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收服魏延
    ,!

    “哼,想走?擒住他!”陈到见魏延这厮不仅言而无信,反而要擒住自己的主公,怎么可能会放过他?所以立刻下令身边的将士一起动手,擒拿魏延。

    “呵呵,就这样的兵士,难道就祥拦住我?”魏延哈哈一声长笑,随后就冲向一不远处的一名士兵,厉声吼道:“滚开,不要找死!”

    魏延本以为那小兵见他神威凛凛,这么一吼,那小兵一定会赶忙躲开,就算不躲开,也一定会被自己吓愣,可是没想到那小兵没有一丝的犹豫,立刻挺着长枪向自己刺了过来。

    不仅那小兵,一同刺过来的竟然还有旁边的三名士兵。

    魏延没想到那些小兵竟然如此不怕死,不由得微微一惊,然而随后就是一阵恼怒,大声喝道:“既然你们找死,那我也不客气了!”

    随后魏延挥出右掌,抓住那四名士兵的枪杆,想要夺过去,反手将对方给刺死。

    可是没想到他这一下竟然没有夺过去,这让魏延心中惊讶不已。

    虽然对方有四人,可是自己的力气是多么的大,足有三百余斤的力气,可是竟然没有从四名普通士兵的手中夺过来这些枪杆!

    其实这时候一般士兵的武力也就是在30左右,精锐的士兵大概在40左右,哪怕当时上最精锐的白毦兵、陷阵营等步兵将士,能够到达50就已经位于天下顶尖精兵之列了,而这样的将士都是百战精兵,甚至有些将士都是百人将组成的,只有在这些将士面前,魏延才难以躲过他们的枪杆。

    可刘和身边却都是一些什么兵啊?这些都是经过正规训练一两个月的新兵,就算再精锐能有多精锐?

    当然,事实上也是这样,刘和麾下的白毦兵虽然经过了严格的训练,顶多也就相当于40左右的武力,可是魏延却哪里知道,这世界上会有武技?这是陈到的特殊武技,专门对自己的白毦兵进行战力加成,这让这些白毦兵的战力竟然能够媲美天下一等一的精兵,又是四人合力,自然没能让魏延夺走他们手中的武器!

    这时候魏延的心中却真正的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个姓刘的小子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麾下不仅招纳了两名武力不弱于自己的勇士,还有这种天下一等一的精兵!”

    然而时间紧迫,已经容不得魏延再多想什么了,因为这时候陈到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在那些士兵们的配合下,魏延就算是想逃也都逃不了了,要不是刘和提出来留下活口,估计魏延都能被那些他看不起的小兵给杀死!

    结果自然不出任何意外,魏延最后被陈到和他麾下的将士们生擒,这对于一向狂傲的他来说,绝对是难以忍受的羞辱。

    “呵呵,魏延,你平日眼高过顶,今日竟然连败三次,可还有话说?”

    “唉,委实的是我太小看天下英雄了”,事到如今,魏延知道自己再怎么强硬下去也没用了,毕竟不管怎么说,连续三次战败,最后竟然遭人生擒,这样连续的打击可以说是打磨尽了他身体中的最后一丝傲气,更可笑自己不识时务,竟然想要生擒对方的主将,结果不仅没有成功逃走,连自己的生路都给彻底断绝了。

    所以,他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可怜我魏延自视甚高,认为自己是这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将来一定可以建功立业,封侯拜将,却没想到竟被自己的愚蠢给害死,这,也许就是我为自己的狂傲付出的代价吧。”

    魏延一脸的沮丧,和刚才的狂傲判若两人。

    至于对方为什么没有直接杀死自己,而是下令生擒,很明显是为了羞辱自己,以报自己刚才想要生擒之恨,这还有什么可想的。

    然而就在这时,魏延却听得那姓刘的少年说道:“魏壮士,我乃当今太尉、幽州牧刘虞之子刘和,之所以占据南阳,乃是奉了当今天子诏令,想要率军击败反贼,迎回天子的,我见壮士勇武异常,而且心存忠义,何不报效朝廷,随我一道建功立业?”

    魏延听后心中大震,颤声说道:“我,我如此对待使君,使君莫非还能饶我一命?如果真能如此,延愿舍此残躯为使君效犬马之劳。”

    可是没想到一旁的陈到说道:“主公,魏延这厮言而无信,更兼狼子野心,竟然想要出手擒拿主公,不能信他,以末将之计,主公还是要杀了他的好,这世间的勇士多的是,主公何必找一个不忠不信之人?”

    “是啊主公,还请主公三思!”

    “刘使君,这位将军说得对,你可不能轻易信了这厮。”

    这时候周仓和甘宁也都不再打了,他们之前杀了个不分上下,彼此之间很是佩服,又看到刘和想要饶恕魏延,顿时全都对刘和相劝。

    魏延这时候则是出了一头冷汗,因为他见这么多人相劝,知道自己生还的希望恐怕很渺茫,但他的确希望自己能够建功立业,不这么平凡的过一生,更不希望自己就这样死去,所以连忙对刘和说道:“刘公,小人不知道刘公的身份,所以才大胆冒犯,今日既知刘公乃汉室宗亲,更是奉诏勤王,小人真心的愿意誓死追随刘公,为刘公粉身碎骨,百死无悔,还望刘公看在小人一片诚意的份上,给小人一个机会,如果小人以后做的不能让刘公满意,到时候小人直接就自我了断,根本不用刘公动手。”

    然而却见陈到继续说道:“主公,如果对你心存不轨的人都不能定罪,以后我们又该怎样严格刑罚,震慑士卒?还请主公依律行事,不要歪曲了律法。”

    刘和却是轻轻叹道:“叔至、周仓、甘壮士,你们的好意我都理解,然而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们也要给人一个悔过的机会,我知道我这样做不符合律法,然而我愿意为魏文长申请特赦,当然,以我目前的地位,根本没有资格实行特赦,然而我愿一命换一命。”

    说完之后,刘和拔出佩剑,就要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主公,此事使不得啊。”陈到见状,连忙赶上前去,死死抓住刘和的手,流泪说道:“主公你奉诏讨贼,如今使命尚未完成,怎能离我们而去?”

    刘和闻言叹息一声,收剑点了点头说道:“叔至说得有理,我不能死,也不敢死,既然如此,我便割发代首,替文长受过。”

    说完之后,刘和挥剑割下自己的一缕长发,然后说道:“我已替文长受过,至于文长对我不利之事,所有人都不要再追究了,文长,你已自由了,我也并非是以这一点向你市恩卖好,你如果不愿追随于我,也不必勉强,直接离开就好。”

    只见魏延直接拜倒在地,流泪说道:“魏延誓死追随主公,若是升起半丝不臣之心,叫我天诛地灭,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