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中计了!
    ,!

    鲜于银自然不知道文聘的想法,率领麾下的骑兵一路狂追了下去。

    不得不说,幽燕铁骑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天下少有的精锐,就这么一路追下去,阵型竟然都没怎么散乱,甚至还因为速度快而乘机杀死了上百名逃得不快的刘表军将士。

    “哼,就这样的军队还敢号称是荆州精锐?这可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啊,这种垃圾军队在我幽燕铁骑的进攻之下,简直就是摧枯拉朽,呵呵,本来我还认为这文聘既然号称名将,应该还有几分能耐,不过现在看来,今日就能将这文聘给杀掉,然后再从容取城。”

    想到这里,鲜于银大声说道:“兄弟们,再加一把劲儿,我们争取今天晚上在博望城内过夜,哈哈,也让少主他们见识见识咱们幽燕铁骑的实力!”

    麾下的骑士们闻言顿时大声呼喝起来,奋力的抽打着战马,速度进一步的加快。

    鲜于银的大军走了没有多远,突然见前面有一条山谷,鲜于银的作战经验也极为丰富,一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有些紧张,连忙勒住坐骑,下令大军缓缓前进。

    这时候却见文聘转过头来,大声笑道:“贼将,可敢与我一战?只要你敢追上来,我文聘定要割下你的首级,然后漆了当溺器。”

    “贼子文聘,竟敢如此羞辱于我,真是气死我也,你等着,我立刻就要把你碎尸万段!”

    鲜于银闻言大怒,立刻纵马上前,舞着长矛向文聘刺了过去,文聘慌忙招架了几下,之后再度拨马逃走。

    “文聘小儿,有种你别逃!”鲜于银大怒之下立刻率军追杀!

    可是没想到大军走了没多远,突然见前面传来了惊呼之声,随后就见阵型开始出现了一丝的散乱。

    “前面是怎么回事?努力保持阵型!”鲜于银见状忍不住大声呼喊。

    这时候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喊道:“将军,不好了,前面道路被阻,满地都是铁蒺藜和拒马枪,咱们的马儿过不去了,这应该是中了贼子们的埋伏。”

    “什么?”鲜于银闻言顿时吃了一惊,因为他知道骑兵最害怕什么,连忙大声说道:“传令下去,后队变前队,我们撤!”

    这时候却听得后面传来一阵大笑声:“贼子们,你们中计了,哈哈,今天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我荆州士卒的悍勇!放箭。”

    瞬间就见箭如雨下,霎时之间马嘶人吼,惨叫连连,鲜于银的肩上也中了一箭,幸亏他躲得快,否则的话这一箭也就要了他的命了。

    “唉,悔不当初不听李通相劝啊。”看到己方将士死了二三百人,鲜于银不禁仰天长叹,满脸的悔意。

    紧接下来,鲜于银率领将士向后突围,可是那里摆满了拒马、树枝等物,再加上对方羽箭厉害,结果大军耗费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却根本冲不过去,反而又损伤了两百余人,这还幸亏文聘想要招降这些骑兵,并没有用火攻,否则的话估计这一支精锐的幽燕骑兵将会十不存一。

    这时候鲜于银身边的亲兵队长鲜于骅说道:“将军,事到如今,我们也只有派出几个人突围了,少主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只要少主的大军到了,我们就得救了。”

    “唉,说句实话,我实在愧见少主啊,当初少主让我小心那文聘,我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结果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其实不能说没想到,只能说我是活该,咎由自取,只是可惜了这五千兄弟。”

    “将军休要这么说,你当初也是为了证明咱们幽燕铁骑的实力,只不过没想到中了蛮子的诡计,小人认为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实力,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保住这五千大军,我们以后有的是效忠少主的机会。”鲜于骅见自家主将话中带着绝望之意,连忙安慰道。

    鲜于银点了点头,决定派出身边最值得信任的八名心腹亲兵分头突围,这自然也包括了他的亲兵队长鲜于骅。

    “请将军放心,小人一定不辱使命!”鲜于骅等人郑重的向鲜于银拜倒,然后开始分头突围。

    可是接下来让鲜于银感到失望的是,文聘很快就命人将那些亲兵的尸首给丢了过来,鲜于银咬着牙数了数,结果发现把命心腹亲兵的尸首竟然一个都不少,全被丢了过来。

    “可恨的文聘小贼,老子跟你拼了!”鲜于银看到这八名心腹的尸首,眼睛都瞪红了,狂怒之下率领军队就要冲过去找文聘拼命。

    “呵呵,不得不说,你这贼将够血腥,然而这也无法避免你的失败,如果你够聪明的话,还是乖乖投降给我吧,本将不仅保证你的生命,还能保证你在我荆州军中拥有一席之地。”看到对方没有了生路,文聘顿时展开了心理攻势,开始对对方进行劝降。

    然而鲜于银却哈哈大笑道:“想要我投降?你简直是在做梦,这世上只有战死的鲜于银,却没有投降的鲜于银,文聘小儿,有本事的与我单打独斗,靠阴谋诡计算什么本事?”

    “呵呵,单打独斗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文聘淡淡一笑,然后缓缓说道:“不过大丈夫上阵作战,不是讲匹夫之勇的,有的时候不能仅靠武力。要靠脑子,知道吗?”

    “哈哈,好一个不讲匹夫之勇,今日我偏偏要跟你讲一讲匹夫之勇,文聘,受死吧,江夏李文达来也。”

    就在这时,只见一将率领数百骑兵猛地冲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向了文聘。

    “哼!文聘大好头颅就在这里,阁下若有本事,尽管来取吧!”文聘见对方来势汹汹,却也没有放在眼里,随手挥出长枪格挡。

    可是随即他就感到一股大力传来,双手手臂都隐隐发麻,顿时知道对方的武艺竟然还在自己之上。

    “江夏?阁下原来是我荆州人士,何苦为外人效命?”文聘不知道李文达是谁,不过一听对方竟然是荆州人士,又见对方如此武艺,连忙大声说道:“凭你的本事,只要肯投降,我保证在刘使君面前保举你为中郎将。”

    “哈哈,刘荆州虽然礼贤下士,然而却不足以令我投靠,文聘,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那人一边笑,一边又大声喊道:“鲜于将军,末将李通来救你来了,咱们前后夹击,杀出一条生路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