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改日再会
    ,!

    “甘宁,武将型人才,武力90,智力70,内政18,魅力58,一流武将,未在巅峰状态,巅峰属性,武力94,智力76,内政18,魅力58,可册封为天暴星,宿主权限不足…….”

    “巅峰时期武力94,比魏延还高一点,尤其是这智力,巅峰时期竟然能够达到76,比魏延能高10点,除此之外,甘宁还是一个擅长水战的强者,这,该是多么的变态!”听了系统的介绍,刘和忍不住咋舌不已,赞叹甘宁的属性和能力。

    接下来之后,甘宁与魏延之间展开了一场空前猛烈的大战,两人都是使刀,可是刀的形式不一样,魏延的大刀有些像关刀,刀身要长一些,而甘宁的大刀有些像后世的陌刀,刀柄长,而刀身却相对短一些。

    刀的形式决定着彼此之间的招式有些不一样,魏延的招式大开大合,而甘宁则讲究奇和险,招式更加的刁钻古怪,然而杀伤力却一点都不差。

    两个人棋逢对手,旗鼓相当,杀了个难解难分,数十个回合之间竟然不分胜负。

    不过魏延终究在之前与周仓战了一场,又因为昨夜没有休息好,所以刀法渐渐地散乱起来,到最后终于不敌,被甘宁寻了个空子,一刀架在了脖子上。

    “哈哈,我知道你不服,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等到下次的时候我们再来个公平比试,到时候你就会心服了”,甘宁呵呵一笑,收起了手中的刀,不再理会魏延,然后又笑着对周仓说道:“周仓将军,在下巴郡甘兴霸,愿与你一战,不知你是否答应?”

    “呵呵,我周仓自然敢一战,不过就怕你不是对手!”之前周仓从来没有与一流武将一战,虽然武力值达到了94,可是却却反与一流武将对战的经验,刚才与魏延的那一战让他获得了不少的经验,也让他有了非常充分的自信,后来又见刘和的眼中一副求贤若渴的神情,所以现在看向甘宁的目光中却是充满了浓浓的战意。

    “哈哈,好大的口气,我甘兴霸纵横荆襄,还真没遇见过对手,可不信今日就会败在你的手中!”甘宁哈哈一声大笑,就赶上前去,挥刀欲战周仓。

    却见周仓说道:“且慢,在此之前我先要魏文长践行诺言,归顺我家主公,至于你甘兴霸,敢不敢也跟我打这个赌,只要你败了,就归降我主公?”

    “好,这个赌我赌了,不过若是我侥幸胜了,需要你们主公付出万石粮食,金千金。”

    “难得甘壮士如此豪情,这个赌某接下了,如今你们二人全都战斗了一场,现在比武也相对公平,某便拭目以待,看甘壮士大展身手!”一旁的周仓还没有开口,刘和就直接开口许诺道。

    “既然刘使君都这样说了,甘某自当奉陪到底。”甘宁呵呵一笑,然后来到魏延的身边,轻轻笑道:“魏文长,你不会反悔吧?”

    却见魏延大声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魏延是那种不讲诚信之人吗?我既然说了战败之后就归顺刘使君,自然不会反悔,不过周仓,还有你甘宁,等到改天我一定会在与你们一战,让你们见识见识我魏延的真实实力,主公在上,受魏延一拜!”

    魏延说话之间就来到刘和面前,对着刘和大声说道。

    可是还没等刘和反应过来,就见魏延大声说道:“你给我过来吧。”

    随后魏延便伸手向刘和抓了过去,准备乘机生擒刘和。

    甘宁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怒,喝道:“魏延,言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没想到你竟然这样不要脸,吃我甘宁一刀。”

    却见周仓拦住甘宁,淡淡笑道:“甘壮士不要着急,主公身边护卫将士可不是摆设,这魏延绝对讨不了好去,咱们且先比试咱们的。”

    “真的可以吗?魏延这厮虽然人品不好,可是一身武艺却也当真不俗,一名年轻的将领是不可能挡住他的。”

    “呵呵,甘壮士放心就是。”周仓见甘宁对刘和这么担心,心中顿时欢喜,因为这表示甘宁归降刘和的希望将更大一些。

    甘宁一脸的疑惑,不过他立刻看到一将站出来喝道:“大胆!竟敢对我家主公无礼,吃我一剑!”

    那将自然就是陈到。

    只见陈到赶上前来,拔出手中宝剑,直接向着魏延刺了过去。

    陈到一出手,甘宁顿时便放心了,因为甘宁可以看得出来,那少年的武艺不弱,就算是自己对上,都不一定有把握战而胜之。

    魏延却是撇嘴笑道:“你以为周仓和甘宁把我打败了,你也能够把我打败?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滚开!否则的话,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随后魏延就发现,那个不被自己放在眼中的年轻将领竟然丝毫不弱,不要说自己现在连战两次,体力已经耗费了不少,战力大打折扣,就算是在完美状态的时候,也不敢说必胜!

    “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身边竟然不止一名勇将,不要说是那周仓,就是面前的这个小将,也绝不是我能够轻易应付得了的。”

    魏延看了看气定神闲的刘和,心中顿时生出了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同时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因为这人既然能够收服这样的猛将,想必也是有些本事的,这样说来自己投靠他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可惜,自己这一动手,恐怕是再也没有这种可能回去归顺对方了。

    魏延毕竟连战了两次,战斗力根本难以持久,现在见自己久战不胜,料定就算是再战下去也没有胜算,说不准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为今之计,也只有收拾收拾行李,带着部曲前去投靠刘表了,向来以自己的身手,在刘表军中混个中郎将干干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正好魏延看到周仓正和甘宁好整以暇的战斗,这正好给了自己逃走的机会,所以魏延决定立刻抽身,于是他虚晃一招,然后笑着说道:“山高水长,咱们改日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