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改变人生的开端(一)
    黄明正慌张摆手,语言几乎是哭丧着喊出来。

    “不要,不要杀我!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李朝收回匕首,随后冲着黄明正的腹部就是一脚踹去,直接踢出一米开外。

    “那就快说,别拖拖拉拉的,老子没那么多的耐心和时间。”李朝恶狠狠地盯着在地上捂着腹部,因为疼痛而不断咳嗽吐出血丝的黄明正。

    “唔,好痛。”黄明正蜷缩在地上呻吟,疼痛感让他除了喊疼以外做不出任何事情。

    李朝啧了一下嘴角,抬起枪走上前,枪口对着黄明正的脑袋,冷峻的脸上布满了杀气:“你在磨蹭什么?不想活命了是吧?”

    “不、不是的,只是、只是这实在是太、太痛了。”黄明正咬紧牙关,忍痛解释道,实在是害怕眼前这人一枪结果了自己。

    李朝看了一眼黄明正的体型,一看就是没有经常锻炼的体态,蹲下身伸手摸上了他的腹部使劲捏了几下。

    这一捏下去,李朝震惊了,眉头紧皱,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这个还在因为疼痛而五官拧在一起的黄明正。

    “挨了我一脚竟然五脏六腑都没有任何伤势,只有皮肉感觉到痛楚,你还真是不简单啊。”李朝收回手,微微嘟起嘴,口腔内吸了一下两颊,舌头微微卷动,思考着什么,虽说是在思考,但如果被邱霞等人看见的话,就会被说成是在恶意卖萌。

    “看起来是个废物,看来还是有点内货的嘛。”李朝重新举起枪往地上扫射了一梭子子弹,冷笑道,“不过,关我屁事!快说那两个人在哪!”

    黄明正指着被李朝一脚踹踏门口,颤颤巍巍说道:“三个小时前,那两个巴基斯坦人被他们带走了。”

    李朝自然知道黄明正口中的他们是指恐怖分子的人,但是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就明白,这里的其他人质都不知道那两名巴基斯坦人被带去了哪里,所以接下来就只有看看能不能从这个黄明正问出点什么!万一,这个叫做黄明正的死胖子和恐怖分子联手了呢?那可真是防天防地结果没防住自家人!

    “所以,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比方说,那两人被他们带去了哪里?”李朝蹲下身,露出一抹令人不毛而立的笑容,同时拍了拍自己手里的步枪。

    “我、我、我······”疼痛稍微缓解的黄明正见到李朝的样子,吓得赶忙往后挪动了半步,说话都有些发颤。

    就在李朝准备继续使用暴力让眼前这个不听话的家伙乖乖开口的时候,通讯器再次传出叶钦的声音。

    “李朝兄!出大事了!”叶钦慌张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恐怖分子竟然把两名巴基斯坦人员拉到了交战的前方做盾牌,我方现在是被逼得不敢开火,完全受到压制!”

    “对方还在开火?”李朝问。

    叶钦回答道:“现在双方都停火了,但是局面对我们非常不利啊!你那边有没有找到其他的被绑人员?”

    李朝瞅了一眼黄明正,随后说道:“找到了,就是现在在想怎么带他们出来,还有我怀疑黄明正跟恐怖分子是一伙的。”

    这一句话,着实吓了黄明正一跳,如果这项罪名坐实的话,就算眼前这名军人不杀了自己,出去后,国法也不会容忍自己。

    叶钦并不了解黄明正这个人,但是也知道他是华夏国驻巴基斯坦的外交人员之一,如果真的出现了李朝口中的情况,恐怕这件事情将会上升到华夏和巴基斯坦两国的国际问题。

    “李朝兄,这件事等把人员全部安全救出后,咱们再上报,让上面开会商议吧。”叶钦现在可不敢贸然说任何表示自己观点的话语,这种事情谁拿在手里都是烫手山芋,更何况,自己这种知识参与救人行动的军人。

    李朝不是华夏军人,并不需要为这种事情上心,只要做到应有的提醒就行了,所以听到叶钦这样说辞,就不再谈论黄明正的问题,而是转到了如何救出现在眼前的大批人质以及现在被绑上交火前线的两名巴基斯塔人员的问题。

    “我觉得,可以忽悠一下他们,来进行就地谈判了。”李朝嘴角一扬,“让神兵组和战龙组还有春雨组做好准备,我会先将这里的人质全部带出去,然后就会就重新潜入酒店进行布置,你们就等我指挥给你们地址方位,你们就从那些地方突破。”

    “小虎,你个臭小子守这些人质这么久,都不喊累啊?这门是怎么回事?你是谁!”一名恐怖分子估计是来和死掉的小虎交换岗的,本来风轻云淡,结果走进储藏室的那一刻瞬间愣了。

