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认定的事永生不变
    李朝在无名国度建立的法度只能在无名国度实施,毕竟其他的地方是无法接受如此条条框框的约束,以及李朝的势力还做不到插手其他地下世界去建立法度。

    为此,李朝听到司机的话就猜到了不少!

    这位司机,曾经也是亚洲地下世界其他势力的赛车手,恐怕是得罪了地位不的人物,遭到追杀而躲进了华夏国。

    如果真是这样,能让他见到地下世界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认为是那边派来的,足以证明他所招惹上的势力绝对不是势力,应该和无名国度一样,同属于亚洲大型三大势力之一。

    “你曾隶属于阎罗殿,还是千杀兵团?”李朝吸尽手中的香烟,拉下窗户扔掉烟蒂。

    司机看着李朝,眼中充满了回忆,但也充斥着一股悲痛。

    “我曾隶属于千杀兵团,就因为一场比赛,害死了千杀兵团团长的儿子···”司机低头捂脸,眼角开始溢泪,“结果,我全家都被他们给杀了,我是被家人用他们自己的身体挡住子弹才得以逃脱出来的。”

    “千杀啊!果然是那群挨千刀的,行事风格还是这么残暴,自己人都杀。”李朝摸了摸下巴,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

    “看你的样子,你属于亚洲地下组织,但不是千杀兵团和阎罗殿的人?”司机一脸严肃的看着李朝,想看出点什么,不过还是放弃了。李朝的样子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从他的话中细细揣摩出东西了。

    李朝点了点头:“阎罗殿是杀手组织,全是一群阴贼,不屑与其共谋!千杀兵团虽然是雇佣兵组织,但是那种地方并不适合我。”

    司机一惊,能如此调侃这两大组织的人,在整个亚洲地下世界里就只剩下一个组织里的人敢这么做了!无名国度!

    “难道你是无名国度的人?”司机震惊了,彻底震惊了,“无名国度的人怎么会来华夏?”

    司机出这句话自然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世界上所有地下组织都知道,无名国度自从落在‘帝杀’手里掌管之后,颁布的一系列法案中就有一条:无名国度人士不可登陆华夏大地,不可给华夏政府带来麻烦。

    为此,从那以后,凡是从华夏国发出来的赏金订单,三大组织就只有千杀兵团和阎罗殿接过,无名国度从未有过接手华夏国订单的案例。

    无名国度的这一做法,给了许多型组织和势力有了生存的空间,抢订单的压力也少了许多!毕竟不是从全部三大势力手里抢肉,总还是要少些心理压力。

    可是身后这个男人如果真是隶属于无名国度的话,他怎敢冒着触犯无名国度的法度进入华夏?

    “我是无名国度的人,怎么?很惊奇?”李朝自己早就忘了自己当初定制的法案中,有不许进入华夏的条例,见到司机这般表情,自己心里还挺纳闷的呢。

    司机感慨道:“兄弟,你就别戏耍我了,你能是无名国度的人?人家那无名国度可是有法案明确规定了的,无名国度之人不能进入华夏地界的啊!”

    李朝双眼一瞪,心中一惊!

    我艹!我定制的法案当中有这么一条?我怎么不记得了!不会是太久了,我自己给搞忘了吧!

    李朝心中的想法司机自然是不知道,还以为是这位年轻伙子因被自己识破了身份,而震惊呢。

    “!你到底是谁!靠近我到底想做什么!”司机十分警惕,全身紧绷。

    这一吼,李朝也就不在那里背自己制定的法案,而是出言解释,至少现在要将自己是‘帝杀’的身份蒙混过去。

    “我真是无名国度的成员,来华夏是为了执行特殊任务,是获得上级首肯才进入的华夏。”李朝很怕这人会误会,毕竟他停在这里,自己根本回不了家啊!

    “特殊任务?不会是为了太清图吧?”司机重新起步车子,开始向前行驶,但是没有了之前那么快速。

    “太清图?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李朝摇了摇头。

    司机一拍脑袋:“我忘了!太清图是华夏政府的叫法,地下世界都叫它谕大明碑。”

    李朝微眯着眼睛,盯着司机的后背:“我的确是为它而来。”

    “只要你不是千杀兵团的人,就没什么,我们还是能做朋友。”司机算是松了口气,与其也平和了不少。

    李朝点了点头:“就是嘛!多点朋友,少点敌人,对于现在的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在闲聊中,计程车已经停在了黄河心区大门外。

    司机转头将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了李朝,道:“我叫蒋军,这是我电话,以后要用车,直接打我电话。”

    李朝走下计程车,直接大步走进区,结果被看门保安给拦了下来。

    “先生,请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保安拦住李朝,义正言辞。

    李朝歪头看着拦住他的保安,道:“我是这里的住户,出示什么身份证!”

    保安还是那副你不拿出身份证就没完的做派,李朝也不想在这里动手,只好道:“你打电话给住在南区的一名叫邱霞的女住户,你自己打电话去问问她,我李朝是不是这里的住户!”

