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你可以走,其他人和粮食要留下
    ,!

    陈兰根本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袁术的势力在整个中原地区可以说是最强大的,不管到哪里他都不怕,可是后来当他看到粮队竟然除了南阳地界,向着颍川的方向进发,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打鼓,因为如果再向北的话,就该到了曹操的地盘了,这曹操可是与他家主公的对头袁绍一起结盟的,而他们结盟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自家主公袁术。

    “这位先生,我们这要是去哪里?如果去的太远了,我们可不能保证你的安全。”陈兰虽然心中早想杀人,可毕竟这人关系着自己的任务能不能完成,所以也只能尽量和气的说道。

    廖化则是笑着说道:“这位壮士请放心吧,小人的家已经不远了,就在前面的阳翟县,那里现在没有什么豪强盘踞,壮士根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陈兰当时是以运粮队的一名司马身份出现的,表面上是主要负责人桥蕤的部将,并没有报出真实姓名,所以廖化也只能用这样的称呼。实际上廖化看得出来陈兰的名位应该不在桥蕤之下,因为陈兰在看向桥蕤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表示出了一种不服气。

    不过廖化并没有说破这些,而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他的目的也不过是把陈兰麾下的这五百精兵给骗走而已。

    而陈兰在听说目的地是阳翟之后也放下心来,因为他知道阳翟作为曹操和袁术两大势力的缓冲地带,现在还没有谁来占据,安全问题基本不用担心,所以就点了点头,接下来继续率军往颍川前进。

    又经过了一天之后,陈兰统率的五百将士便带着运粮车来到了阳翟城下,当时负责守城的士兵正是廖化昔日的部下,他们认识这位在军中大佬,根本不敢阻拦,就打开城门放行了。

    廖化则一声不响的带着陈兰和他的运粮队来到了刘和的大营外,指着大营说道:“在下的家就在这里,桥将军,各位壮士,将粮车推进去吧。”

    这时候陈兰和桥蕤才感觉到了不对,他们毕竟都是军人,前面一看就是一座军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们看着廖化,一脸慌乱的说道。

    “呵呵,某家乃是颍川太守刘和帐下校尉廖化,诸位,既然到了我营外,何不进去坐坐?”廖化看了看桥蕤和陈兰,轻轻笑道。

    “廖化?莫非就是当年那个啸聚山林的黄巾余孽廖化?”桥蕤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廖化,然后说道:“这,这又怎么可能?当年作战的时候,你连雷薄将军都打不过,可是在南阳的时候竟然连纪灵将军都不是你的对手,你怎么可以变得这样厉害了?”

    “什么?这家伙竟然打败了纪灵将军?”陈兰原本还想着要将廖化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厉害,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大跳,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动手,否则的话恐怕还不知道是谁干掉谁。

    这时候陈兰突然想起廖化之前提起的那个人,于是问道:“你方才说你是谁的部将?”

    “吾主乃大汉皇帝身边的侍中,也是当今的太尉、幽州牧刘虞之子,现任颍川太守。”廖化一脸的恭敬,大声说道。

    “什么?刘和,果然是那个阴险狡诈的小子!”陈兰一听这话,顿时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当初要不是这小子,我怎么会遭这份罪?嘿嘿,把我灌醉之后扔到野外,差点被冻死,之后又被主公打了四十军棍,还把我的军职由偏将军降到了校尉,我与那小子有不共戴天之仇,今天一定要宰了他!”

    “好大的胆子!你是何人?竟敢如此辱骂我家主公!今日正好杀了你这贼子,替我主公解恨!”廖化闻言顿时大怒,立刻扑到陈兰面前,就像是抓小鸡一般将陈兰给擒住。

    “你,你想干什么?”陈兰这时候才又反应过来,他面前的这家伙可不是武力低下的刘和,而是能够把纪灵揍得像猪头一般的廖化,顿时泄了气,一脸惊惧的说道。

    “哼,干什么?自然是要宰了你,为我家主公出气!”廖化的脸上带着杀气,恶狠狠地说道。

    这时候却听得不远处一人笑道:“元俭,不得无礼,不管怎么说,对方远来是客,这可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

    来人自然就是刘和,其实廖化在进城的时候,就早已暗中吩咐城门守卫向刘和报告了,而且还把他的打算告诉了刘和,目的自然是要刘和予以配合。

    廖化一听这声音,立刻就拱手说道:“是,主公。然而这贼子竟敢对主公如此辱骂,实在是可恨之极,末将就算不取他首级,也要斩掉他的手脚,以泄此恨!”

    陈兰一听这话,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连忙对刘和求情道:“刘使君饶命啊,末将并无对你不敬之意,只是末将这破嘴实在管不住自己,该打,该打!纵然如此,当初如果不是末将,刘使君也无法走出南阳营寨,请使君看在昔日情分上,放过末将吧。”

    虽然心中十分怨恨刘和,可是陈兰这时候也不得不低头,向刘和求情。

    刘和其实根本就没有把陈兰放在眼里,不过陈兰毕竟是袁术部将,而且是给袁术取宝来了,如果杀了的话,一定会彻底激怒袁术,到时候数万兵马席卷而来,自己可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刘和自己也想到了一个办法,不仅要留下这五百精兵,还要将桥蕤给强留在这里,虽然这桥蕤的能力并不怎么强,但毕竟是正规军的将领,无论是在修筑营垒还是行军布阵方面都比周仓和廖化有着更丰富的经验,再者说了,刘和既然想要吞并这五百名袁术的精兵,也必须要有一个有足够威望镇住他们的才行,而这桥蕤却恰恰符合条件。

    刘和根据系统的提示,知道桥蕤的属性为:武力69,智力38,内政41,魅力58,武力上与陈兰持平,综合数据比陈兰还要高一些,也算得上是一名不错的将领了,最起码在现在人才不足的时候,也勉强能够一用。

    于是刘和笑着说道:“陈将军也算是故人了,不要为难他了,廖化,将宝物交给陈将军。陈将军,你得了宝物就速速离去吧,不过你麾下的这些将士却早已受跟随桥蕤将军归顺我军了。”

    “嗯?刘……”陈兰刚想喊刘和的名字,可是看到廖化瞪着一双大眼睛,终究还是不敢,只好改口道:“刘使君,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可以走,可是其他人和粮食却要留下,陈将军,你听明白了吗?桥将军早就有意归顺我军。”刘和看了陈兰一眼,缓缓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