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前往襄阳
    ,!

    “哦?刘荆州同意与我军结盟了?”刘和的脸上带着一丝喜色,对着韩嵩问道。

    “嘿嘿,以如今的情势,我家主公又焉有其他选择?”韩嵩苦笑一声,然后说道:“不瞒使君,如今的荆襄虽已平定,然则盗贼遍地,民不聊生,我家主公为了稳定荆州诸郡,恢复生气,也确实不宜再派出大军夺回南阳,而使君虽然强夺南阳,用心也是为了讨贼以报效天子,我家主公心存仁义,即便是有实力收回南阳,也不忍这样做,令使君无处可归,辜负了使君的一片忠心。”

    原来当文聘返回襄阳之后,把南阳发生的事情向刘表报告之后,刘表顿时大怒,以蔡瑁为首的主战派更是叫嚣,一定要立刻出兵,将刘和彻底抹杀。

    可是睿智的蒯良和蒯越等人尽皆摇头表示强烈反对,因为当时的荆州也不平静,盗贼遍地,经济凋敝,满目疮痍,在这样的情况下贸然发动战争,只会让荆州陷入更加贫困的境地,与其如此,还不如把南阳暂时借给刘和,让他帮助己方守住北方,己方就可以乘机发展经济了,而最终让刘表决定这样做的,主要是因为刘和的身份,他既然是幽州牧刘焉的儿子,大本营在幽州,所以不可能长期占据南阳,最终一定会将南阳还给刘表的。

    所以,在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刘和便决定派遣韩嵩前去到南阳见刘和,说明自己要求和平的诚意。当然,这其中也有考察刘和能力的意思,如果刘和根本不足以守住南阳,那他也不会介意将刘和给暗中害死,反正幽州离荆州那么远,刘虞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更何况刘虞现在在幽州与公孙瓒闹得很不愉快,自身都难保,根本没有能力向他报复。

    “既然如此,那和可要多谢刘荆州了。”刘和见韩嵩的来意和崔钧料想的一模一样,心中很是高兴,对着襄阳的方向拱手行礼,肃然说道:“请韩中郎放心便是,和三日后便随韩中郎前往襄阳,面见刘荆州。”

    “好,韩某这就派遣随从上报我家主公,而韩某则亲自陪同使君前往襄阳。”虽然想到刘和一定会去,可是等刘和真的打赢了,韩嵩的心中也还很高兴的。

    “此人的胆色也的确令人佩服,竟然真的就敢去,唉,我家的两位公子恐怕还是没有这样的胆色,大公子还好一些,可是二公子……”

    想到自家主公的两位儿子,尤其是小儿子刘琮,他就无奈的摇了摇头。

    三天之后的一大早,刘和准时从宛城出发,前往襄阳而去,在临走之前,刘和委托郭嘉暂且代理南阳太守,总管南阳事务,郭嘉虽然生性懒散,可是知道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刻,也只能挑起这幅重担,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与刘和随行的,除了韩嵩之外还有崔钧和陈到,以及陈到麾下的三百精锐白毦兵,包括裴元绍和邓展两位亲兵正副队长。

    刘和相信,只要有陈到他们在,就足以护卫自己的安全,而他更相信,刘表此行更多的是出于一种追求和平的诚意,而不是为了要害他。

    这两天正是年关,马上就要过年了,百姓们虽然大都生活的不好,可毕竟对来年都有一些盼头,所以对于新年还是做足了准备的,卯足了力气,尽一切力量把年货置办的丰富一些。

    因此,这一路上可谓是充满了喜庆的色彩,尤其是当刘和来到了襄阳城外,看到进出的百姓们脸上全都洋溢着满足感,又见那些百姓们红光满面,就感觉是来到了盛世之中。而南阳的百姓们尽皆菜色的一张张脸与之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

    这时候刘和的心中也对刘表的能力感到佩服,自从受命担任荆州刺史到现在还不足三年的时间,就能把襄阳治理的好像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实在很不简单,与此同时他也暗暗决定,自己也决不能辜负治下百姓们的期望,就算不能达到刘表的襄阳百姓这样,也要想尽办法,让百姓生活的更好一些。

    “刘荆州进入襄阳才只有两年多吧?竟然能够让治下百姓抚平了战争创伤,还能丰衣足食,这样的才能实在令人佩服。”既然准备要与刘表结盟,所以刘和自然也不吝啬赞誉之言。

    韩嵩听了之后,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然后又对刘和说道:“使君也不简单,呵呵,可以看得出来,南阳百姓对于使君的信任和依恋,嵩也可以看得出来,还有,嵩在宛城看到,那里的百姓们虽然日子还不丰裕,可是已颇具太平气象,嵩相信过不了两三年,南阳各地也一定会被经营的如同襄阳这般令人向往的。”

    “呵呵,承蒙韩中郎吉言。”刘和心中却是暗暗哀叹,因为他知道这其实只是自己或南阳百姓的奢望而已,因为这地方处在四战之地,根本不适合长期呆下去,再者说了,他的基业在幽州,自己早晚必须回去,而且如果自己的记忆不差的话,他的便宜老爹刘虞和公孙瓒的矛盾很快就会爆发,所以自己必须抢在矛盾爆发前赶回幽州,因为他知道以刘虞的性情,想要打败公孙瓒实在是有些困难。

    所以,他注定不能长期在南阳待下去,只能被南阳百姓错爱了。不过他也暗暗决定,就算真的不能长久待下去,也要尽量想办法尽量给百姓带来一些福利。

    这时候刘和远远地看到一名年届五旬的中年文士率领着不少人,正在等待着什么,这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在迎接他的到来。

    能够被堂堂荆州刺史亲自迎接,刘和也感到自己的脸上甚有光彩。

    然而刘和却没有看到在刘表的背后,另一位中年文士打扮、然而神情却很剽悍的汉子正恨恨地看着他,同时心中还在想着:“刘和这小子竟然真的到了荆州,与老头子做了一路,不过这倒也是一个机会,能够让我乘机除掉这小子的,呵呵,这可是我当初答应过孟德的,自然不能食言,嗯,有了,我可以如此如此,到时候不怕刘和这小子不授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