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刘和之怒
    ,!

    当天夜里,刘和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了刘表的镇南将军府,参加刘表的宴会,刘表自然是带着文武将官,早早的就在大门口欢迎刘和的到来。

    双方自然要例行的进行一番寒暄,之后是推让,到了最后刘和被安排到了刘表的下首,位次仅次于刘表,这自然引起了蔡瑁等人的进一步妒恨,于是蔡瑁杀刘和的心更加坚定起来。

    之后双方开始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酒宴,在酒过三巡之后,蔡瑁首先开口说道:“刘使君,老夫与我家主公乃是姻亲,那就冒昧的喊你一声贤侄,想来你也不会介意的吧?哈哈,贤侄,你看今夜的宴会可谓是宾主尽欢,然而如果有人能够舞剑助兴,岂不是更好?我荆州有一勇士,这要说起来,其实还是南阳人呢,不如就让他舞剑助助兴,贤侄以为如何?”

    那蔡瑁也没等刘和同意,就立刻拍手喊道:“李正方,请上前来,为刘使君舞剑助兴。”

    随即刘和就见李严从外走进客厅,然后对着刘表和刘和施了个礼,随后取出宝剑,便在宴席上舞起了剑。

    不得不说,李严的剑法虽然看起来没有邓展的严密,然而实战性却尤有胜之,尤其是适用于战阵,一把剑被舞得虎虎生风,看上去杀气凛冽,再加上带着军人的铁血风姿,那些文人们都忍不住面上变色,甚至有的胆小的更是面色煞白,然而他们却谁都不敢站出来公开指责,因为提议舞剑的是他们主公的大舅哥蔡瑁,而且这一举动并没有遭到刘表的反对。

    最重要的是,当时的文人当时都讲究一个镇静,提倡“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如果有谁开口提出惧怕,恐怕这一生的名声都给毁了。

    而这时候,李严也渐渐的接近了刘和所在的地方,对于这一点其实都不用刘和提示,站在刘和身后的陈到早已密切关注对方了,只要对方做出一点不利于刘和的动作,陈到立刻就会出手迎敌。

    当然,在场中的明眼人其实也不少,比如荆州大将文聘就看出了李严的用心,低声喝道:“李严,你离得刘使君和主公太近了,武器如果误伤到主公或贵客,这结果绝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其他的如黄祖等人也都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事不关己,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而已。

    这时候却听李严说道:“文将军说得对,下官确实是离得主公和贵客太近了,下官这就退回去。”

    然而李严虽然口里说着倒退,自身却反而进一步上前,直接向着刘和的位置刺了过去。

    一时之间宴会秩序大乱,许多文人争相逃命,武将也都是随手找到一件家什,护住自己。

    当然,在这时候蔡瑁为了表示忠心,更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杆短矛,来到刘表的面前,将刘表护住,然后口中大声喊道:“主公且先退后,末将当舍命相护!”

    而这时候蔡瑁看到,他所请来的那位高人李严这时候并没有刺伤刘和,反而被刘和身后站着的那员将领截住厮杀了起来,蔡瑁看得真真切切,李严绝对是竭尽全力与那将缠斗,可是却根本不是对手,只是二三十余合,招式就散乱了起来,而刘和背后那人却是脸不红气不喘,看起来很是游刃有余的样子。

    “这,这怎么可能?据我所知,这李严的武艺都能跟文聘不相上下,可是却已然不是那厮的对手,莫非真的像文聘所说的那样,刘和麾下有好几位勇将,武艺之高连文聘都走不了几个回合?唉,早知道这样,我就派人将镇守长沙的中郎将黄忠给找来了。”

    不过现在蔡瑁后悔也没有用了,因为这时候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李严在陈到的进攻之下可谓是左支右绌,,不要说是还手之力,就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了。

    这不是李严不拼命,实在是李严的武艺确实跟不上,他本来担心刘和的安全,那一刺只是用了七分战力,甚至就这还担心刘和承受不住,可是没想到现在已经用了全力,却依然不是对手,于是暗暗庆幸自己暗中投靠了刘和,否则的话现在恐怕早已身首异处了。

    而接下来没多长时间,李严就被陈到当场生擒。

    这时候刘和的面色阴沉着,对刘表正色说道:“刘刺史,某想要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刘刺史真的要在下的命的话,只需吩咐一声便是,却又为何偏要学西楚霸王,摆个鸿门宴,又请了个项庄?幸亏某身边有护卫大将,否则的话现在恐怕已经成了一具尸体,现在,某需要刘刺史给个说法。”

    虽然是装的,可是刘和却表现出来的愤怒到了极点,连之前的称呼都免了,直接称呼刘表为“刘刺史”。

    刘表听了这话,面色也十分不好看,沉声说道:“传令下去,速速将这忤逆的东西拖出去斩首,省得在这里碍眼。”

    “且慢!”刘和突然开口问道:“莫非刘刺史果真不知道此事?”

    “呵呵,贤侄这话说的,表自然不知此事,如果知道的话,又怎么会允许他这样做?如果贤侄真有什么闪失,表又如何向我那兄长交代?更何况此事对表又有什么好处?只能让表直接面对曹操和袁术。”

    刘表摇了摇头,苦涩的说道。

    刘和假装思索了片刻,最后对刘表抱拳说道:“小侄方才失去了理智,冲撞了叔父,实在是失礼,如今细细想来,方才确实不该怀疑叔父,然则这李严刺杀小侄,定然不会没有原因,请叔父做主,将这李严交给小侄发落,小侄定要审出幕后的主使,绝不能让主事凶手逍遥法外!”

    “呵呵,人到了那种程度,有些愤怒自然是在所难免的,贤侄不要客气,我不会怪罪的,对于你的要求,我也答应你了。就把这李严交给你发落,哪怕是施以极刑,我都不会怪罪贤侄。”反正对方只是一个小人物,刘表根本不在乎,把手一挥,大方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