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袁术之怒
    ,!

    “我,我何时说要归顺于你了?”桥蕤一听刘和这话,连忙辩解道。

    可是刘和却根本不管桥蕤的解释,对着陈兰说道:“念在昔日的交情,今日放过你一次,下一次再遇到,下手绝不容情,陈兰,你还不快走,更待何时?”

    “好,末将一定会把使君的诚意转告我家主公的。”对于刘和的话陈兰虽然不敢硬顶,却也扔下了一句场面话,接过廖化递过来的那打火机,然后转身离开。

    其实陈兰原本要把自己的马给走的,可是见刘和麾下的将士根本没有归还的意思,只好强行咽下这一口气,走路离开。

    而桥蕤和他麾下的五百精兵却丝毫不敢动,因为刚才刘和并非是一个人来,而是带了两千大军,这两千大军虽然没有动手,可是全都摆成严整的阵势,露出彪悍的气息,将他们围在中间,他们相信只要自己动手,一定会立刻遭受疯狂的反扑,在数倍于己的军士面前,他们将尸骨无存。

    可是桥蕤和这五百精兵根本不知道,把他们包围起来的这两千人其实只是虚张声势而已,这其中只有三百多名剽悍的军士有一定战斗力,其他人都是训练了不足十天的新兵蛋子,不要说是上战场,就算是站在那里摆成现在的阵势,都是碍于军令森严而勉强做到的,而即便是那三百多名有战斗力的将士也都是黄巾军出身,虽然有一定的战斗力,却根本不是他们那些训练有素的百战精兵的对手。

    等到陈兰离去之后,刘和笑着对桥蕤说道:“桥将军,现在我告诉你答案吧,这一次陈兰将宝物带了回去,袁术一定非常高兴,相对于桥将军你和麾下五百精兵的损失,已经不会那么愤怒了,而陈兰为了自保,也一定会把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向袁术学过去,说你早有投靠我之心,带着那五百精兵向我归顺,呵呵,陈兰事情做的好,袁术一定会相信他的话,所以,你现在就算回去,袁术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你,刘使君,你怎能这样做?我跟你有何冤仇?”桥蕤看着刘和,一脸苦笑着说道。

    “没有别的意思,主要是小可仰慕桥将军一向忠贞,矢志为国,所以想要留下将军辅佐小可,好教将军得知,小可身为当今天子身边的侍中,奉天子诏令率军征讨叛贼,迎回天子,如今虽然兵微将寡,却怀着一颗忠义之心,而袁公路虽然四世三公,却并无忠义之心,反而侵害百姓,更兼骄狂任性,奢侈无度,为了一件所谓的宝物而舍弃两万斛军粮,这样的人并非明主,桥将军跟着他能有什么前途?而小可却是当今幽州牧刘虞之子,我父在幽州拥有雄兵十万,治下百万百姓,论出身不比袁术差多少,论势力更是袁术望尘莫及的,想来让将军投靠,也不会委屈将军多少。请将军放心,只要将来小可成就一番大业,绝不会少了将军好处,到时候封妻荫子那是少不了的。”

    “这…...也罢,既然如此,那末将就委身使君了,希望使君将来能够成就非凡吧。”桥蕤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刘和说得没错,自己肯定是回不去了,以袁术的性格,自己就算能够回去,也是性命难保,事到如今,也不由得他不降了。

    “呵呵,好,能够得到桥将军辅佐,我可是如虎添翼啊,桥将军,我暂时委任你为中军前部司马,继续统领麾下这五百将士,日后若是立功,我定然会不吝赏赐。”刘和连忙牵着桥蕤的手,笑着说道:“走走走,今日桥将军投奔于我,又亲自将两万斛粮草押至营中,而廖化将军更是功不可没,不仅带来了两万斛粮草,更将桥将军和五百将士带到我营中,咱们一起饮酒庆贺。”

    其实这时候刘和的体验册封早已经到期了,不过即便如此,刘和都能用自己的魅力征服一名武将,心中也实在是值得骄傲了。

    桥蕤闻言顿时涌现出了一股被信任的感动,自己很明显是被迫投降,可是刘和不仅任命自己为司马,而且还命他继续统领本部五百精兵,这样的大度绝对不是袁术能够比拟的。

    这时候系统的声音适时在刘和的脑中响起:“成功劝降三流武将桥蕤,桥蕤忠诚度为70……”

    “哈哈,这没想到这桥蕤刚刚归降,忠诚度就能到70,我这魅力果然还不错。”刘和心中很是满意,脸上的笑容更多了。

    桥蕤的脸上却有一丝的犹豫,挣扎了片刻就对刘和说道:“公子,末将心中还有一点放不下,末将的家眷如今正在汝南,末将怕万一末将归降的消息传到了主公……传到了袁公那里,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家眷,所以,末将请求派出几个心腹,立刻赶往汝南,保护末将的家眷前来颍川,不知道公子能否同意……”

    “哈哈,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自然会允许,这样吧,桥将军可手书一封,我派麾下大将周仓赶去汝南,将宝眷接回来,他的速度奇快,现在赶去汝南,只需要在天烟之前就能赶到,连夜收拾一下的话,一定能够在袁术反应过来之前就返回颍川。”

    刘和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下令摆上酒席宴,为桥蕤接风,也为廖化庆功,在酒过三巡之后,就让周仓带这桥蕤的书信出发,前去汝南郡的汝阳县,将桥蕤的家眷接回来。

    周仓答应了下来,拿着桥蕤的书信,前往汝阳而去。

    而这时,刘和却惊喜的发现,桥蕤对自己的忠诚度竟然已经达到了80。

    “哈哈,这就更好了,解决了家眷问题,桥蕤的忠诚就更不用怀疑了,接下来我可要好好的打磨一下自己的军队,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提升战斗力,根据形势估计,现在这种短暂的和平应该很快就结束了,我将袁术的大将和军队拐走,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就算是自己不动手,也一定不会让我好过。”

    刘和暗暗下定决心,从今以后一定更加用心的去训练军队。

    数日之后,当陈兰步行回到南阳之后,顿时对着袁术说道:“主公,这一次末将幸不辱命,将宝物换到手了,只不过……”

    “不过什么?”袁术愣了愣,随后问道:“莫非这宝物有什么问题?”

    “宝物没有问题”,陈兰将打火机小心的献给袁术,之后叹道:“只不过桥蕤那厮竟然率领他麾下的五百将士投降给了刘和,呃,主公,其实那商人原本是刘和的部将,名叫廖化……”

    “什么?谁?你说是谁?”袁术闻言,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狗一般,厉声叫道:“刘和?怎么是他?他现在在哪里?”

    “就是他,他现在占据了阳翟,自称颍川太守。”陈兰闻言一阵苦笑,缓缓说道。

    “好小子,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占了一座城,而且还敢自称颍川太守,真是反了天了,传我命令,立刻下令纪灵,统率一万大军讨伐刘和……”

    袁术听了这话顿时大怒,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刘和那小子给耍的团团转,而且还拐走了自己的大将和麾下五百将士,立刻就下令攻打。

    “主公且慢”,只听得谋士杨弘说道:“如今南阳虽在我军手中,荆州刘表却虎视眈眈,如果这时候抽调一万大军对付他,恐怕刘表会乘虚而入,下官有一计,我们不用出一兵一卒,就让刘和的势力土崩瓦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