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城头下的自相残杀
    ,!

    郭嘉的智力本就远远高于那几个黄巾渠帅,略略想出一个计策,就能把那几个智力渣渣的黄巾小贼自然耍的如同走马灯一般团团转。

    第二天白天,四支大军再次协力攻城,可是谁都没有心思厮杀,龚都和何曼都在梦想着到晚上攻入城池抢夺宝物,自然要养精蓄力,而何仪和黄邵也同样在养精蓄力,准备到晚上将叛贼龚都和何曼抓个现行,然后抢夺他们的宝物,之后再顺势杀入城中,不过由于他们两个的情报中,宝物只有一个,所以谁都没有告诉对方,而是准备自己私吞宝物。

    到了晚间,四方更是各怀心事,四位渠帅坐在一起,匆匆吃了几口饭,各找借口四散而去。

    龚都是第一个行动起来的人,他在返回大营之后立刻召集麾下将士,命令大家衣不解甲,马不离鞍,尽管军中其实只有一百来匹战马。

    眼看着时间到了二更时分,龚都便下令军中所有将士一起来到城门口,静静等待着城门被打开。

    可是随后不久便听得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即在点燃的火把下,龚都看到何仪正冷冷的看着他。

    “这,这大晚上的,何兄率军来到我营前,有何贵干啊?”龚都毕竟做了亏心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嘿嘿,龚兄,你做的大好事!带了这么多人,莫非是想要连夜攻城?”何仪冷着脸,沉声问道。

    “这,哈哈,没想到被你猜中了,我是感觉白天对方防守的太过严密,所以尝试着晚上攻城,或许会有奇效。”龚都被对方识破,索性也不再隐瞒,而是笑着对龚都说,但是却隐瞒了自己手中有宝物和裴元绍愿意做内应的事情。

    然而何仪却是冷冷笑道:“龚都,都到了这时候了,你就别装模作样了,我知道你手中已经得到了宝物,并且还想着要投降刘和,你要是还讲过去的情谊的话,就把宝物拿出来,咱们共同分了,然后大家再商议攻城的事宜,否则的话,休要怪我不客气。”

    “胡说八道,谁想着要投降了?你才要投降呢。”龚都根本就没想过要投降,自然要矢口否认,至于那“宝物”,虽然他得到了,自然也要推干净,所以他继续说道:“我可没得到什么宝物,宝物在刘和的手中,你要有本事,进城去拿。”

    “哈哈,龚都,你推得倒干净,可是你以为我傻吗?如果我的大军到了城里,恐怕早就被你和刘和前后夹击,连命都不知道怎么丢的,我可是早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消息,你已经答应投降刘和了,怎么?敢做不敢当吗?”

    “当你奶奶,老子没做,当什么当?”龚都一听这话,顿时怒了,大声骂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只听得城头上传来一道火光,随即有人在城头上小声说道:“龚兄,快快,快进来,主公正在城内等着犒军呢,酒都摆好了……”

    “哼,事到如今,你还敢说没有?龚都,老子看错你了,亏的今天长了个心眼儿,要不然被你卖了都不知道,废话少说,兄弟们,传我命令,杀了龚都,抢宝走人!”

    何仪越说越恼怒,立刻纵马上前,一刀劈死了龚都身边的一名亲兵。

    龚都见状也恼了,大声骂道:“何仪你这个混蛋,竟敢杀我的人?就算老子得到了宝物,也是凭自己的本事得到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竟然如此胡搅蛮缠,杀我的人,我龚都要不出这一口气,还如何当他们的渠帅?”

    随即下令道:“兄弟们,给我上,咱们不攻城了,杀了何仪,然后带着宝物回去,大家伙分了。”

    于是乎,龚都立刻赶上前去,同样斩杀了何仪身边的一名亲兵。

    “哼,现在可承认手中有宝物了?如果不是你有意投靠刘和,那宝物难不成会自己飞到你的营中?”何仪见对方承认有宝,又杀了自己的亲兵,顿时更怒,再度纵马上前,与对方厮杀在一起。

    一时之间,双方的盟友关系破裂,在阳翟东城下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厮杀。

    而与此同时,在西城门下也同样展开了一场厮杀,厮杀的双方是余下的两股贼人,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幕与龚都和何仪之间非常相似,也是因为互相猜疑,一言不合,然后大打出手。

    在一开始双方还保持着一定的克制,可是随着双方的伤亡越来越多,彼此间已经是不死不解的仇恨了,所以厮杀的规模越来越大,程度也越来越惨烈。

    四支大军分成两拨,捉对厮杀,在经过了半夜之后,全都伤亡惨重,死伤累累。

    “真是牛啊,这就是计谋的强大之处,怪不得有人说,一个强大的军师能够比得上十万大军,这话原来不不这么认为,现在才知道,这话一点都不过分啊。”

    看着城头下的混战,刘和顿时钦佩不已,同时也庆幸自己得了郭嘉这样一位大谋士。

    这时候突然见郭嘉笑着说道:“主公,时机已到,速速执行下一步计划吧。”

    刘和点了点头,在城头上将打火机点着,发出了一道微弱的火焰,这道火焰对于城下亮如白昼的火把来说微不足道,然而却让城下的形势瞬间发生变化。

    龚都与何仪之间杀得正难解难分之际,忽然见背后来了一支人马,只见为首一人大声说道:“我等乃是黄邵渠帅部下,听见这里厮杀之声,故此渠帅遣我等前来问一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半夜厮杀?”

    却听何仪冷哼道:“龚都那厮背叛了我们,不仅私自接受了刘和的宝物,还想进城投降,我感到不忿,因此向他要个说法。”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帮助何仪渠帅平叛杀贼,何仪渠帅,我们并肩子上,杀了贼子之后宝物平分,不知你意下如何?”

    “再好没有了。”何仪也知道,凭借他自己的力量想要消灭掉龚都,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再加上他现在对龚都的仇恨,连想都没想便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随后双方就联合在一起,对龚都的大军展开了屠杀。

    现在的确可以被称为屠杀了,因为突然来了一支生力军,龚都一方早已经军心动摇,没有了战心。

    屠杀只持续了半个时辰,龚都麾下的这些贼兵们便再也坚持不住了,纷纷宣布投降。

    “呵呵,这位兄弟,多亏了你们帮忙了,要不然的话,今天这事可没那么容易,不知道兄弟你姓甚名谁?”

    等到将俘虏全都绑起来押到一旁,何仪这才笑着对那位“黄邵的部将”说了一番感谢的话,然后问道。

    “呵呵,小人乃是黄邵渠帅麾下大将,名叫姚拟洺”。

    “姚拟洺?我怎么没听说过呀?”何仪听这名字很是陌生,不由思索起来。

    这时候却听得那声音再次传来:“不用再想了,这名字的意思就是,要你命!何仪,受死吧。”

    随后就见一杆长枪毫无征兆的刺了过来,准确的扎入了何仪的腹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