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外交人员
    山海大酒店外,胡耀光被两方交火的流弹击中右手臂,在叶钦的掩护下撤到了后方。

    叶钦安顿好胡耀光,转身准备回归战斗,却被胡耀光一把拉住。

    “叶组长,你不能去。”胡耀光摇了摇头,疼痛产生的汗珠让他的脸显得更沧桑。

    叶钦却是微微摇头,指着双方交火的方向说道:“胡队长,我的战友们还在那里战斗,我不能躲在这个地方,我叶钦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胡耀光看到叶钦这般坚决的模样,不再说话,手慢慢松开了叶钦的臂膀,只是坐在原地不断地摇头叹气。

    “医务兵,你赶紧把胡队长送去最近的医院,让那里的医生给胡队长做手术把右手臂里的取出来。”叶钦招呼了一下身边的医务兵,然后拿起枪转身冲回了阵地。

    重回阵地的叶钦蹲在装甲车后面,问着身边的一位武警官兵:“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武警官兵伸手按住自己的头盔,随即说道:“敌人的火力是越来越猛,而且人数也不少,他们至少有四挺重火力机枪!”

    叶钦摁了一下戴在耳朵上的通讯器,呼叫着在酒店内部里的李朝:“李朝兄弟!”

    “什么事?”已经搜寻完大堂和一楼的李朝,正在赶往二楼,突然通讯器里传来叶钦的声音,就赶紧找地方躲藏了起来。

    “你现在在什么位置?找到人质被关押的准确地点了吗?”叶钦伸头瞅了一眼战况,赶忙说道,“现在敌方的重火力已经全部压在正大门上了,你尽快找到人质被关押的地方,然后带他们到安全的地方,之后从内部帮我们把敌方的重火力全部拔掉!”

    “里应外合?”李朝皱了一下眉头,不是在意叶钦之前说的话是在使唤他,而是在他认为里应外合只是想想罢了,真的做起来还是有很大困难的。

    叶钦还没听出来李朝的意思,回应道:“对,没错!你只要把人质解救出来,带到安全的地方,然后你在内部端了他们的狙击手和重机枪手,我们就会立刻发起冲锋,咱们给他来个内外夹击。”

    李朝砸吧了一下嘴,淡淡说道:“你想多了,你当敌人是猪啊?我直接告诉你,刚才我在大堂的时候看见有四五名拿着散弹枪的男人经过!你瞅瞅,你们现在正面战场上有拿着散弹枪的人吗?”

    叶钦看了看,发现这敌方阵地里竟然没有一个拿着散弹枪的人,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了!拿着散弹枪的人要么是在保护狙击手和房内的其他重机枪手,要么就是在守着人质!这样的话,李朝和人质的危险就会加大,现在自己又要让李朝分心,岂不是更大大降低了李朝的成功几率!

    “这些你都别管了,你先救下人质!老子就不信了,正面冲突,我们火力还压制不了他们了!”叶钦把武器上膛,起身对着对面就是一通扫射。

    李朝摸了一下耳朵上的通讯器,本来之前是想丢掉的,但是突然想起自己这是在帮助华夏军方,不能像自己以前那样胡来,所以只好又默默捡起通讯器戴好。

    李朝深出了一口气,重新端好枪,蹑手蹑脚地上了二楼。

    砰!

    在二楼楼道尽头的转角处,一名蒙面恐怖分子手持散弹枪走出来,一扭头就发现了李朝,举起散弹枪对着李朝就是猛的一扣动扳机。

    一颗颗钢珠散射出来,直奔李朝面门而去,幸亏李朝早就注意到异样,提前做了准备,散弹冲出枪口的那一瞬间,李朝弯腰蹲下直接闪过了散弹的攻击。

    躲过子弹,抬起手中的m4a1,对准恐怖分子的眉心就是一发子弹射出。

    嗖!

    因为消音管的缘故,枪声出膛那一瞬间的声音微乎其微,直接穿透了恐怖分子的眉骨和后脑勺。

    看了一眼死透的恐怖分子,李朝伸手抓起了散弹枪,扛在肩上。

    走上二楼,李朝四周环视了一眼,举起手中的步枪,边瞄准边悄然前进,一直摸索着二楼的情况。

    “老子告诉你们!你们已经被沪州军方所抛弃,他们竟然在谈判的时候开枪打死了我们的人!作为代价,我会每隔十分钟杀死你们当中的一个人,然后把他的尸体扔出去。”在一间大型储物室里,一个带着防毒面具的男人举着手里的散弹枪抵着一位孕妇的脑袋,冷声阴笑。

    李朝靠在墙上,透过门缝,窥探房内正在发生的情况。

    看清了储藏室里的状况,李朝将别在腰间的龙常取了出来,枪口抵在门上,直接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黄金子弹穿透木门直接射进储藏室内,穿过被散弹枪顶着头的人质右手臂上,弹头在穿过木门,人手臂两道阻碍后,紧紧镶嵌在地板上。

    人质被子弹打穿手臂,鲜血开始通过弹孔淌出,疼痛遍布全身,紧紧捂住右手臂在地上蜷缩着,疼痛得连一丝惨叫都发不出来。

    “谁!”恐怖分子端起散弹枪冲到门前,一脚踹倒被打穿了的木门,站在门口挥动着枪口扫视了一下四周。

    这时的李朝其实并没有离开二楼储藏室,在恐怖分子喊出谁的那一下,就别好龙常,翻身到天花板上的管道顶部趴着。

    恐怖分子将手中托起的散弹枪垂直立在地上,自己则以枪为支撑点斜靠着,望着四周,嘴里骂咧道:“妈的!王八蛋跑的真快!要不是我不能离开这个房间,老子非把他轰成渣不可!还是先赶紧通知一下其他人。”

    恐怖分子摸出腰间的对讲机,拉起天线,开始扯着说道:“喂喂,我是小虎!喂喂,我是小虎,你们听见了吗?”

