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放他离去
    ,!

    “哼,想要让我留下?你要要有这个本事!”虽然知道对方的武艺比自己只强不差,可是文聘相信自己如果一心想要逃走,对方根本不可能留下自己。

    所以文聘骑着战马,就要向东城门的方向逃走。

    虽然现在北城门告破,可是只要自己速度够快,乘乱逃出去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没有想到他刚刚跃上马背,就见那陈叔至走上前,手中长矛一挥,矛杆就打在了马的两条后腿上,那马悲鸣一声,差一点把文聘掀到地上,幸亏文聘骑术够高,否则的话一定,一个纵跃,稳稳站在了地上。

    这时候文聘才发现,他的马儿两条后腿竟然都已经被生生打断了。

    “足下不要欺人太甚!我要是拼起命来,你就算武艺高强也未必能够占得了便宜!”文聘看着一脸得意的陈到,冷冷说道。

    “哈哈,你说的没错,如果你拼起命来,就算是一流猛将也未必能够保证不会受伤,不过如果再加上我呢?”

    廖化缓缓来到文聘的身边,淡淡笑道。

    这时候廖化和陈到麾下的将士也都围拢了过来,而文聘麾下的将士或者被杀,或者逃走,或者选择了投降,几乎是没有一个人在身边。

    现在就算是文聘自己也知道,他这一次插翅难飞!

    不过文聘却并不甘心就这样被俘,他拔出了宝剑,轻轻叹道:“想不到我文聘竟然死于此处!”

    然而文聘是刘和点名不能死去的人物,陈到和廖化怎么能够允许他死去?只见廖化点头冷笑道:“我原本以为大名鼎鼎的文聘是一条汉子,却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文聘听了这话不由愕然,然后问道。

    “嘿嘿,什么意思?你就算是死,最起码也应该知道死在谁的手下吧?可是你呢,什么都不问就这样自杀身亡,将来就算是到了九泉之下,也只是一个糊涂鬼。再者说了,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要你命的?我们有一条让你不必死的出路,不知道你要不要听?”廖化看了看文聘,淡淡笑道。

    “哼,想要让我摇尾乞怜,另投他人为主,这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文聘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决绝,大声说道:“如果你说的是这样的出路,那我宁可一死!”

    “当然不是这样的出路,文将军,我们主上另有事情找你谈,只不过不知道你敢不敢见一见那个能够把你打得大败的人物?”廖化知道这时候的文聘求死之志很是坚决,如果自己不这么激他,恐怕他真的就会死去。

    “我文聘死都不怕,又有何不敢?”文聘一听这话,反而收起了佩剑,昂然说道:“走吧,我还真想看看,能够把我文聘逼到这一步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半个时辰后,文聘在宛城的太守府内见到了对方的主上,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人。

    重新回到太守府,文聘也不由得唏嘘,一个时辰前,他还是这里的主人,可是现在却成了阶下囚。

    这时候却见那少年开口说道:“文将军,久仰大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

    “哼,大丈夫死则死矣,没有必要做那饶舌妇人,你作为一个男人,难道在他人临死前给别人一个尊严和体面都做不到吗?何必再想侮辱于我?”文聘不满的看了那少年人一眼,根据那些猛将们对这少年的恭敬态度,他可以判断出来,这个少年才是这支不明身份的军队的主将,甚至他都怀疑这少年是不是袁术的儿子袁耀。

    却见这少年轻轻叹道:“不瞒将军,在下并非袁术部将,而是幽州牧刘虞之子刘和,奉天子诏命率军勤王,征讨叛逆,迎回陛下,只因受困于袁术营中多日,头些日子方才逃出,幸得诸位忠义之士相佐,这才暂时栖身颍川,后来闻得袁术为刘荆州所困,被迫放弃南阳,和心中想着要报效天子,于是急忙率军奔南阳,准备进占武关,一旦关中有变,即刻挥军扫除叛逆,迎回天子,于是和才率军攻城略地,直到来到宛城之下,方才知道将军原来是刘荆州部将,心中实在惭愧,故此和想要借将军之口对刘荆州说一声,同为汉室宗亲,和并无意冒犯,只是想暂借南阳一郡,作为栖身之地,一旦大军进入关中,定然会将南阳郡悉数奉还,为表诚意,还将和所控颍川之地送给刘荆州,和素知将军忠义之士,如今身为汉臣,想必一定不会置天子安危于不顾,故此冒昧想请将军代为说明和之诚意。”

    说完之后,刘和对着文聘躬身行礼,表现的十分真诚和恭敬。

    “原来阁下是刘幽州的公子,何必行此大礼,聘承受不起!”文聘的脸色略略和缓了不少,然后又说道:“既然如此,公子当初和不明言借地?却直接攻我城池?”

    刘和闻言却是苦笑道:“文将军这话说得可有些莫名其妙了,刘荆州虽为宗室,可是却也未必会同意将南阳借给在下,唉,其实有时候许多话在下就算不说,将军也应当明白,刘荆州现在忙于稳定荆州内部秩序,对于朝廷也是无力关注,在下也是没有办法,这才出此下策,先造成既成事实,再向刘荆州表明态度,希望刘荆州念着汉室一脉,不要再同室操戈,令他人得利。”

    文聘闻言顿时一怔,随后暗暗苦笑一声,其实刘和这话是给自家主公面子了,他那主公别说是忙于整顿内部,就算内部没有任何事,也绝对不可能为朝廷而出兵的,在他心里没有比保住荆州八郡更大的事情了。

    不过自己作为臣子,又不能说自家主公什么不好,只能点了点头说道:“难得公子如此体谅弊上,既然如此,末将回去之后定当向弊上言明此事,并且竭力斡旋。”

    “既然如此,和立刻就送文将军出城。”刘和说完之后,命裴元绍取出来一匹战马,又把文聘的武器交给他,放他离去。

    “既然主公如此欣赏这文聘,何不将他留下?”看着刘和不舍得目光,裴元绍奇怪的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