终生难忘。”

    “陈云儿,你现在对我要杀要剐都无所谓。”李朝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恐惧。

    陈云儿摇了摇头:“我对你没有恨,只是我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善待我妹妹。”

    李朝用力点头,道:“当我以为你死了之后,我就将果儿接到了无名国度,现在她在无名国度过得很好!可是你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无名国度去呢?来华夏做什么?”

    陈云儿重新围上围脖,笑了笑:“七年前那一刻开始,我就和你李朝没有了任何关系,你问这么多,会不会管的太宽了?”

    李朝无言以对,低下头,面部有些抽搐。

    “希望你真的能好生善待我妹妹。”完这话,陈云儿转身离去,留下李朝一人呆呆的站在楼道上,独自一人在那儿低声自言自语。

    白山和秦煌冲了进来,来到面前,白山看着李朝问道:“老大,真的是她吗?”

    李朝呆木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让人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她的确回来了,但却又没有回来。”李朝终于开口,望着已经空荡荡的楼道,声音有些凄凉。

    秦煌看了一眼白山,然后道:“什么回来又没有回来?”

    白山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陈云儿,七年前,无名国度在执行一次任务当中将当时他们的作战行动图泄露出去,被他们的敌人‘审判’组织得到,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导致任务失败,此后在无名国度被判用利刃割断四肢经脉,最后抹脖子杀掉。

    当时在场几千人都亲一眼看到,李朝一刀一刀划断了陈云儿的手筋脚筋,最后一刀抹了她的脖子。

    只是没想到,那种情况下,她竟然还活了下来,最后还离开了无名国度。

    李朝瘫坐在地上,捂着有些头晕的额头,大喘着粗气。

    白起忠等人走上前来,看着如此这般的李朝,出声问道:“朝没事吧?”

    “没事。”李朝抬手摆了摆,“你们先去把房间订好,我一个人在这里休息一下,一会就来。”

    “要不,我派个人在这里陪你?”黄老皱了一下眉头,出于关心,也出于警惕。

    李朝依旧低着头,不过话的方式却是用吼的了:“我叫你们滚,听不见啊?让我一个人静一下!”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