    噗!

    一把闪耀着锋芒的匕首从右侧横向直接刺穿了正在呼叫的小虎脖子,握着匕首的手来自他的身后。

    李朝右手握紧匕首在小虎的脖子里转了一圈,鲜血开始向外喷涌,左手伸上去从已经冰冷的小虎手里拿过对讲机狠狠砸在地上,一脚踩碎。

    拔出匕首,用小虎尸体的衣物擦拭净了匕刃上血迹,转身走进储藏室内,扛着手里的步枪环视了一下储藏室里的状况。

    “十四个人?”李朝清点了一下房间内被绑着的人数,发现竟然和之前黄老给自己说的名单人数不一样,“不是说十六人吗?还有两个呢?”

    被绑的人质中一名蹲着的胖子,全身衣裳布满了之前李朝打穿其他人质手臂时所喷射出来的血迹,大喘着粗气,本来坚毅的眼神在李朝问出这个问题后就开始有些闪躲他的目光。

    这一动作被李朝尽收眼底,心中明了,大步走了过去,出声问道:“胖子,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浑身血迹的胖子由于被绑着手脚,只能向后挪动了几步,低着头不敢与李朝的眼神对视。

    “不知道啊?”李朝解开绑着胖子手脚的麻绳,同时举起步枪指着还在倒退的胖子额头,发出一声冷笑。

    冰冷的枪口抵在胖子的眉心,枪口传来的凉意浸透到了胖子的骨髓里,令人胆寒。

    胖子颤抖的看着烟洞洞的枪口,能感受到枪口里传出来的一股杀气!准确点来说,是眼前这个男人通过枪口传出自己的杀气。

    “不老实说的话,大不了我就把你们全都杀死在这里,少救一个人也是任务失败,那还不如把你们全杀了。”李朝语气冰冷,眼中充满了杀意。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华夏国驻巴基斯坦外交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你不能杀我!”胖子吓得发抖,心里想着现在只有自己的身份能救自己一命,不然这人真会杀了他!在胖子的心里,只要自己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眼前这名穿着华夏军装的男人就一定不会杀自己,或许还会对自己毕恭毕敬的。

    “华夏驻巴基斯坦的外交大使馆的人员?”李朝扬了一下右眉,望着胖子,脸上眼里都写满了不相信。

    胖子见眼前这名军人的表情总算是有所改善,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身份坐实!赶紧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一张证件递给了李朝。

    “我真的是驻巴基斯坦外交大使馆的人员,你看、你看看,这是我的工作证。”

    李朝在结果证件后,直接扬手将证件扔在了身后,枪口狠狠抵了一下胖子的额头,凶神恶煞地说道:“我管你他妈是谁,我就问你,那两个巴基斯坦人呢!不然老子弄死你。”

    “不不不,不要!我不知道,这个我真不知道!”胖子猛烈摆手,很害怕眼前这个军人手里的枪械走火,到那时候,自己的一生就完了!好不容易爬到今天这个位置,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要真是死了,那可就都灰飞烟灭了。

    “李朝,你那边情况怎么样?”耳朵上的通许器传出叶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那边还一直传出双方交火的战斗声。

    李朝把枪移开了胖子的额头,扛在肩上,说道:“只找到了十四个华夏人,我没看见你们所谓的巴基斯坦的人。”

    “哦,对了,这里还有一个自称是华夏国驻巴基斯坦国外交大使馆成员的人!”

    “你问叫什么啊?等等啊,我看看地上的证件上写的是什么,上面写的是叫黄明正!”

    “外交大使馆的人不应该待在巴基斯坦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哦!哦!这么回事啊,那好吧。”

    在进行完对话后,李朝转身将工作证扔回给胖子,脸上露出一抹阴笑。

    在听见李朝说的话后,黄明正本以为自己可以算是生命无忧了,可哪知道这家伙转身把工作证扔还给自己,还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你不告诉我,巴基斯坦的人在哪里,我就把你在这里一刀刀活剐了。”李朝左手揉了揉鼻子,左手摸出腰间的匕首抵在黄明正的脖子上。

    “你不能杀我!我真的是驻巴基斯坦的外交大使馆人员!”黄正明指着李朝哭喊道,眼前这个穿着军服的家伙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完全不在乎任何事情,只在乎最后的结果是否能让他自己满意。

    “如果你不说实话,我管你是谁!巴基斯坦是友国,如果那两名巴基斯坦外交人员在华夏受到了损伤,不仅是你吃不了兜着走,还有千千万万的华夏人都将失去巴基斯坦这样一个铁哥们儿国家!你知不知道,死肥猪!”李朝一把拎起黄正明,暴怒嘶吼,“你赶快把你知道的事情都给老子吐出来,不然老子和老子手里的刀子可不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