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巴郡甘兴霸
    ,!

    魏延这一刀可谓是凌厉狠辣,稍有躲闪不及就会被一刀给劈成两段,然而周仓却是在间不容发之间躲过这一刀,然后迅速跃到一旁,手中铁枪继续向着魏延的背上拍了过去。

    他这一下的确是在“拍”,把铁枪当成了铁棍,直接拍击魏延的后背。

    魏延见状连忙伏身躲过,不过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想到那个周仓没有骑马,竟然比他骑马还要快,而且看起来还更加的灵活,手中铁枪简直就是迅若奔雷,让人防不胜防。

    其实想想也都很容易理解,周仓虽然步战,可是速度却能够赶得上千里宝马,而魏延坐下马虽然也很不凡,却也远远不及千里宝马,所以单论速度反而还不如周仓,而控马的技术就算再娴熟,毕竟也不如周仓自身更加灵活,所以这一下被周仓迅速反击,实在也很正常。

    这样一来,魏延在马上就显得处处受掣肘了,虽然他看起来居高临下,又有战马的优势,可是这样一来目标反而更大,本来武力值与周仓也只是5点之差,可是现在看起来却是差距悬殊,处处受制,就算差10点也都有人相信。

    三十余回之后,魏延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眼看就要被打败了。

    “哈哈,魏文长,当初你那么狂傲,如今又怎么说?”旁观的陈到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出口讽刺道。

    “哼!这周仓只不过是占了身体灵活的便宜,我在马上,一身武艺施展不开,且等我下马与他步战!”

    “呵呵,既然如此,那你也下马来,咱们步战。”经过刚才一番交战,周仓也大略的知道了魏延的武艺,料想就算是步战,自己也不至于被打败,更何况既然存着收服魏延之心,自然是让他心服才更好,所以才停了下来,开口说道。

    魏延冷哼一声,下得马来,舞起大刀,直接向周仓发起了进攻。

    上一次被周仓占据了先手优势,这让之前那一战自己吃亏不少,现在的魏延吸取了教训,下了马之后就直接主动发起进攻。

    不得不说,魏延还是有他狂傲的本钱的,手中大刀舞得像车轮一般,刀势大开大合,招式凌厉狠辣,如果是寻常人的话,恐怕一刀就足以致命,就算是武力值达到了90的陈到,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有些担心,生怕周仓难以抵挡。

    而武力才到50的渣渣刘和则更加看不清楚了,只不过他知道周仓的武力值超过对方5点,又知道周仓的速度优势,所以很不是太担心周仓的安全的,然而心中也怕周仓会输掉这一战,因为这样一来他不仅不能收降魏延,反而连周仓都要搭进去。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周仓虽然看起来就像是狂涛巨浪中的一叶小舟,然而他却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轻松自如的躲避着对方的杀招。

    待得三四十合之后,魏延因为这一番抢攻耗费了不少力气,攻势放缓,稍稍停顿了一下,就被周仓展开了反攻。

    “哈哈,魏文长,刀法不错,可是想要把我打败却还不够,接下来就请见识见识我的枪法吧!喝!”

    周仓一声大笑,躲过了魏延的大刀,接下来就持着铁枪刺向了魏延的咽喉。

    “开!”魏延昨夜一夜未睡,这时候感到双腿有些发软,知道必须与对方速战速决,否则到最后吃亏的一定是自己,也不想多浪费时间,准备与对方来个硬碰硬,所以直接撩起大刀,架住了对方的这一枪。

    周仓哼了一声,抽出长枪,向前跨出几步,直接向着魏延的头顶砸了过去。

    魏延也没有躲闪,直接横起刀杆,硬生生挡住了对方的进攻。

    然而这时候魏延的双臂一阵酸麻,方才知道对方的膂力奇大,至少不下于自己。

    接下来周仓撤枪,再度向魏延的头顶砸过去,魏延无奈,只好再度招架。

    就这样双方硬拼了十余个回合,魏延终于有些难以支撑了,双腿一软,竟然摔倒在地上。

    幸亏周仓及时收手,否则的话恐怕魏延早已成了一具尸体了。

    “哼,我昨夜一夜未睡,体力不济,否则的话未必便这么输给你!”魏延虽然输了,可是却依然没有服输,昂然说道。

    “话虽说的没错,可是你现在毕竟输了。”周仓嘿嘿一笑道:“既然输了,你就要践诺。”

    “呵呵,我魏延是何人?虽然输得有些憋屈,不过还是要履行诺言的……”

    魏延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听得一人笑道:“哈哈,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等不要脸的人。自己明明马战步战都输了,可是却偏偏为自己找借口,魏文长,本来我还钦佩你是个好汉子,竟然单枪匹马前来挑衅大将周仓,可是现在看来,你连一场比武都输不起,实在也算不了什么。”

    “你是何人?”魏延见那汉子也就是二十岁左右,身穿锦袍,身后跟着一群少年,不由得眉头一皱,冷冷说道。

    “吾乃巴郡甘兴霸是也,怎么?我刚才说的不对么?”那汉子斜眼看着魏延,满脸的不屑。

    “你是巴郡中人,怎地在我南阳撒野?”魏延一脸不善的看着对方,冷冷喝道。

    “我虽是巴郡中人,然而我祖籍便在南阳,后来返回祖籍生活,怎么,难道也需要你这种输不起的人来管吗?”

    “你怎知我输不起?小子,你一再出言讽刺,莫非真当你魏延爷爷不敢杀人吗?”魏延被对方一再讽刺,终于有些难以忍受了,于是大声喝道。

    “哈哈,你那些话也只能吓唬吓唬一般人而已,对于你甘宁爷爷,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今日就让你尝一尝我的厉害!今日我甘宁本来也只是看看热闹而已,可是既然你出演挑衅,我就先战魏延,再战周仓,也好扬名天下。”

    那汉子哈哈一笑,将锦袍扯断,丢在地上,然后从身后的少年手中取过来一把刀,大声说道。

    “甘宁,甘兴霸?天啊,今天竟然又让我遇到了一员勇将!”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刘和心中更是震撼,连忙说道:“系统,看一看那甘宁的属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