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刘表有请
    ,!

    “哈哈,崔州平,你这技能也非常强大啊,能够招纳额外三成的兵员,再配合上石广元的屯田技能,我招募的军队就算是用来屯田,也能多提供不少的粮食吧?果然不愧为猪哥的好基友,竟然能有如此的潜力,这还是猪哥眼中只能做郡守刺史的人物,如果是猪哥本人到了,不知道该有多么的逆天?对了,猪哥现在年纪幼小,或者还没有搬过来,然而徐庶应该来了,我不是听那破系统说过,当年石广元和徐庶一起前往荆州避难的,现在石广元来了,估计徐庶也该到了吧?”

    于是刘和在册封完之后就向石韬和崔钧问道:“二位先生久在荆州,应当知道这里会有什么才德之士,不知二位有没有向和举荐的?”

    两人对望一眼,然后见崔钧说道:“钧客居荆州,倒也听说过不少人才,其中最负盛名的隐士乃是家师水镜先生,此人之手段通天,简直就是神仙中人,吾辈望尘莫及。除此之外,与吾师相友善的有两位大贤,一位乃是江夏黄氏人,名叫黄承彦,另一位乃是襄阳人士,名叫庞德公,只是这两位高人都是隐士,并不出仕,然而主公日后如若能够得到他们的后辈辅佐,也是幸事,庞德公的侄子单名一个统字,虽然年仅十三岁,可是论起博学多识,聪慧程度,连钧都望尘莫及,黄承彦先生膝下有一女,名叫月英,今年十四岁,长得明眸皓齿,容颜甚美,然则长了一头金黄头发,虽然容貌惊世骇俗,却是十分聪敏,竟然丝毫不下于庞统,家师曾经断定,这两个都是经天纬地之才,然而太过聪慧,恐怕会天妒英才……”

    “庞统?黄月英?”刘和听了这两个名字,忍不住浑身热血沸腾,激动不已,这可是三国时代最顶尖的智慧人物,庞统就不用说了,和诸葛亮齐名的凤雏,那该是多么强大的人物?如果经过自己的将星系统改造,估计就更加逆天了,而黄月英则更是令人向往,在历史上她嫁给了猪哥,是猪哥得强内助,在传说中更是了不得,据说猪哥所发明的木牛流马、连弩都是经过她的手发明的,如果自己能够获得这样一个人物,那该是多么的令人向往?

    “还有没有?我可是听说当年广元先生你来荆州避难的时候,身边也跟着一位才德之士的。”刘和虽然很是企盼着能够将庞统和黄越勇招揽到麾下,却也不想放过徐庶,连忙对石韬说过。

    “原来主公说的是他啊”,石韬恍然大悟,想了想就恭敬说道:“不瞒主公,此人名叫徐庶,字元直,颍川人,年少时尚任游侠,曾经因为为人鸣不平,愤而杀人,被捕后被友人救出,之后化名为单福外逃,从此之后弃刀剑,潜心向学,后来拜在吾师门下,成为吾师门下最优秀的弟子,只不过他最近回颍川探母去了,否则的话韬一定将他举荐给主公。”

    “原来元直到颍川去了,这很容易,因为颍川正在我的治下,我这就下令寻访元直先生。”刘和闻言反而放心了,风轻云淡的笑道。

    其实还有一句话刘和没有说:“就算元直找不到也没有关系,我只要想办法笼络住他的老母亲就行了,当初他对刘大耳如此忠诚,最后还不是因为老母的缘故弃了刘备而投奔曹操?”

    徐庶的事情其实只是早晚的问题,刘和也不怎么在乎了,他现在考虑的反而是如何把庞统和黄月英忽悠到手。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军士禀报:“启禀主公,门外有荆州牧刘表的使者求见。”

    “刘表的使者?不知道会是谁?这时候来见我有什么事情要商议?”刘和闻言心中一动,连忙喃喃的说道。

    不过不管怎样,刘和可不认为这是刘表来这里宣战的,毕竟如果真的要与他战争,根本就不用派遣使者,直接派兵过来就是。

    这时候却听得崔钧说道:“主公,钧以为此次刘荆州之所以派遣使者过来,主要是为了考虑与主公结盟的事情,然而以刘荆州的性格,你毕竟派人袭击了南阳郡,所以肯定要先见上你一面再说,如果认为你有能力为他挡住袁术和曹操,那就会答应与主公结盟,不过窃以为刘荆州麾下的大将蔡瑁素来与曹操交好,估计会想办法阻挠此事,甚至还有可能会派人对主公不利,所以主公倒是要小心此人。”

    刘和闻言顿时点了点头,对于崔钧的话他是深以为然,心中略一思索,便有了决断,毕竟以自己现在的处境,如果真的与刘表闹翻脸的话,估计曹操和袁术一定会乘机进攻,所以,眼下之计,自己还是要冒一冒险,前去与刘表会面,他料想就算是蔡瑁存心不良,有心加害,只要自己身边有陈到和他的白毦兵保护,一定可以安然脱身。

    所以刘和立刻说道:“请使者进来。”

    片刻之后,便见一名儒生打扮的中年人来到刘和面前,躬身施礼道:“下官乃刘荆州治下从事中郎韩嵩见过使君。”

    “原来是韩中郎,不知先生到我南阳,有何指教?”刘和笑着还礼,然后开口说道。

    只见韩嵩正色说道:“使君今日之言有误,南阳一郡属于荆州治下,我家主公乃是荆州之主,因此南阳属于我家主公,使君虽然暂居此地,却也是借居,这一点当初使君就已经托文聘将军向我家主公明言,今日又如何有此一说?更何况使君乃刘幽州之子,使君麾下拥有幽州偌大一片家业,又怎会在乎南阳偏狭之地,贫瘠之乡?”

    “哈哈,韩郎中这话说得有点太过了,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无论是幽州也好,还是荆州也好,都是天子治下土地,我等身为臣子,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忠君报国,何来家业之说?不过话又说回来,南阳确实也算是刘荆州治下,和昔日也曾对文聘将军说过,南阳确实是暂且居住,目的无非是借此征召兵马,训练士卒,意图有朝一日率兵勤王,不知刘荆州遣韩郎中至此,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我家主公派遣下官前来,主要是请使君到我襄阳盘桓几日,商议贵我两军结盟之事。”韩嵩倒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