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谁是明主?(加更,谢谢兄弟们的打赏)
    ,!

    刘和并没有向赵俨等人说出自己的意图,只是跟他们纵谈天下大事,品评人物,并且折节相交,再加上同样在荆州士人圈子中有名气的王粲和崔钧的推波助澜下,赵俨等人逐渐为刘和的魅力所吸引,不过赵俨也知道刘和现在的处境,所以断然否决了繁钦提出来的立刻归顺刘和的建议,让他们耐心等待时机。

    不过这也不妨碍赵俨提前向刘和尽忠,就在分别之时,赵俨有意无意的说道:“其实在襄阳还有我颍川的一位名士,此人姓荀名攸,字公达,其才胜俨十倍,只不过此人为人低调,而且是隐居起来,几乎无人知晓……”

    “什么?荀攸?”听了赵俨的话,刘和几乎激动得想要跳起来。这实在是因为自己对这个横空出现人物太过敏感了。

    不用系统介绍,刘和就知道,荀攸,字公达,是曹操身边五大谋士之一,曾经在历史上多次向曹操献出了奇计,比如征吕布的时候献计水淹下邳,在官渡之战的时候献声东击西之计为白马解围,并且乘机杀了大将颜良。

    对于这样一个计谋百出的人物,刘和怎么不感到激动呢?

    不过有一点,刘和还是感到很疑惑的,于是就询问系统道:“荀攸不是随着他的叔父荀彧一起投奔曹操了吗?为何现在竟然出现在荆州?”

    却见系统说道:“那只是演义上记载的,事实上是,中平六年,董卓挟皇帝迁都长安,荀攸与议郎郑泰、何颙、侍中种辑、越骑校尉伍琼等人密谋杀董卓,呸呸,我现在的语气都带有文人味儿了,嘻嘻,接着说,可是事情还没有成功就被别人发现,结果何颙和荀攸被抓到了监牢里,何颙害怕,就自杀了,而荀攸却没当一回事,就那么老神在在的活了下来,去年的时候董卓死了,他就被放了出来,回到老家没多久又被征召,任命为任城相,但是他没有去,后来因为蜀地繁华和平,求为蜀郡太守,可是因为刘表和蜀中关系关系紧张,根本过不去,就只好在荆州隐居。”

    “哼,演义?你可不要跟我说现在的历史跟演艺无关?周仓是谁?裴元绍是谁?我就算没读过书,也知道他们是演义上的人物,历史上根本没有。”刘和撇了撇嘴,不满意地说道。

    “嘻嘻,你说得没错,周仓和裴元绍的确是演义上的人物,只不过这些演义人物是给宿主你的一些小福利而已,他们其实只是一些普通人,只不过被植入了那些演义人物的记忆和属性,然而凡是在演义上被虚构和歪曲的历史人物,将会在这里被还原,比如魏延,绝不像演义上说的那样脑后有三道反骨。”

    “好吧,总之是你说得有理,我根本没有理由反驳。”刘和叹了一口气,只好向系统认输,不过好在这也对刘和没什么坏处,比如周仓,如果没有这么一个演义人物的话,自己不仅会少一员大将,就连李通等人也很难有收到的机会。

    所以刘和倒也没有向系统再计较什么。

    在这之后的第二天,刘和就亲自上门拜访荀攸。

    “请问公达先生可在?小可颍川太守、讨逆将军刘和求见,还望先生不要悭吝一面,让和聆听教诲。”

    这时候刘和已经被刘表正式上表保举为颍川太守、讨逆将军了,所以他的职位再也不是矫诏得来的,说出来自然也更加的有底气。

    这时候听得对面传出来一道声音:“原来是刘公子,当年刘公子在陛下身边,与攸也算是故人,既然如此,见一面又有何妨?请公子进来吧。”

    “大胆!我家主公亲自来访,你还不出来迎接?”陈到却并未听过荀攸之名,之前他跟着刘和拜见各地名士,每一次都是对方出门迎接,可是现在自家主公都到了对方门前,而且是自报家门,对方竟然还这样无礼,这让陈到很是恼怒,立刻大声喝道。

    却见刘和摆手说道:“叔至稍安勿躁,公达先生乃是真正的大贤,才能与郭军师不相上下,我自当入内,以礼相见。”

    “什么?能够跟郭军师不相上下?此人真的这么有本事?”陈到听了之后不由得咋舌不已,同时心中疑惑,荀攸的本事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大?

    不过陈到相信自家主公的眼光,于是不敢再叫嚣,老老实实的跟着刘和走进去。

    可是他刚走进去,就看见了一名三十五岁左右的文弱书生,此人手捧书卷,低声吟哦,好像是没有见到刘和到来。

    陈到大怒,刚想呼喝,却被刘和以眼神阻止,只能压抑住心中的愤怒,静静的听对方读书。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那人方才读书完毕,猛地一抬头,看见了刘和与陈到,这才慌忙施礼道:“攸不知贵客到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哼,这果然便是那什么荀攸,此人别的本事我不知道,可装傻充愣的本事可是在是一流啊。”陈到看到荀攸有些木讷,不满的撇了撇嘴,暗暗想道。

    刘和却是不敢不敬,别看看起来有些木讷,可是刚才系统告诉他:“荀攸,谋士型人才,准一流谋士,武力26,智力95,内政88,魅力84,属性已达巅峰,可册封为天慧星,宿主权限不足。”

    也就是说,现在的荀攸虽然看起来有些木讷,可是真实的实力早已经达到了人生的顶峰,而荀攸顶峰时期的智力那绝对是相当可怕的,所以刘和连忙对荀攸还礼,并且跟他叙旧攀谈起来。

    “和素知先生之才贯彻古今,今日一见,幸何如之?然则今日有一不敬之言,还请先生恕罪,所谓时势造英雄,英雄也要应时而动,又有名言,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适,我听说先生之前欲求为蜀郡郡守,只因道路不通,这才没有去成,其实这对先生来说未必就不是什么坏事,首先来说,蜀地虽然安全,然则它的地理位置也决定了它的发展受限,而刘益州虽然身为皇亲,不臣之心却已昭然若揭,当年向朝廷建议册封州牧,明着是为公,实际上却也是为了自己,把自己当做是益州之主,如今朝廷受难,他却不出一兵一卒,更派张鲁镇守汉中,截杀汉使,这就足以看出其用心。”

    刘和看了一眼荀攸,见他的眼光带着一丝的惊讶,顿时笑了笑,继续说道:“这其次,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估计刘焉的命也长不了了,而他的长子刘范和次子刘诞却都在长安,一旦有什么意外,继位的只能是三子刘璋,此人虽然仁义,却未免柔弱,根本难以支撑局势,而且赵韪、贾龙等益州大族对刘焉阳奉阴违,将来必有大乱,所以,和以为,蜀地并不一定是福地,或许将来有一天会成为灾难之地。”

    “公子语出惊人,判断力也的确非凡,攸深为赞同,只是不知道,我这良禽所择的‘木’在哪里?谁又是我的明主?”荀攸叹了一口气,突然开口问道。

    “不敢,正是区区在下。”刘和却是直接大胆开口说道。

    这话却是引起了荀攸的一阵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