    李朝可不像这名恐怖分子,没有在原地发愣,直接快步冲上去,拔出龙常对着他的头颅就是一枪崩出。

    重新别好龙常,看着地上已经断了气的尸体,李朝转身给所有的人质松绑,说道:“想活命的立刻跟我走。”

    李朝松完最后一个人手脚的绳子,转身举起m4a1对着黄明正右腿就是扣出两发子弹,子弹贯穿他的右腿,血液涌出,但是李朝并没有给他止血的打算。

    “你别想着跑,还有别想着有人给你止血,你现在这样的情况能活着出去的话,就会有人给你治疗伤口,如果你不能活着出去,那就是你命中注定,谁也救不了你。”李朝拎起黄明正,面带微笑,但是在黄明正眼里,李朝的笑容是那么的瘆人。

    “出门右转,左转下去是一楼大堂,不能光明正大的出去。”李朝低声指挥着众人撤离路线,同时冷声警告手里拖拉着的黄明正,“你如果在我们逃离的过程中出声的话,我就一枪弄死你!”

    黄明正赶紧伸出左手捂住自己的嘴,不住的点头。

    李朝一把甩开黄明正,说道:“自己起来走,只是伤了一只右臂右腿,又不是双腿残废。”

    不用再拖拉着黄明正走后,李朝终于可以腾出一手在自己耳朵上的通讯器上摁出独立的通讯代码。

    “老大?”白山的声音不就就从通讯器中传了出来。

    李朝嗯了一声,然后问到:“林岳峰来了吗?”

    “来了,已经就位。”白山这时也变得严肃起来。

    李朝想抽上一支香烟,却发现自己在别墅里抽的那半根香烟就已然是自己身上的最后一点烟草!其他的还在商铺柜台里,没买呢。

    “秦煌回来没有?”李朝放弃抽烟的想法,继续问道。

    白山那边哀叹了一声,说道:“还没呢,估计那几个家伙和秦煌还在赶来的路上呢。”

    “这次这件事可真不小呢,硬生生的逼来了这么多的大爷。”白山感叹。

    李朝噗嗤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哪几个大爷?有多大?”

    白山靠在装甲车后面,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团烟雾:“你、黄老、还有秦煌和蔡文治等人,就连总理和主席他们都过问着这事儿!这事情还不够大呀!”

    李朝无奈一笑:“最后那两人可是真的大。”

    说完这话,就见黄明正一瘸一拐慢吞吞地从自己身边走过,李朝一见到这人就是一肚子无名火,直接一脚踹在黄明正的屁股上,呵斥道:“tm的走快点,属蜗牛的啊!”

    白山本来不知道李朝现在在里面干啥,但是听到李朝这一声暴喝,直接笑了出来。

    “你又在凶什么鬼?里面可都是咱们要救的人质,你总不可能告诉我你骂的是恐怖分子吧?”白山乐了,没想到在这么紧张的局势下,李朝竟然还能做出让自己笑的事情。

    李朝盯了一眼黄明正,随后向白山说出了自己怀疑黄明正是恐怖分子安插的内奸这一问题。

    白山本来布满笑意的脸上,立刻阴云密布,冷声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件事情可也不是什么小事情啊!如果是真的,华夏政坛内部又将掀起一番风雨。”

    “暂时只是猜测,证据还不足。” 李朝叹了一口气,“我也希望是假的,现在只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黄明正和恐怖分子的关系不简单,没有什么实打实的证据。”

    白山长舒一口气,告诫李朝:“老大,此事事关重大,先把眼前的事解决完后,我们就提醒一下华夏当局的人就行了。”

    “别给自己惹上一身骚是吧?”李朝反问。

    白山无言,但这无言正告诉了李朝,他说的是对的。

    李朝单手摘下耳麦(通讯器),任由它掉落在地上,随后看着前面颤颤惊惊走着的人质们,感慨万千的摇了摇头。

    “我会带你们出去,但你们要知道,救你们的不是我,是你们背后的国家,希望你们永生永世记得你们是华夏人,流淌着传承五千年历史血液的华夏人。”说完,李朝在所有人惊叹的目光中拉着黄明正快步走到了最前方开路。

    这个时候,有一个乍一看就知道未成年的孩子,向李朝敬了一军礼:“我秦昊发誓,世为华夏人,忠为华夏。”

    李朝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秦昊,露出一抹微笑:“挺像那么回事的。”

    李朝不知道的是,自己刚才说的话彻底改变了这名站在自己身后叫秦昊的孩子的一生,按照秦昊家人给他规划的道路,他本可以无忧无虑成长,但是却因为这一段经历,背离了家人的规划,走上了不一样的人生道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