    保安让自己的同事代替自己拦住李朝,自己则跑进保安室翻出南区住户信息表,一看果然有一个叫做邱霞的住户。

    立马拿起手机拨通了住户表上邱霞留下的电话号码。

    正在家里和唐潇潇吃着零食看电视的邱霞,突然手机响起,见是物管的电话,顿时有些扫兴!但是接通电话的那一刻,邱霞差点气得没当场跳起来。

    “我告诉你,你赶紧把电话给那人,我要和他通话!”邱霞的声音瞬间比平日高出几倍,吓得坐在旁边的唐潇潇也惊了一下。

    没多久,手机里传来李朝那嬉皮笑脸的声音。

    “喂?嫂子啊~我被保安拦住了,他们要揍扁我,快来救我!救我!”

    一听李朝的话,顿时脸色很是不好,这世界上那个保安这么嚣张能打你?不被你打成终身一级残废就不错了。

    “别开这种烂玩笑了,我现在确定是你了!赶紧把电话拿给保安。”邱霞训斥的口吻道。

    李朝将手递还给了保安,道:“里面的邱霞住户,找你聊聊。”

    保安接过手机,双手有些颤抖,支支吾吾半才出一个字:“喂?”

    邱霞一听不是李朝的声音了,在家时李朝之前的话,就知道这人是保安:“保安兄弟,刚才那位就是我老公的弟弟,你给他放行吧。”

    “好。”保安挂掉电话,恭恭敬敬的放行李朝,毕竟住在这里的人都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李朝大步向前走,嘴里哼着曲,样子特别像个流氓,根本不会有人能想到他会是住在这种地方的住户。

    虽然看着李朝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是心里却是有些焦急。

    国际盟友巴基斯坦人员生命正受到威胁,而自己这边又有非做不可的事情!

    “纠结啊!”李朝走在区路上,喃喃自语。

    就在走到邱霞别墅门前,抬手摁下门铃,喊道:“史上最帅的大帅哥回来了!快来开门。”

    唐潇潇刚换好衣服下楼,听到门外李朝的声音,两颊一红,快步走到玄关处打开房门。

    “李大哥,你回来啦。”

    李朝点了点头,然后伸头往房内瞅了瞅:“潇潇,我嫂子呢?刚才才通了电话呢。”

    “在二楼她自己房间的浴室里沐浴。”唐潇潇拉住李朝的手,道,“李大哥在楼下客厅坐着休息一下吧,我上去催催邱霞姐。”

    李朝无奈一笑:“潇潇,那就麻烦你上去通知一声了。”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摸出衣兜里已经皱巴巴的黄鹤楼烟盒。

    “烟也没有了。”李朝抖出烟盒中最后一支香烟,当场呆愣,看着手里只有半截的香烟。

    大概是因为长期将烟盒随意的揣在兜里,烟盒受到挤压变形,而装在里面的香烟也受到这股力的挤压,最终断成两截。

    在茶几上抖了抖烟盒,果不其然,从烟盒里掉出半截香烟。

    望着夹在手指间和静静躺在玻璃茶几上的半截香烟,李朝面部有些抽搐。

    “这让我怎么抽?只抽手里这半截?”李朝摆弄了一下手里的带过滤嘴的半截香烟,“连嘴瘾都过不了,真心塞。”

    唐潇潇从二楼踩着拖鞋跑了下来,看着正颤抖的摸出火机,一脸肉疼的点燃手里的香烟。

    “李大哥,你这烟···”唐潇潇走进,看清李朝手里的香烟,差点笑出声。

    李朝狠吸了一口,晃了晃手里的香烟:“怎么?瞧不起半截香烟?半截香烟也可以抽啊!还是,你瞧不起穷鬼?”

    唐潇潇赶忙摆手,生怕李朝产生误会:“不是的,李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我的意思是,是···”

    李朝摆了摆手,笑的时候差点没被吸入喉中的烟给呛着:“咳咳!我是逗你玩的,我自己看着半截烟都想笑,别你了。”

    “来坐我旁边,我俩点正事。”李朝叼住香烟,左手伸出拍了拍自己坐着的沙发旁边。

    李朝将指间的香烟吸完,掐灭在淡蓝色的玻璃烟缸里,道:“潇潇,这次我回来要办两件事,办完我就要赶往燕京,生死未卜。”

    “李大哥!”唐潇潇一听李朝得这般严肃,心中有些伤感。

    “听我完。”李朝深呼吸一口气,继续道,“这次回来,我最主要的事就是和你们道个别,然后我还想问问你————”

    “你。”唐潇潇不住的点头,眼角出现泪痕。

    李朝伸手擦掉唐潇潇的泪水,道:“当我再次启程去燕京之后,我就不知道最后是生是死!我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要和我结婚的话,你就会守寡,这对你很不公平!所以,我希望···”

    “我愿意嫁给你,即使守寡一辈子!”唐潇潇疯狂摇头,算是拒绝李朝接下来的提议,认定了自己一生就是李朝的人。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