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强势破城
    ,!

    “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守城将士们看到那些特殊的器具,全都诧异不已。

    文聘也没有见过这东西,不过他作为军中大将,略一思索就知道那东西有什么用了,顿时面色大变,大声喝道:“快快躲开,这应该是投石车!”

    “投石车?这是什么东西?我们怎么从来没见过?”将士们闻言更加疑惑。

    可是就在这时,只听得破空声传来,一个个人头大小的石块直接冲着城墙飞了过来。

    “天啊,救命啊……”

    看到石头从天而降,守军们顿时吓傻了,连忙再度缩到了女墙后面,还有一部分将士惊慌失措之下不仅没有缩回去,反而站起身来,转身向着后面逃走,却被石头砸到了后背,或者砸到了头上,一时之间只听得惨叫声不断传来,城头上顿时出现了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虽然被石块直接砸死的人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只有二十余人,可是这石块带来的强大威慑力却让守城将士们根本生不出一丝抵抗的意志来,就算是侥幸的没被石块砸中,也是心中直打哆嗦,生怕下一刻那石块就会砸到他的脑袋上,甚至有的还认为砸到脑袋上倒也一了百了,就怕砸到胳膊腿上,导致自己终身残废,那才是最要命的。

    投石车的威胁还不仅体现在这里,更令他们感到惊惧的是,石块每撞到城墙上,都会引起墙体的剧烈震动,这声音听起来像是要把城墙给撞塌一般的恐怖。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经过了一轮的抛射之后,本来看起来很是坚固的城墙出现了多处松动和破损,就算再没有外敌的情况下,估计也要经过十天半月才能修复,现在有敌军在城头下虎视眈眈,恐怕想要将城墙修复完好,所经历的时间会更长。

    而其中最关键的是,对方一定不会给他们充分的时间来修复城墙,他们一定会乘机攻打。

    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因为就在这时,只听得喊杀声震天,城下的大军如同潮水一般的席卷而来,他们开始乘机攻城了。

    这一次绝非佯攻,而是在廖化、陈到、李通、鲜于银等将的率领下,大军对遭受破坏的北城城门和城墙发起了强烈的猛攻!

    “誓死守住!”文聘知道事关生死存亡的时刻到了,手持佩剑,斩杀了几名想要逃走的将士,大声喝道:“谁敢擅自逃走,这就是下场!”

    其余的将士们见状,只好咬着牙,来到城头,手中持着长枪等武器,准备给杀上来的敌军以重创。

    虽然这时候投石车已经不再抛掷石块了,可对面土山上射下来的弓箭也同样不容小觑,对着冒出头的守城将士们进行射杀,以配合攻城的将士。

    “杀!”廖化一马当先,亲自带队攻城,他手中持着宝剑,将射来来的弓箭进行格挡,这其中其实也有一些羽箭射进了他的体内,但是他却连哼都没有哼一声,没有丝毫停留的继续前进。

    当他来到城头的时候,突然见十余名敌军将士持着长矛向他刺去。

    廖化哼了一声,将头一偏,躲过了攻击,随后双手直接抓住了那十几杆长矛,猛地向后一推,那长矛的矛杆竟然如同利刃一般,直接刺进了其中几名战士的胸膛,这时候廖化腾出一只手来,在城头上一按,直接跳了上来,随手夺过一杆长矛,然后对着城头上的守城将士们展开了猛烈的屠杀。

    毕竟拥有90的武力,已经相当于一流名将的战斗力,廖化现在简直就是虎入羊群,一杆长矛时而如同灵蛇出洞,时而如同怪蟒翻身,只是片刻之间就已经杀了二三十人。

    廖化杀人自然也为后面的将士争取了时间,在这时候,他的身后也陆陆续续有将士从下面爬上来,然后立刻与守城将士展开了厮杀。

    “嗯?好强大的敌将!”不远处的文聘看到廖化如此英勇,甚至自问就算是自己去了也未必是敌手,顿时眉头紧锁,他本来以为对方军中只有李通那一员勇将,却没想到还有一人与李通不相上下。

    “如果是两名这种勇将,我可就麻烦了,幸亏李通这厮现在正在攻打城门,并没有上来,否则的话我别说是对敌了,就算能够逃得一命也都算不错了。”

    文聘心中暗暗庆幸不已,随后用剑指着廖化的方向,大声喊道:“杀杀杀!随我上前,杀了敌军主将!”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旁边一人大声喝道:“文聘,你的对手是我!”

    “你,你又是何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我的对手!”文聘哼了一声,不准备理会那人,继续率军向廖化杀过去。

    “哼!我乃白毦军主将陈叔至,白毦军,上前去,杀了那些贼兵,至于那个文聘,就交给我了。呵呵,文聘,你给我记住了,今日一战之后,白毦军将驰名天下!”

    陈到一声大喝,持着手中的长矛向着文聘杀了过去。

    “拦住他!”文聘身边的亲兵队长张尧见状,立刻指挥着最精锐的亲兵们上前,想要截杀陈到。

    却见陈到嘿嘿一声冷笑,手中长矛如同一条怒龙一般刺了过来,由于对方力道过大,这一矛下去,竟然直接刺穿了三名将士的胸膛,把他们串成了糖葫芦。

    令人惊讶的还不止这些,陈到一声大喝,竟然将这三名将士全都挑到了空中,然后随手一掷,把这三名将士并长矛一起掷到了守军将士从中,砸死了另外一名躲得慢的荆州士兵,长矛的矛尖也连带着又刺死了一名荆州士兵。

    “这,这家伙竟然比旁边那个还猛!”荆州军将士们看到陈到如此英勇,全都咋舌不已,哪里还敢抵抗?慌忙后退不迭。

    这时候的文聘也惊呆了,因为如果再算上这个陈到的话,对方军中已经至少有三名武将的战力要超过他了,如此看来,自己这个荆襄第一名将实在有些小觑天下英雄了。

    而就在这时候,只听得军士前来报告:“将军,不好了,在城门口有个大汉在夺门,此人勇猛非常,守门士兵被他杀了数十人,守门的罗校尉顶不住了,要求将军派人支援!”

    “什么?仅凭一人之力就能夺下北城门?这样岂不是说,对方军中还存在着一位强大的武将?四名猛将,这,这,不要说是袁术了,就算是当年的江东猛虎孙坚麾下,恐怕也没有这样的阵容吧?”文聘闻言更是震撼不已。

    这时候只听得城门口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和震天的喊杀声,文聘见状顿时心中哀叹:“完了,宛城被破了!”

    眼见大势已去,文聘立刻便下令道:“撤,快撤!”

    却听得旁边一人呵呵笑道:“都到了这时候了,文将军还想去哪里?乖乖的给我留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