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杜远之死
    ,!

    第二天一早,刘和就率领着麾下大军进入阳翟城内。

    其实说是大军,刘和麾下真正能够作战的也就八百人左右,而且一个个武器甲胄都不齐全,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正规军,好在刘和打着天子的旗号,自称是受诏命前来做颍川太守的,竟然果真没有遭到阻拦。

    只不过当地的士绅名流却并没有人前来迎接,采取了一种不对抗但也不合作的态度。

    对于这些刘和也没有理会,毕竟自己初来乍到,对方就算是不信任也都很正常,不过他相信随着他的实力不断提升,再对麾下将士加强约束,赢得民心之后,一定会引来那些当地名流们的关注的。

    可是刘和却没有想到,他的大计竟然差点就被破坏了。

    这个破坏刘和大计的人,自然就是那个不安分的杜远。

    杜远在来到阳翟之后的当天还算老实,毕竟这一天作为郡中太守的刘和要整顿秩序,同时委派官吏,他作为一开始就投奔刘和的元老级人物,怎么也要在郡守府中争取一点地位啊,但是如果自己不去的话,新任太守怎么会想起来他呢?

    其实当时的颍川郡有十七个县,只不过东面的昆阳、舞阳、定陵、鄢县等地被袁术所占,北面的鄢陵、长社、许县等地属于曹操的势力治下,真正无主的地盘只有阳翟、阳城、轮氏、郏县和颍阳这五个县,而除了阳翟之外的其他四县县令或者观望,或者据守自保,根本就没有向他这个新任太守靠拢的意思,所以刘和实际上控制的其实只有阳翟这一个县。

    这样也导致刘和身边根本没有可用的人才,所以,杜远觉得自己做官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而事实上刘和也的确给了杜远一个兵曹的官员,这可是主管军事治安的副官,权力仅在辅佐刘和掌管全郡行政事务的长史郭嘉、主掌全郡军事的都尉周仓和主管官员监察的督邮廖化之下,就连裴元绍也只是兼了一个贼曹主事,职位只是和他相当而已。

    杜远在得到了刘和的封赏之后,忠诚度也的确上升到了50,这让刘和觉得,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这杜远或许还能帮着自己撑撑摊子。

    然而等到第二天,杜远就原形毕露了,那一天他作为兵曹主事,带着麾下的兵丁在大街上巡逻,突然看到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顿时心中荡漾,走上前来,与那少妇搭讪了几句,随后就问对方愿不愿意嫁给他。

    那少妇本来就很反感杜远,只不过碍于他作为官兵的情面,自己又出于礼貌才回应了几句,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过分,提出了这种无理的要求。

    少妇当即正色说道:“这位军爷,这话说的有些过了,奴家有夫婿,怎可另外嫁人?军爷身为朝廷命官,当以爱护百姓为本,还望将军好自为之。”

    杜远却是勃然大怒,狞笑着说道:“本官给你面子,没想到你这小娘子竟然如此大胆,开口污蔑本官,既然如此,如果不给你一点教训,你下一次是不是就要污蔑我们太守了?传我命令,将这女子绑了,带回府内,嘿嘿,我要亲自审问她。”

    “诺。”杜远带来的这几个将士大都是他的心腹旧部,匪性未改,听了命令之后立刻上前,不由分说的将那少妇擒住,接下来就要带到杜远的府中。

    这时候杜远身边的一名将士突然站出来,对这杜远轻轻说道:“且慢,杜将军,太守前番明确规定,不准强抢民女,你这样做可是违反了军令,一旦追究起来……”

    “混账!”杜远伸手给了那战士一巴掌,然后强横的说道:“谁说我强抢民女?我这是遇到了刁民,还有,你给老子记住,就算老子强抢民女又怎样?老子为太守立下了汗马功劳,他难道真能因为一个贱民而杀我?至于管军法的,那可是老子的好兄弟廖化,你以为凭我们当初的关系,廖化会追究于我?废话少说,将这女子押回去。”

    “诺。”几个将士答应下来,立刻将那少妇押往杜远的府中。

    这件事情自然引起了路人的围观,百姓们对此十分愤慨,很快少妇的丈夫王三就闻讯赶来,立刻到杜远府中,卑声向杜远求情,希望杜远能够放了他媳妇,却没想到杜远不仅不从,还命人将王三绑了起来,当着王三的面凌辱他的媳妇,最后王三媳妇不堪折辱,自尽身亡,王三和杜远拼命,也被杜远所杀。

    杜远身边其实也有人并非他的心腹,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吓了一大跳,连忙跑去向廖化禀报。

    廖化闻报顿时大怒,一方面向刘和报告此事,另一方面亲自率军来到杜远府中,将杜远生擒,并且押到了刘和的太守府。

    刘和当时正在为安民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突然听说在他治下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顿时大怒不已,下令对所有涉事的官兵施以弃市之刑,并且贴出布告,三日之后在市中心公开行刑。

    所谓弃市,用后世的话就是拉到菜市口,一刀斩了,这样的刑罚既能震慑后来者,又能让百姓看到自己公正无私的一面,可以说是最适合刘和立威树德的刑罚了。

    而杜远兀自不信刘和会杀了他,直到他被推到了市中心,看着行刑军士面无表情的举着鬼头大刀的时候,才终于如梦初醒,对着刘和大声说道:“公子,求你饶了末将吧,末将再也不敢了,末将今后一定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杜远,我当初念你投靠有功,虽然你的实力差一些,对我并不怎么忠心,可我却已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还是给了你一个兵曹主事的职位,可是你竟然敢不遵守军纪,欺男霸女,欺凌百姓,像你这样的人渣,我又怎能容许你活在世上?”

    刘和面无表情,沉声说道。

    杜远却不知悔改,依然说道:“我可是你麾下的大将,当初归顺你的时候,也带了上百个弟兄,我连自己珍藏多年的财货都给了你,我立下这么大的功劳,难道你为了那几个贱民,就要了我的命?还是说你卸磨杀驴,见我没用了就要把我杀了?”

    却见刘和冷冷喝道:“住口!你这人渣,竟然说我麾下百姓是贱民,你不要忘了,数年前你也是同样的身份,杜远,你当年举事是为了什么?难道现在都忘了吗?可是你刚刚洗脱贼名,才做了几天的官兵,竟然就如此亟不可待的欺压凌辱百姓,这样的做法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哼,至于你说什么卸磨杀驴,我现在根本不想解释,因为历史会向天下所有人证明。我现在唯一后悔的是,我明明知道你不可用,还还是任用你做这兵曹主事,结果导致我的治下损失了两名好百姓,我在这里郑重承诺,一定会厚葬两名冤死者,并且奉养他们的老人和孩子,直到老人终老,孩子成年……”

    说到最后,刘和的话语里带着浓浓的沉痛和愧疚,之后立刻咬牙说道:“我刘和在此立誓,日后军政官员宁缺毋滥,若是再有祸害百姓之官兵,不论出身为何,不管什么身份,一律杀无赦,监斩官何在?行刑!”

    “诺!”随着监斩官廖化的声音响起,只听得噗嗤噗嗤之声不断,杜远和十余名参与抢人和杀人的士兵尽皆人头落地,全场一片肃静,随即就是围观百姓的喝彩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