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城下的对决
    ,!

    三日后,复阳城下。

    魏延对着城头大笑着说道:“周仓,约定的时间到了,你可有做好被我暴打的觉悟了?”

    他自负文武双全,勇武绝伦,根本就不屑做刘表麾下的大将,所以虽然知道刘表在招兵买马,可是这几年来却一直没有出仕的打算,可是这几天他突然听说他所在的复阳县换主了,本来这事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可在意的,可是他却听说现在驻扎在复阳县的那位主将竟然是一个真正的勇士,就连荆襄第一名将文聘都在其手下走不了几个回合。

    文聘魏延自然听说过,虽然他也不屑文聘的武艺,可是要说在自己手下走不了几个回合,魏延还是有些没把握的,所以他就想着要找周仓比试一下,看看这个传说中的能够让文聘都走不了几个回合的家伙到底有多强?

    可是没想到那人竟然如此怯弱,一练几次都没有答应他,于是他派自己麾下的部曲前往复阳城下,对这周仓进行羞辱,一开始那周仓还能忍受,可是过了几天之后,好像那周仓被自己说的挂不住脸面了,于是答应了在三天后,也就是今天在城下与自己决战。

    周仓的声音虽然像破锣一般难听,可是在魏延来说,简直是如聆仙乐,因为魏延其实并不怎么在乎输赢,他只想着要与对方痛快的一战,如果对方的实力真的胜过自己,那自己就算在他的麾下做个副将也没什么怨言。

    当然,魏延还是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十分有信心的,认为区区一个周仓,根本不可能像外界传言的那么强大,自己完全有可能正面击败他。

    为了这一战,魏延兴奋地一晚上都没睡着觉,虽然早晨起来感觉头脑有些疲惫,可是被晨风一吹,他就感到自己疲惫全消,浑身的斗志立刻被点燃了。

    周仓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今天竟然真的来了,而且还跟来了许多观战的人。

    “哈哈,有观战的更好,我正好当着众人的面将周仓给击败,看看你周仓到时候会不会真的把主将之位让给我。”魏延坐在马上,看着面前的周仓,默默地想道。

    只见周仓缓缓走上前来,轻轻说道:“你就是魏延?”

    “然也,我听说你周仓武艺非凡,就连荆襄第一名将文聘都在你手下走不了几个回合,今日特意讨教一番,如若你输了,你要把主将之位让给我,而你则乖乖的做我的小弟。”魏延看着周仓壮硕的身材,心中很是满意,觉得如果能够让他给自己扛大刀,应该蛮配的。

    “可是如果你输了呢?”周仓的智力虽然低,但这只是对于兵法的掌握运用、局势的判断以及知识的丰富程度而言的,并不代表他的心眼少,而事实上周仓那看起来憨厚的面孔确实骗过了许多人,只有对他了解很深的刘和等人才知道,这周仓可绝对是一个粗中有细的家伙。

    “嘿嘿,我魏延是不可能输的。”魏延的神情很是狂傲,大笑着说道。

    “那倒不一定,我说万一你输了呢?”周仓也丝毫不让步,继续一字一顿的问道。

    “没有什么万一,不过看来如果我不说出万一失败就会如何的话,你是不肯与我一战的,或者就以此为借口而拒绝与我作战,既如此,我便放下话来,如果我魏延战败,就任你处置,不要说是做你的副将,就算做你的亲兵也没什么不可以的。”魏延看了看周仓,脸上的表情依然狂傲。

    “嘿嘿,我周仓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让你大高手魏文长做亲兵,不过只要你肯答应,只要败在我的手下,就归顺我的主公,我就答允与你这一战。”周仓指了指身后一名身穿紫衣的少年,面色肃然地说道。

    “他是你的主公?卖相倒也不错!”魏延冷漠的看了那少年一眼,嘿嘿一笑,然后说道:“某答应便是。”

    “说话可算数?”周仓仍不放心,再度追问了一句。

    “哈哈,你这话说的,大丈夫无信不立,我魏延乃堂堂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何能不算数?”魏延一脸的恼怒,重重的哼道。

    一边说,周仓还一边看了少年一眼。

    那少年自然就是刘和,他与陈到昼夜行军,只用了一天一夜就来到了复阳,向周仓详细了解了魏延挑战的过程,随后决定冒一次险,想要乘机收服魏延,反正自己这里还有陈到,能够保证周仓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而当魏延出现的时候,在听系统讲到魏延的属性的时候,刘和感到这一次收服魏延的把握大了不少。

    只听得系统说道:“魏延,武将型人才,武力89,智力60,内政49,魅,49,准一流武将,未到巅峰状态,魏延巅峰状态:武力93,智力66,内政49,魅力49,准一流武将,可册封为天败星,宿主权限不足……”

    “武力只有89,还没到90,而周仓的武力则是94,双方相差5点,如此说来,这一战周仓获胜的把握应该相对要大一些。”

    这时候却见周仓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开始吧,得罪了。”

    “慢着”,魏延见周仓准备动手,突然开口说道:“我在马上,而你步行,这恐怕有些不公平,等到你败了,一定会以此为借口赖掉赌局。”

    却见周仓哈哈笑道:“正如你方才所说,大丈夫无信不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周仓既然说出了刚才的话,又怎么能够食言呢?魏壮士且放心就是,我周仓乃是步将,不惯骑马,不过就算是部将,也不会输于你的,若无其余的话,我们就开始了。”

    “既如此,那就开始吧,哼,让你先出招。”

    “哦?那可多谢了,得罪了。”周仓可不知道魏延的武力值是多少,他既然受了刘和之托,就一定会竭尽全力要打败魏延,虽然自己率先出手有占便宜之嫌,可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所以,周仓提着他手中的铁枪就直接向着魏延刺了过去。

    周仓虽然是在步战,可是他的速度丝毫不比骏马差,手中铁枪更是迅若惊雷,直接刺向了魏延的面门。

    “好快的铁枪,不愧被人如此赞誉,不过我魏延也不是好惹的,来吧,让我们痛痛快快的一战!”

    虽然心中已经不再轻视周仓,可是魏延却也没有惧意,反而激起了斗志,哈哈大笑着说了一句,偏头躲过周仓的铁枪,随后举起手中的大刀,直接拦腰向着周仓劈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